第38章 旧业-剑如蛟

<output class="dzryk"></output>

bobvip20 > 一个人的道门 > 第38章 旧业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8章 旧业

        做事讲究一个付出和回报。单方面的付出,或者什么也不干就等着天上掉馅饼,都是不正常的,甚至是违背天地道理的。
       做了好事,那就理所当然的应该得到回报。
       当然,这里所说的好事不是指“人和人”之间的交际行为,而是指生灵和这方天地之间的交集。这样才会涉及到“功德”这种可以当做天地酬谢的虚悬的概念。
       “不过看起来荒天域的天地之道与地球的大不同。”张砚的心里暗自做起了比较。
       按照龙虎山典籍上的零星记载,关于“功德”一说虽然不尽详细,但大体上还是落在一个“护体”上,更像是一道天地给的“护身符”,保你不受大的灾厄。比如普通人可以长命百岁多子多福,修士可以不受外邪侵扰一路平平稳稳,甚至偶得机缘的概率也会比别人更大。
       而荒天域这边的“功德”如果张砚没有猜错就是之前那些金色的华彩的话,那目前看起来就要比地球上的“功德”来得更直接和实际了。而且当即就给好处,看得见摸得着的那种。
       虽然两边世界的“功德”孰高孰低还不好说,但就张砚目前的情况来说他自己是更喜欢荒天域的这种“功德”兑现的方式的。毕竟他如今才踏入修行一道,修为的提升才是他最核心关注的事情,能够利用荒天域的“功德”给自己的修行再提速,这无疑要比“护身符”来得更合适。
       而且这也给张砚打开了一扇未曾设想的大门。
       以前地球上是学道就是为了混口饭吃,毕竟他一个野鸡大学的文凭能找的工作还不如他跟着师傅走南闯北的当道士赚钱。虽然时常碰到凶险,可以算是高风险高回报了。
       后来穿越到了荒天域,充沛的灵气让张砚可以捡起龙虎山的奥妙,走上修行的大道成为一名修士。
       而如今,荒天域天地“功德”的突然露面又让张砚有了能再做回道士的想法。
       在荒天域做道士,谋的好处也不再是钱财了,而是瞄上了这方天地给的“功德”。六只野鬼而已,用掉接近三成的灵气,换来的是相当于足足大半月苦功的灵气收获。这世界里有多少鬼物可以供张砚超度?
       不能说很多,只能说绝对够张砚超度一辈子都还有多的。
       荒天域可没有术修,也不存在神道,这里的武者崇尚的是自身的力量,修的是武道。而武道在初期对于缥缈的魂魄以及阴阳的概念是很模糊的,即便到了后面武修高深之后,对上鬼物也很麻烦,只能用武者的强横气血去硬冲鬼物阴邪,以力破之。
       而术修和神道修行从一开始就是阴阳并进,所以手段上对于鬼物才有直接而有效的作用。
       所以,张砚可以大胆的笃定,在荒天域,鬼物绝对不会少。而鬼物的数量一多,里面绝对会出现诸如厉鬼甚至鬼王的存在。量变引来质变就是必然的事实。这些可都是他的“功德”。
       想到这里,张砚的脸上满是笑容。看来他冲击引气境屏障的时间应该可以大幅提前了。而且这回家的路似乎又多了一些期待。
       心潮澎湃没法静心,张砚索性拿出包袱里的黄纸和朱砂开始画符。之前没想到会这么快就遇上鬼物,更没想到超度鬼物还能获得“功德”增进修为,所以身上的符箓并不多,而且多是一些针对性交广的符箓。现在张砚准备画一些专门针对鬼物的符箓出来,以备不时之需。
       第二天天亮,张砚就收拾好东西,下了乱葬岗,准备进城再逛逛,顺道找一家往东北面去的车马行搭一程。
       可当张砚刚走到乱葬岗的山坡脚下,却看到几个穿着衙役衣袍的人带着一个车夫驾着一辆马车慢慢的过来。
       几人都没有坐在马车上,包括车夫,都在步行。离得近一些之后张砚才看到这几人不坐车上的原因是因为马车上平放着三具尸体,连白布遮掩一下都没有,而且车上的尸体身上也不过是破烂的衣衫,甚至脸上还能看到明显的污垢。再加上除了衙役就是车夫,同行的没有家属,去的方向又是乱葬岗,张砚觉得这三具尸体生前怕是那些无家可归的流民或者乞丐之类。
       衙役看到张砚从乱葬岗上下来,还背着包袱,于是警惕的上前来盘问。直到张砚拿出自己返乡的文书手续这两衙役脸上的戒备才缓和下来。不过也好奇张砚为何会一大早出现在乱葬岗上。
       “还能为啥?昨天刚进城就去喝酒,结果不料两年多未喝酒酒量成了渣滓,三四量下肚就醉的找不到北了,迷迷糊糊的就出了城,到了这边。半夜醒来时还吓了一大跳。真是背时。”张砚一脸懊恼的说起自己昨天的经历,倒也没说假话。
       虽然张砚的说法听上去有些奇怪,但从军伍上下来才到轩化城一天也不至于做什么坏事,况且乱葬岗上除了骨头棒子还能有什么让人捣乱的?这里连掘坟的贼偷都是不来的,又没油水。
       “呵?这死得不瞑目啊!”张砚虚了虚眼睛,看着马车上的三具尸体顿住了脚步。
       “你倒是不怕,哦,也对,你们鱼背山要塞那边死人可比我们里多多了,怕才是怪事。”顿了顿,衙役接着道:“可不是嘛,几个流民,莫名其妙就死在巷子里,仵作说是吓死的。奇了怪了,能有什么事把人都给吓死了?”
       简单的聊了两句,张砚就目送这几人上了乱葬岗,山脚这边已经没什么坑位了,得往上面拖。
       等几人走远,张砚也离开了乱葬岗,但心里却有了别的心思。因为那三具尸体不对劲,别人瞧不出问题来,他却瞧得出来,尸体上阴气极重,完全不是一个正常尸体该有的样子。
       “看上去更像是活着的时候就被阴气入体,死后因为时间太短,所以存在身体里的阴气还来不及散掉留了一部分下来。
       可是,什么玩意儿能带来这么强的阴气?而且还能钻进活人的体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duliugu.com。

宁夏“西电东送”累计外送电量突破6000亿千瓦时。
澳总理:我不知道,我不会去。
女子用泡脚桶加热时起火。
年轻人爱上的“围炉煮茶”只是一阵风?|媒体札记。
超全交通违法行为记分表。
重要信号?马克龙:如普京同意谈判,西方应考虑如何回应俄安全需求。
12月2日22时至3日11时浙江杭州新增62例无症状感染者。
/我特别能生!/名堂多小姐/她是我的心尖宠/萌憇/破夜之暮色初上/孤月柒柒。
/疯批总裁的白月光她重生了/白色飞雪/全家穿越:回到古代当豪门/雪海北域/宫深影/笙东击西。
/黑夜谎言之月咒/月色雨露/我家大苏又又又上热门了/花家小公子/展昭两相忘/長盡朝歌。
/最美不过陪伴/胥子柯/娱乐圈之唯爱伊(GD)/冷血or凉薄/刺客信条之穿越之旅/刺客信条A墨瑟。
校友爱心基金,不仅是在物质上帮助贫困学生,解决学生奋斗路上的一些困难,更表达了学校对寒窗苦读的学子的人文关怀和精神鼓励。
会上,刘伟龙校长做了创建文明校园的宣传动员,号召学校各处室负责人将部门的常规工作与文明校园创建工作相结合,积极为学校明年参评文明校园做好准备。
8月31日,师生齐聚本部小剧场,迎接新学年第一次盛会——开学典礼。
一个人的道门线上VCE教学国际峰会成功举行,也是在疫情影响形态下中澳两校对VCE课程教学依然保持高水平协作的展示。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