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金箍-剑如蛟

<output class="dzryk"></output>

bobvip20 > 一个人的道门 > 第257章 金箍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57章 金箍

        搞了一个还挺隆重的开院仪式,罗长山打主力慷慨激昂的好一顿说。之前还想拉张砚上去也讲两句,被张砚严词拒绝了。以前上学那会儿他就最烦校领导在台子上叽里呱啦的讲个没完没了,如今他是怎么也不会上去的。
       杂学的学问第一次被放在书院这等开放式的地方传授,不论是罗长山这样的老人,还是那些如曾浩一般年纪的少年人,都怀揣着几分激动。
       其中第一次接触到杂学,穿上新的杂学学院的衣袍的几个生面孔,站在人群里激动得脸上泛红。
       这些初到杂学的学生据说是从杂学一脉的各个关系人那里找来的。都是完成蒙学之后,并且被评价为“聪慧”之辈。
       而所谓的“关系人”其实就杂学一脉的学家各自家族的人,多选的都是自己家的出众后生。
       所以在张砚看来,今天这开院看起来的确还是挺热闹,可实际上离杂学学院正儿八经的招收到学生还有一大截路要走。现在这种模式也顶多是让杂学从地下走到了地上来而已,其内部的传承结构和以前几乎没有区别。
       当然,这些还得跟着走慢慢看。说不定罗长山还有后手没使出来呢?
       只是和别的地方搞这种仪式会有观礼的人在旁不同。此时的杂学学院除了自己人根本没有观礼的来宾。但估计就算请也不会有人来。因为还拿不准这个学院能活多久,麻烦会有多大。
       开院的仪式过后,张砚领着小石头王碾找到了在宅邸后面最幽静的一间小屋舍,里面放着五张小桌,以及一张大桌。
       这里就是张砚分到的课室了。不过现在就王碾一个学生。
       “哥......”
       “叫老师!在书院里就叫我老师。”张砚板着脸打断了王碾的话头。
       “哦,老师,就我一个人吗?”
       王碾对张砚一点也不怕。他这些日子已经喜欢上张家的日子了。不但比在家里吃得要好得多,还不用挨揍。而且王兰萍对他极好,让他完全不会觉得不适应。更何况坐在那间挂着福相的静室里练张砚教的吐纳法比他在家里练效果好得多,那些“小毛虫”也更活跃,更容易纳入体内。
       唯一让王碾期许的就是家里没玩伴,街上也没认识的娃儿,时间长了就觉得一个人玩着差点意思。
       对于今天的学堂开院王碾是期待已久了。他以为开院了之后可以看到很多和他一样年纪的娃儿,可以在一起玩耍。甚至他觉得以自己张砚的亲家弟弟的身份完全可以称霸一个课室,甚至整个学堂。这在他以前进学的蒙学堂里也是有见过的。一个小胖墩仗着自己的爹爹是学堂里的管事就到处欺负人。王碾觉得那很威风,也想过过瘾。
       可今天一来,王碾就蔫吧了。他发现这里除他之外最年轻的就是曾浩那种岁数的“大娃儿”,跟他耍不到一块去。立马意兴阑珊。
       “没有。暂时整个书院都只有你一个小娃儿。以后应该会有。”张砚笑眯眯的一边说,一边指了指第一排的一张小桌,示意王碾坐下。
       来了就是要上课的。张砚心里也有些小雀跃。让他回忆起当年自己跟在师傅身边的那些日子。如今师傅不在,世界变幻,他倒是成了别人的老师。
       王碾蔫吧蔫吧的撇着嘴,不情不愿的磨到桌前坐下。然后从自己背着的小布包里拿出纸和笔。
       纸是粗纸,胜在厚实。笔是炭笔,是王碾跟着张砚去杂货铺里让人专门定制的。今天带来两支,还有好多在家里放着。王碾还听张砚说以后若是有机会这种炭笔也是可以拿去当买卖做的。虽然他不是很懂。
       本以为和自己以前在蒙学里进学的东西差不多,可等张砚开始讲起来之后,王碾才发现居然很不一样。特别是那些奇怪的符号,123456......
       “算学计算复杂,单靠文字多有不便。于是这类数字便应运而生。你之前所学的识字部分可以照旧,但算学部分需要按照我教你的开始学......”
       王碾尚在蒙学中,需要张砚张罗的就不只是修道的那一套东西,还需要做一些提前的认知普及。简单的一些加减运算还是要学会的。之后还需要把人体的各个穴位分布也灌进王碾的脑子里。包括一篇篇晦涩的修行功法。
       这一点张砚是很笃定的,他不认为王碾会老老实实的喊干嘛就干嘛,毕竟他自己切身体会过学这些晦涩的东西是多么的头痛。
       当然,最后张砚也是被他的师傅硬生生的灌出来的。至于过程嘛,并不那么美妙,但确实有效。并且他也准备直接把当年他的师傅教他的法子照搬过来用在王碾的身上。并且还专门为此做了一些准备。
       果然,课上到一半的时候王碾就开始打瞌睡了。枯燥的讲学的确是最有效的助眠手段。可惜,后果却是王碾想不到的。
       甚至王碾被叫醒了之后都没有觉得自己有做错什么,反而对张砚拿在手里的一只小铜圈很好奇。
       “咦,哥,老师,你手里拿的那是什么呀?”
       “这东西叫金箍。是戴在头上的东西。”
       “我可以试试吗?”
       “当然可以,这东西本就是给你准备的。带上它之后你以后就不会再上课走神了。”
       “这么神奇吗?我要试试!”
       但凡是听说过《西游记》的人都不会不知道金箍是什么东西。更不可能主动要求戴在自己脑袋上。
       虽然张砚做的这个金箍不是《西游记》里面观音给唐僧控制孙猴子的那种厉害的法宝。可用途却是一样的。是张砚在锻炼自己炼器手艺时突发奇想做出来的东西,如今派上用场也算物尽其用。
       毫不知情的王碾喜笑颜开的戴上了那只金箍,放头上的瞬间,金箍就自己缩放,变成了一个舒适的松紧度紧贴着他的额头一圈。
       之后的场面就没有这么和睦和淡定了。张砚抱着手,看着再一次打瞌睡被金箍收拾得哇哇大叫的王碾,笑得很是畅快。他当年虽然没有享受过王碾此时的这种极致待遇,但也是从竹板炒肉一路吃出来,方法不一样,但却异曲同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duliugu.com。

上海:明起,市内公共交通、公园、景区不再查验核酸阴性证明。
浙江绍兴:黄码人员可在一定条件下入住酒店乘坐公共交通。
广州专家:奥密克戎毒力非常低,市民按普通感冒来储备药物即可。
天津:基层立法联系点搭建民意“直通车”。
2023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年度主题征集公告。
新冠疫苗基础接种和加强针的间隔为何调为三个月?权威解读→。
欧洲议会贸委会主席呼吁向世贸组织“告”美国补贴。
12月3日014时哈尔滨市新增本土新冠病毒阳性感染者157例。
美媒:美国44个州处于呼吸系统疾病高活动水平。
特斯拉潮州事故司机全程未踩刹车?当事双方齐澄清:鉴定结果还没出来!。
宪法如何守护我们的一生?。
北京通州:到访过通州这些点位的人员,请立即报备。
北方民族大学定制航班送学生回家。
/苟在仙武世界搞事情/梧桐树上的狮猫/幻想系的格林斯拉姆大陆/白石出/重生史莱姆从DNF开始/想吃肘子。
/首富从黑科技开始/咬文嚼纸/闭关十万年,出来后发现时代变了/笔尖的梦想乡/我是亡灵法师领主/清蒸咸鱼风。
/鬼卫记小说版/飓风鬼火/娇娇女/某片叶子/死后我成了三个主角的炮灰娘亲/睢岁。
/花期未央/昙花夭夭(供稿人:团委 汤颖芳)
区教育工委领导为一个人的道门获得区优秀教师、优秀教育工作者和优秀集体表彰的代表原初三年级组长谢含、赵伟光老师献花。
认为学校前期工作充分体现出校园“文明、规范、和谐”的特点。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