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灵物-剑如蛟

<output class="dzryk"></output>

bobvip20 > 一个人的道门 > 第141章 灵物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41章 灵物

        张砚很久都没有通宵达旦的看过书了。
       三卷《灵事杂卷》被张砚一晚上翻完,里面的大致内容也都装到了他的脑子里。有熟悉的部分,也有新奇的部分。虽不至于称为全貌,但也绝对可以让他在印象中描绘出一个属于荒天域鬼物的大致轮廓。
       按照书中余文炳的说法。鬼物被称为“灵”但又细分为五种。
       猎灵。应该就是对标的野鬼。但比起地球上的野鬼,荒天域的猎灵就惨多了。它们身为最底层的鬼几乎没有继续成长的余地,也不被其它鬼物所认可,一个“猎”字就能瞧出不少端倪来。再看看之前张砚在乱葬岗上见到的那个鬼孩的所作所为,结合书卷里的说法,猎灵就是一种猎物或者食物,被捕猎。
       灵童和灵饲。这是两种鬼物。而且是龙虎山门内典籍未曾记载过,也无有拿来类比的荒天域特有的鬼物分种。其实若看这两者的本质,都应该属于厉鬼的范畴。但因为其在荒天域鬼物生态中的不同位置,所以才被细分开来。
       至于说为何两这两种厉鬼放在一起说,也是因为它们之间相互依存的特殊关系。
       就好比猪圈里的猪和猪倌。灵童就是猪,灵饲就是猪倌。
       说实话,张砚看到这些的时候心里冒出来的一个念头是:还有这样玩儿的?
       虽然找不到地球上关于鬼物有此类的记载,但张砚在荒天域里也算有些经历了。最直观,也给他印象最深的一次就是在廊源城东市场的斩首台前,他亲眼目睹了一大两小三只厉鬼分食死囚生魂的场面。
       那红衣女鬼,莫不就是余文炳在书中所说的“灵饲”?
       那两只鬼孩就是被当成猪在养的“灵童”?
       既然被张砚看做是猪,那灵童的下场自然不会比猪圈里的猪好多少,甚至可以说是一模一样的下场。
       只不过灵童的圈养不易,时间也很长,运气好五六年,运气不好十三四年也不是没有过。一旦养成,享用灵童的自然不会是如红衣女鬼那样的灵饲,而是荒天域里奇怪鬼物圈子中更上层的鬼物。比如说张砚见过的那两名武将装扮的鬼修。它们也有特定的称呼,叫“灵将”。
       张砚的理解就是这“灵将”是鬼物中主“战斗”的存在。已经不是纯粹的鬼物了,而是踏入了鬼修的行列。比起灵饲那样的半吊子,这些灵将才是正儿八经的鬼修。只不过与龙虎山门记载的鬼修路数有很大的不同。
       灵将往上就是地位更高的圣王。张砚截取的只言片语中的“王”大概率就是说的圣王了。若是继续类比的话,圣王必然至少都是鬼王级别的鬼修。也是张砚明白自己接下来需要面对的对手是什么成色。
       不过到这里你以为就完了?这就是余文炳在三卷书卷里所描绘的荒天域鬼物圈子的状态?
       不不不,这些并不是全部,也不是这三卷书卷里最让张砚在意的部分。
       第三卷《灵事杂卷》中抛出了一个新概念,叫“圣域”。
       叫什么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所谓的圣域在余文炳的书里用了这样一个句话来形容:全由灵物构建的灵之国。
       这就很吓人了。
       之前张砚猜测既然存在鬼王,那会不会存在鬼府、鬼修宗门?却未曾想过自己还是眼界浅了,人家直接给你弄个“国”出来。
       鬼国。这不比鬼府之类的吓人得多?甚至张砚看到“灵之国”这三个字时脑子里对应的其实是“地府”。可一转念又发现地府和余文炳描述的“灵之国”虽然都是鬼物聚集,但前者是“轮回和管束”,后者估计则是“自成一体”。
       两者看似相似,实则有本质区别。
       那么问题来了。
       既然有那如“灵之国”一般的圣域存在那为何人族这边居然还能风平浪静,甚至连一点可以与其搭上关系的认知都没有呢?
       哦也不对,这部《灵事杂卷》其实说得很详细了,只不过在人族里传来传去并没有被人接受不说,还被当成了一个笑话。这本身就显得很不正常,很不符合逻辑。醉心于自然学科的杂学一脉不信余文炳的这一套还情有可原,那些主流学派也不信这些东西?张砚越想越觉得自己似乎发现了一个了不得的蹊跷。
       是仅限于南渊国如此?还是所有人族国度都是如此呢?
       另外余文炳既然来自妖种一族,所学也必然源自于妖种的代代积累。那么是不是就意味着相比起人族对于鬼物的奇怪反应,与妖种传承下来的东西截然相反。
       是真不清楚,真以为是臆想?还是另有隐情?
       张砚怎么看都觉得必然是后者。不然绝对解释不了人族是如何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保持着大部分人正常生活,而不被那所谓的“圣域”当成猎场予取予求的。其中还藏了些什么呢?
       可好奇归好奇,张砚现在手里的讯息根本不支持他多做推演。能知道的一点就是:荒天域远比他想象的更复杂,也不是他眼睛看到的这一点点东西就能够展现全貌的。
       最后,《灵事杂卷》里还给出了一些猜测。比如余文炳就在书里猜测圣王并非圣域之主,而且并不止一个两个而是有许多。那统合这些圣王的存在又是什么地位?又或者存不存在这种能统御各路圣王的存在呢?还是说所有圣王都如散沙各自为战?
       张砚伸了一个懒腰,推开门,提着水桶就出去打水了。
       新的一天开始,张砚又有的新的期许。比如余文炳在书里提到的圣王,是什么样子?有什么手段?能不能解开《灵事杂卷》里的那些让张砚好奇的猜测?
       思绪到此,张砚也将关于吴家和自己,以及那为圣王与他之间恩怨捋清楚了。
       说白了,那位圣王以及其麾下的鬼物都被吴家利用了。说不定其中内情都被蒙在鼓里。不过看最近这段时间无处不在的窥看,张砚猜想那位圣王应该是也反应了过来。所以此才没有贸然对他出手,而是通过这些窥看想要磨磨他的底细。或许,真到动手的时候,很多之前当做出其不意的手段和策略都不会好用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duliugu.com。

绕月任务完成!美国猎户座飞船12月11日将返回地球。
京雄高速跨地铁钢箱梁架设成功采用顶推法施工确保房山线不断交通。
“径山茶宴”的民间传承。
外媒:“对化疗不再有反应”,“球王”贝利已进入“临终关怀”阶段。
我的创业故事|于剑:传承蹴鞠文化的“60后”创业者。
“玲龙一号”全球首堆核岛安装工程开工。
/全脉传/绝望人间/诡异分解指南/幻梦猎人/第二次分手/秋秋秋沉。
/众生劫/刺客叁/林太太重生又飒又甜/星落尘埃./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糯米滋海豹。
/大明第一继妃/陈词揽调/青络织金戈/夭桃公子/在美利坚当大咖/當當的响亮。
随后,副校长熊淑安结合谢天鹏同学的演讲,强调安全重于泰山。
评委教师坚持“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认真负责,标准规范评分,客观真实赋分。
课堂上,学生人手一台平板电脑,严老师则通过多媒体教学平台授课答疑。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