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敢问尊姓大名-小九徒

<output class="dzryk"></output>

bobvip20 > 天下藏局 > 第十章 敢问尊姓大名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十章 敢问尊姓大名

        基于人道主义。
       我们站在门口等了一会儿,顺便点开了手机录音。
       很快。
       可能两分钟不到,声音停止了。
       男人还大言不惭地问女人他是不是超人。
       女人嗲着回道:“你真讨厌……”
       一会儿之后,办公室走出了一个女人,脸红红的,整理着自己的衣服,她见到我们之后,愣了一下,没理我们,扭着屁股下楼了。
       我们进了房间。
       发现王大头正在系皮带。
       他看到我们之后,嘴角冷哼了一声,皮带也不系了,干脆不穿外裤,只剩下一条四角大裤衩子,尔后,他坐在了老板椅上,点了根烟,双脚架在办公桌上。
       “来一根?”王大头说道。
       “知道我今晚为什么来找你么?”肖胖子冷冷地问道。
       王大头闻言,突然哈哈大笑,笑得脸上的肥肉一阵抖动。
       笑完了之后,王大头弹了弹手上的烟灰,脸突然冷了下来:“找我还钱、报仇还是磕头求饶?哈哈哈……”
       笑声未停,他突然抓起了桌面上的烟灰缸,冲肖胖子的头上呼啦一下砸过去。
       肖胖子反应也快,侧头一让。
       烟灰缸砸在了墙上,碎裂四散。
       里面的烟灰倾倒而出,弥漫着整个房间。
       肖胖子脸色铁青,手握拳头,目光中涌出了杀意:“都不是!”
       王大头说道:“那你们他妈的来这里看老子玩现场直播来了?别他妈废话!肖老包袱从我这里借了五十万,前天加利息七十万,到今天共七十二万。”
       “这么滴……今天老子刚爽完,心情有点美丽。你们把七十万给我,我前几天叫人砍了肖老包袱,那两万块当作医药费。欠债还钱、砍人出药费,老子够仁义吧?哈哈哈!”
       我转头向肖胖子示意。
       肖胖子早就已经要憋炸了,此刻如猛虎出山,呼啦冲向前,铁嵌一般的大手,猛地拎起了王大头的头发,狠狠地往办公桌上磕。
       惨嚎之声不断传来。
       简直丧心病狂的打法。
       我提醒道:“别弄死了。”
       尔后,我转身出了门。
       出门之后,见到听到动静正从楼下赶上来的女前台。
       她见到我之后,脸色煞白,转身想跑。
       我说道:“嘿!正找你呢!”
       女前台闻言,吓得立马蹲在了地上,双手抱着头,尖叫连连,声带哭腔:“别打我,别打我……我只是位前台,啥也不知道……”
       我一瞅她裤子。
       吓尿了。
       我蹲下身子,将手机里面的录音调了出来,放在她耳边听了一会儿。
       我问道:“你觉得打架声音和上床声音,哪个更好听?”
       女前台都懵了,惊恐万分地看着我,哭着不断摇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我说道:“这东西要是让你老公听到了,会怎么样?”
       女前台闻言,简直要吓疯了,“噗通”一下跪了下来,哭着哀求道:“不要啊……大哥,我求你了,我老公也是混社会的,他一定会砍死我!我求你了,求你千万不要发给我老公……”
       我点了点头:“行!你赶紧下班,知道该怎么做。”
       女前头摇得像拨浪鼓,颤声回道:“我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没看见,我马上走……不对,我马上辞职!”
       我没再理她,重新回到了王大头的办公室。
       王大头已经全身血刺呼啦了,嘴里开始求饶:“别打……别打了,我认怂。”
       认怂是不可能的。
       今天要是放过了他,明天死的可就是我们。
       肖胖子怒不可遏,一脚一脚地狠踹,边踹边骂道:“记住了你肖爷、苏爷的模样了吗?王八犊子,竟敢联合姓裴的来做老子!艹尼玛的!”
       王大头嘴里往外喷血,双眼翻白,说道:“记……记住了。”
       我拉开了意犹未尽的肖胖子,走了过去,说道:“今天跟你说一件事,姓裴的设土鱼篓局做我兄弟,这过程你一清二楚。但我兄弟只是一个没钱的小包袱军,姓裴的为什么要往死里做他,你应该不大明白吧?”
       王大头缩在墙角,嘴角涌血,喘着大粗气:“兄弟,这事儿我真不明白……”
       我回道:“好,我现在告诉你。我兄弟撞见了姓裴的和陆知节小老婆的奸情,姓裴的怕我兄弟泄露秘密,一旦泄露,陆知节一定会杀了他。所以,他很给面子,给我兄弟设了一个局。”
       “姓裴一定曾指示你,先做局、再讹钱,我兄弟父子被砍得害怕之后,要么逃跑永远不在金陵出现,要么神不知鬼不觉被你们给折腾死,没错吧?”
       王大头闻言,表情无比诧异之余,又显得惊恐万分。
       不过,他混社会这么多年,脑子还是聪明的,有气无力地问道:“兄弟,你告诉我这事儿,是啥意思?”
       我从胸口拿出了一张纸条,说道:“你照着这个念!”
       王大头一瞅见纸条里的内容,顿时脸色陡变,双手合十,颤声求饶道:“兄弟,你们饶了我吧……钱我不要了,七十万由我私人付给裴哥,肖老包袱……啊呸!肖伯的医药费、营养费,我全都出,你们放过我吧!”
       我转头示意肖胖子继续。
       肖胖子再次把王大头给拎了起来,像练格斗一样,反复伺候着王大头。
       几分钟之后,王大头已经不动了。
       我问道:“没搞死吧?”
       肖胖子回道:“哪能呢!这种只显亲伤,却让人生不如死的打法,我练太多了。这家伙身体差,不经揍!”
       我们在办公室等了两个小时,王大头醒了。
       肖胖子见状,继续上手。
       待到第三次之后,王大头醒来说的第一句话是:“兄弟,你别打了……再打我就死了,我念!”
       我拿着纸条,放在了王大头的面前,让他注意自己情绪,念得像一点。
       肖胖子则在边上开启了录音。
       王大头用手擦了擦糊在眼睛上的血,大声念道:“艹尼玛的裴星海!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和陆知节小老婆那点破事!老子天天在你面子当孙子,你特么把我当过人看吗?惹毛了老子,老子把你跟那破鞋滚床单的照片,全登在金陵日报……”
       声音洪亮、气势很足、情绪到位。
       一遍过!
       他可以去干配音了。
       我对王大头竖起了大拇指,说道:“怀璧其罪!裴星海的秘密,这个世界就我们仨知道了,咱们现在是一根绳上的蚂蚱。”
       “陆家是金陵数一数二的百年大世家,脸面看得比命还要重。这录音一旦发给陆知节、陆岑音、陆小欣,包括裴星海,任何一个人都会要了你的命!”
       王大头脸色无比惨白,回道:“我知道……”
       我点了点头:“对了,明天叫人去把肖伯医药费和营养费给付了。还有,裴星海那里该怎么交待,你应该比我们更清楚。”
       王大头突然痛哭了起来。
       他一定在悔恨!
       悔恨自己刚才为什么没有扛住打,留下了自己知道这秘密的录音证据。
       我们走出门口的时候。
       王大头问道:“这位兄弟,敢问尊姓大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duliugu.com。

9月28日起支付宝微信可直接刷码乘坐上海地铁。
外媒:马克龙访伦敦时穿的运动鞋在网上引发争议。
四川营山要求食品经营户下架槟榔有商家称接到通知,店铺已不卖槟榔。
着力稳经济一揽子政策加快落地。
开封市顺河回族区:加速文旅融合建设美丽乡村。
中华传统文化再站C位!河南卫视这次要把经典诗词演出来给大家看。
/林夫人每天都在掉马/酒醉少女./雾霭奇谈/鲁弩/路易的童话/月光剑客。
/万族战场:我有亿倍暴击系统/小胖啊啊啊/大佬的夫人有点狠/陆天舒/柯南之远离/花喵晨。
/为了展大人的清白/霸道小妖精/(西幻)黎明的前奏/辞笙/无门无派游江湖/折柳摘花。
/盗笔之平行/南湖醋鱼/网游:我的冷却快亿点/天堂制造他认为此次民主生活会大家克服了形式主义,更注重实际,不管是会前学习贯彻讲话精神,还是各类座谈会广泛征集意见建议上,客服了思想顾虑,注重真实性,直面问题,相互批评等都很诚恳,带着满满的诚意,下一步要针对存在问题通过认领逐步解决,一时难以解决的要做出情况说明,要针对自身问题列出整改时间表,在下次民主生活会做?回头看?,努力争取将?问题清单?变为?成绩清单?。
听讲中,家长们时而沉思,时而开怀大笑,讲座在4位家长的分享中结束。
政教处华东海主任主持仪式。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