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易主而栖-小九徒

<output class="dzryk"></output>

bobvip20 > 天下藏局 > 第八十一章 易主而栖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八十一章 易主而栖

        铁门电子密码锁当然奈何不了他。
       即便卞五开不了锁,卞五会缩骨功。
       随便从某个窗户,他也能出去。
       但我和小竹却没有这个本事。
       我淡淡地回道:“胡院长是马萍的人。马萍现在性命垂危,他在搞不清楚情况下,选择马上调度人守住医院,并将我们给困住,属于正常操作,安心待着吧。”
       卞五神情显得很不爽。
       这属于职业禁忌。
       一位枭贼。
       最烦躁之事就是被人给困住,那样他会很没安全感。
       但我开了口,卞五不好说什么。
       我给他递了一支烟:“生死兄弟,你有话直说。”
       卞五接起了烟,点着抽了两口,说道:“尘兄,卞五这辈子就跟你一个。但是,这个马萍……”
       我明白他的意思。
       卞五误会了,他以为我在依附马萍做事。
       我回道:“她只是我朋友。”
       卞五闻言,似乎大松一口气,回道:“懂了!卞五已经有爹了,可不想还有个爷爷!”
       我笑道:“不会的。”
       卞五又指了指说边上的小竹,问道:“这位姑娘是?”
       我还没吭声。
       小竹俏脸浅笑盈盈,主动朝卞五伸出了手:“我叫小竹,应该算是……你小姑。”
       卞五闻言,拍了一下她的手,满脸无语地回道:“小丫头,我刚才只是打一个比方,你不要占我便宜!”
       小竹俏皮地吐了吐舌头。
       我问卞五:“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卞五开始向我解释起来。
       卞五是那几位走马阴阳风水师的头,他回到赣省,安顿好家人之后,让其它几位兄弟暂时蛰伏不动,等待召唤,他却独自回到了金陵。
       一个目的,报金陵黄门支锅之死仇。
       范青墓之事,最初是卞五打探到的消息,差点害死了几位同伴。
       他不想让同伴再涉险,打算单枪匹马挑死金陵黄门。
       卞五回到金陵好几天了。
       之所以一直没找我,因为他突然窥探到,金陵黄门要走一批货。
       卞五在西货场里面蛰伏了几天,总算找到了那间地下仓库。
       他本来打算,一把火烧了那间仓库,将货给毁了,先给黄慕华上点眼药。
       那些汽油和菜籽油,就是受到了我在江宁范青墓救人之事的启发,专门为火烧仓库而准备的。
       可就在今天,他竟然看到我开着面包车进了仓库。
       卞五一时半会儿搞不清我有什么目的,不敢动手。
       直到后来。
       马萍开卡车来接货,与黄慕华一伙发生火拼。
       卞五看到我开着面包车冲进战圈,带着马萍离开,一群轿跑在后面追我们。
       他瞅见我开着车在西货场大小巷子里面钻,心里已然明白,黄慕华人多、车好,他们一定会想办法将我往死胡同里面逼。
       卞五对西货场非常熟悉,清楚西货场仅有一条死巷子。
       于是,他快速先将那辆从旧车报废市场薅来的破桑塔纳,开到了一家仓库门口,并绕到了仓库后门,提前打开了后门锁,手拎着汽油桶,一直在暗处猫着。
       果然。
       十几分钟之后。
       走投无路的我们,真被逼进了这条死胡同。
       在万分危急关头。
       卞五果断出手了。
       我听完之后,拍了拍卞五的肩膀。
       一切尽在不言中。
       菩萨众人抬,神仙锣开道。
       身边要没人帮,不仅成不了神,还会被人给踩死。
       手术足足进行了三个多小时。
       天已经亮了。
       卞五再次上了一趟卫生间,回来之后,他告诉我,外面的人已经走了。
       昨晚我们来医院之后,胡院长第一时间通知了马萍下属。
       仁济医院里面,必然到处布满了马萍的人。
       面对这种情况,黄慕华心中顾忌,没下达闯医院的命令。
       胡院长从手术室出来之后,非常冷淡地告诉我们,马萍已经脱离了危险。
       我们彻底放松了下来。
       卞五身子靠在墙上,环抱双臂,冷冷地说道:“胡院长,手术楼一楼大门一直锁着,恐怕不是待客之道吧?”
       胡院长本来正要往楼下走,听闻此话,停下了脚步,回过头来,推了一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来的人到底是客人还是恶贼,等主人醒来才能判断!”
       讲完之后。
       胡院长大踏步往楼梯下面走。
       恶贼这个字眼,让已经憋屈了一晚上的卞五彻底炸毛了。
       却见眼前残影一晃。
       卞五手中已拿着胡院长的金丝眼镜回来了。
       他将眼镜直接从走廊窗户丢出,嘴里骂了一句:“瞎了你的狗眼!”
       耳听“哎呦”一声。
       胡院长突然没了眼镜,一脚踏空,在楼梯上摔跤了,滚落了下去。
       楼下立马传来了咚咚咚的脚步声。
       十几位穿中山装的人,突然从一楼冲了上来,将我们给团团围住。
       小竹见状,立马挡在了我们面前。
       一位脸型棱角分明,太阳穴凸起,双目精光四射的中年汉子,沉声说道:“全捆起来!”
       卞五偷金丝眼镜那一手,已经让这些人感受到我们随时可能逃走的强烈危机。
       众人刚要欺身上前。
       小竹一抬手,对中年汉子说道:“王郎,你这是想动我哥?”
       小竹之前跟过马萍。
       她能认识这些人非常正常。
       王郎脸色非常冷峻:“竹姑娘,你我易主而栖。此乃我份内之事,无需多言!”
       小竹小脸坚毅:“那就看你有没有这本事!”
       王郎回道:“好!”
       话音刚落。
       王郎一掌带风,凶狠无比地朝小竹面门劈下。
       咏春!
       这人不亚于崔先生!
       小竹一声娇喝,娇小身躯宛若蛟龙,瞬间移步到了王郎背后,手中竹刀片朝他猛刺。
       王郎身躯未回,侧身微让,反手一个狠叩。
       小竹的手吃力不住,被逼的迅疾倒退了好几步。
       两人脸色同时微变。
       看起来小竹狼狈倒退,但王郎的脖子上却有一条细刀痕,正微微溢出血来。
       这一过手,实则未分胜负。
       正在此时。
       病房里传来了马萍咳嗽之声。
       王郎对属下说道:“待原地不动!”
       一众中山装闻言,立马再次将我们围住,水泄不通。
       王郎走进了病房。
       一分钟之后。
       他从病房出来,虽然向我微鞠躬,但神情却不卑不亢,说道:“苏先生,马姐有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duliugu.com。

「征兵进行时」贵阳市乌当区2022年秋季首批新兵踏上征程。
中国企业到莫桑比克上市还出售原始股?骗局!证监会及多地证监局发布风险提示。
哈利波特联名蛋糕上市引热议,武汉网友纷纷开启“回忆杀”。
国家卫健委:2035年左右,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将突破4亿,进入重度老龄化阶段。
重庆疾控:调整四川省、湖北省部分重点地区来渝返渝人员健康管理措施。
/(穿书)系统要我捅他/黑鬼再出山/男配哥哥要抱抱[快穿]/甜泽喵/关于家庭的那点事儿/哭了没人哄。
/都市之龙魂战神/伊昂扬/穿成攻略游戏的反派大小姐/榭鲤/锦衣护山河/恩惠。
/科举十年,开局黄大仙问道/猫御火风/念你/三心非良医/我能看到他人命运/爱吃狗粮的狼。
/撸铁王/银色纪念币/我家长姐无所不能/十瑚/潜水鸟与蝴蝶/金枝sh。
12月21日-24日,由清华大学承办的?清华大学射击队附中后备人员测试赛?在清华大学射击馆完美收官,天下藏局射击队共8名队员参加了此次比赛并获得奖项。
那一定是抗战歌曲为背景的吧,我思量着它是那首。
这次活动旨在带领学生通过农事活动和烹饪实践,锻炼生活技能,培养协作能力,促进班级建设。
望江四中相关学科的老师也参加了活动。
小西库年久失修,屋顶漏水,库内界墙极易倒塌。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