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陆家大小花旦-小九徒

<output class="dzryk"></output>

bobvip20 > 天下藏局 > 第九章 陆家大小花旦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九章 陆家大小花旦

        耳听到“裴哥”这两个字,我脑门顿时一跳。
       我之前去破陆岑音赌串局的时候,她曾吩咐下属去查一下我的底细,看我是不是裴哥派去的人。
       如果陆岑音和肖胖子嘴里的裴哥是同一个人。
       从这里来看。
       陆岑音和裴哥是对头。
       最起码,他们不会是朋友关系。
       肖胖子将我拉到走廊窗边,问我:“你知道陆知节吗?”
       我摇了摇头。
       对金陵古董界的人物,我一无所知。
       肖胖子向我解释道:“陆知节是金陵古董界数一数二的人物,他产业非常庞大。最出名的有两个古董行,一个叫影青阁,一个叫四方斋,两个都是金陵古董市场不可撼动的存在。”
       我打断道:“四方斋?!”
       肖胖子点了点头,说道:“对!陆知节有两个宝贝女儿,大女儿叫陆岑音,小女儿叫陆小欣。据说,近些年,陆知节身体很不好。影青阁由大女儿陆岑音掌管,四方斋由二女儿陆小欣掌管。”
       “早些年,四方斋还正经做生意,但这几年在二女儿陆小欣掌管之下,暗中制假做赝、以次充好,甚至,完全不讲江湖规矩,夺宝害人,搞得整个金陵古董市场乌烟瘴气。而裴哥,就是二女儿陆小欣最重要的爪牙。这些混账事,全是裴哥一手操作的!”
       听到这里,我深感荣幸。
       两位大名鼎鼎的大小姐,我都有过较为奇妙的接触。
       肖胖子接着说道:“有一次,裴哥一位手下找到我,让我搞一块西贝货洋表,指定要外地老工做的。我猜,裴哥又物色西贝货用来钓傻子了。不过,我反正是包袱军,有钱就赚,便通过粤省的渠道给邮了过来。”
       “我将西贝货手表送给裴哥的那位手下,但那王八犊子当时不在,他让我放在他房间里,房门没上锁。我就放他房间,结果你猜我遇见了啥?”
       我回道:“不知道。”
       肖胖子说道:“我看到了裴哥!他正跟陆知节的小老婆在滚床单!等于说,裴哥这个王八犊子,在自己属下的房间里,玩自己女老板陆小欣的后妈!”
       我问道:“然后呢?”
       肖胖子回道:“然后?然后老子掉头就走啊,不然留下来看岛片呢?这事情要是败露出去,别说陆知节了,哪怕是陆小欣知道了,她都要弄死裴哥!”
       “我出来之后,打电话给裴哥那个手下,假装说没找到他住的地方,让他第二天自己来取。第二天,那王八犊子带着五六个人来了,他们不取东西,身上带了砍刀,问我知不知道犯什么事了。”
       “哥们一看就知道裴哥这是打算威胁我了!我说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事,即便是犯了事,被抓进局子也不会说,哥们这算表明了态度,认怂投诚了不?结果,那王八犊子说,有人让我们父子俩立马滚出金陵,听话则罢,不听话立马废了我们。”
       我皱眉道:“你动手了?”
       肖胖子回道:“废话!哥们这爆脾气!老子从小生这里、长这里,受得了这威胁?再说了,我的身手你也知道,虽然不如你,但干这几个家伙还不是吃下酒菜?我打得他们满地找牙!”
       “临走之前,他们流着血说我完犊子了,要被做死!可事情过去快一个月,裴哥也没个动静,敢情这畜牲在这儿等着我呢!”
       我想了一想,说道:“单凭这一点,也不能断定是裴哥做的局。”
       肖胖子闻言,摇了摇头:“肯定是他!”
       我问道:“为什么?”
       肖胖子咬牙切齿说道:“因为我刚才打电话问了朋友,砍我老头子那个放高利贷的王大头,就是裴哥的人,高利贷公司也是裴哥私下经营的产业!”
       我心里直抽搐。
       这是局中局。
       肖胖子得罪了裴哥。
       裴哥要做死他。
       于是,裴哥启动了安插在丹阳的土鱼篓,引肖胖子父子上钩。
       肖胖子父子傻乎乎钻进了土鱼篓,用五十万买了一尊废品。
       这五十万,肯定进了鱼篓主人裴哥的腰包。
       而肖胖子父子却还欠着高利贷公司王大头五十万,再加利息,一共七十万。
       王大头来如果要成了债,这七十万也要进裴哥的腰包。
       薅钱。
       砍人。
       裴哥要致肖胖子父子于死地。
       我再次想起了九儿姐的那句话:古玩不是玩古,而是玩人!
       “苏子,你别管了!这账,我会找姓裴的算!”
       肖胖子一拳狠狠地砸在了墙上。
       我将烟头踩灭了,说道:“我帮你一起找他算。”
       肖胖子闻言,满脸惊讶,怔怔地瞅着我。
       “不信我?”我问。
       肖胖子说道:“不是!苏子,你可能不大了解……姓裴的势力很大,说他是金陵社会大佬也不为过,这可是玩命的事!”
       我冷冷地说道:“他玩我兄弟,我玩死他!”
       裴哥。
       这是我确定的第一个开刀对象。
       肖胖子愣了一下。
       尔后,他郑重地点点头,拍了拍我肩膀。
       无声胜有声。
       两人回到了病房,陪肖伯聊了一会儿天。
       之后,我们出去吃晚饭。
       医院里,王大头不可能再来闹事。
       吃饭期间,我问肖胖子:“陆家大小姐陆岑音,这人怎么样?”
       肖胖子吸溜着面条,回道:“她掌管的影青阁,口碑一直挺好的,与她妹妹陆小欣的四方斋,属于两个极端。”
       “听说,她们两姐妹互相不对付。不过,陆家大小花旦,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能不招惹,尽量不招惹。”
       陆家两姐妹,我都招惹了。
       一个,不仅破了她的局,还让她在床上陪我睡觉。
       另一个,我解开了她里面那件亵衣。
       我分析。
       裴哥之所以自己不动手,却叫属下王大头来对付肖胖子父子,主要原因为他是陆小欣的手下。
       四方斋在官面上有脸,向来玩高端的,不会去干打打杀杀这样的傻事。
       或者说,肖胖子父子,根本不值得裴哥亲自来处理。
       当务之急,我们要先搞定王大头,将王大头这把钝刀给折了。
       “去王大头公司!”
       我放下碗筷,拿纸巾擦了一下嘴。
       晚上九点,我们来到了王大头公司。
       公司门开着,前台没人。
       但上面有个女包,凳子上挂着女人外套。
       王大头办公室在二楼,楼上灯亮着。
       我们上了二楼。
       在总经理办公室门口,门半掩着。
       里面传来了女人嗯嗯叽叽以及男人从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喘气声音。
       一声半推半就的女声说道:“王总,你别这样,我有老公……”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duliugu.com。

柳叶湖红旗水库:多措并举抗旱保供。
汝城经开区:交地交证即开工。
北京9月19日无新增本土新冠感染者,新增境外输入“89”。
哪些情形下领导干部不适宜担任现职?时隔7年中办再度发文,明确了这三种新情况。
两千宾客出席仪式,上百万人街头悼念,英国用盛大国葬送别女王。
/诺诺罗亚/作者C7n371f48/我是美人鱼:老公,你别闹!/慢慢鱼/冷轻侯之梦断回魂/三寸水要飞龙船。
/拾光不言而喻/言日拾/农门福妻有空间/高倾倾/[综]第七周目/甜甜酱。
/郝坏修仙传/狼啸天/我为王者我荣耀/润德先生/这个骰娘不太冷/沐雨行泽。
/厂公独宠“他”/今夕何如/战魂犹在/祁慕容/梦之遇/飘风。
课堂上,青年教师们的课堂展示结合学校正在推进的信息化PAD教学由浅入深、循序渐进,老师们恰到好处地运用提问、分组、播放视音频等多种辅助手段,极大地提升了课堂效率。
他还就高三下一阶段的复习提出了切实具体的设想与要求。
他从学情角度出发,从聚焦重要概念的单元整体教学设计的角度明确了本节课的教学目标,并强调了课前准备的重要性。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