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又见飞刀-小九徒

<output class="dzryk"></output>

bobvip20 > 天下藏局 > 第七十五章 又见飞刀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七十五章 又见飞刀

        我没有动。
       因为完全不需要。
       “刷”地一声响。
       电光火石之间。
       小竹手中一枚竹刀片已经飞出手。
       裴星海手中的武器立马落地,手腕溅血。
       这货握着伤手,还来不及惨呼。
       小竹却已经欺身上前,另一枚竹刀片稳稳地架在了他脖子颈动脉上。
       裴星海面容扭曲,腮帮子紧咬,满脸的不服和愤懑。
       我走了过去。
       裴星海三角眼恶狠狠地瞪着我:“姓苏的,你最好放了我,否则你一定会死无全尸!”
       我回道:“理论上,这个时候我已经死了。但我活过来之后,还敢过来,就不怕会再死一次。”
       裴星海闻言,竟然嘴角鄙夷上扬,冷笑了一声:“就凭你小子,也特么配跟老子斗?!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我转头对小竹说:“看看你手艺,但先别弄死。”
       小竹答应一声:“好嘞!”
       尔后。
       小竹纤手若魔术师一般,稍一回旋,竟然将穿身上那件工装给脱了下来。
       竹刀片还没离开裴星海脖子。
       也不知道这丫头怎么做到的。
       只见她单手一抖,衣服呲拉响动,扯下了一大片,揉成了一团,塞进裴星海的嘴巴。
       但裴星海神情凶狠,紧咬着牙,死活不愿意张开。
       小竹见状,手中竹刀片往上微微一挑。
       裴星海下颌位置瞬间溢出血来。
       这是一个穴位。
       裴星海不有自主地张大了嘴巴。
       小竹立马将布团给塞了进去。
       小竹手中的竹刀片放开了他,得瑟地向他挑了一下眼。
       意思是,本姑娘放开你,让你先动手。
       裴星海神情显得极端愤怒,沙钵大的拳头立马就朝小竹面门抡去,但拳头还没打到小竹面前,这货突然面目狰狞,立马收回手,再次握住了手。
       他五根手指背上,一条长长刀痕。
       透皮入肉。
       那种来不及流出血的刀片划伤。
       裴星海表情极为痛苦,但嘴里被塞了布,发不出声音。
       不过,这货不愧是久混江湖的,虽然身体吃疼,但他一手再向小竹凶猛捶去,另一手竟然想去拔自己嘴里的布团。
       拔完布团好呼救。
       这是一种舍手保命的做法。
       小竹却完全不按套路出牌,直接抡起一脚。
       裴星海整个人飞退几米,身子弹在墙上,再弹回了地上,差点被踹晕死过去。
       小竹见状,发出了银铃一般笑声:“让你跑五米,我再动手!”
       裴星海强忍身躯痛苦,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发了疯一般往仓库外面跑。
       跑了五六米距离。
       小竹手中竹刀片再次飞出,割中了他的小腿。
       裴星海“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但这货极为顽强,仍然想用手去拔自己嘴里的布团。
       又见飞刀!
       他那只拔布团的手腕再次出血。
       我完全不知道这丫头身上到底藏有多少竹刀片。
       反正。
       小竹像玩飞扑克牌,人站在原地,气定神闲,锋利竹刀片从她纤手中不断地飞出。
       裴星海站起、倒下,再站起、再倒下。
       他那身装逼用的风衣,已经被割的如同渔网。
       浑身上下伤痕累累。
       犹如鱼被打了十字花刀。
       有过被刀片割伤经历的人都知道,速度足够快的刀片,若割在肉上,并不会立马见血,但那种瞬间传导至神经末梢的痛楚,却足以让人从地上不由自主地蹦起,完全不受控制。
       裴星海用尽全身力量,想挣扎着逃出去。
       但在小竹刀片纷飞之下,他神经被刺激的极度混乱,整个人就像在打摆子,身体无法受自己意识操纵。
       这是一种罕见的折磨。
       七八分钟之后。
       裴星海好像已经受不了了。
       他双手高高举起,呈一副投降姿势。
       小竹见状,停止了飞刀。
       我朝裴星海走了过去。
       忽然之间!
       裴星海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捏了一枚竹刀片,凶狠无比地朝我喉咙插来。
       可小竹是谁?
       她是索命门的人。
       索命门最擅长的就是偷袭!
       无论是鱼腹藏剑的专诸,还是图穷匕现的荆轲,均以偷袭而名扬天下。
       裴星海竟然敢在偷袭祖师爷的面前耍大刀!
       耳听“咔嚓”一声响。
       裴星海手已经脱臼了。
       他疼得抱着手,面容扭曲狰狞,在地上不断滚动。
       小竹一张俏脸显得极为愤怒,转头对我说:“哥,他刚才在侮辱我,能不能下手重一点?”
       我点头说可以。
       小竹闻言,干脆拎起了地上那件破工装,一把卷起了裴星海的脖子,嘴里一声娇喝,手猛地一拉,裴星海整个人被衣服牵引,起飞一般往墙上撞去。
       “砰!”
       裴星海额头出血,瘫软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我都懵了。
       半晌之后。
       我问道:“你搞死他了?”
       小竹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回道:“应该……不能吧。”
       我算是服了。
       虽然同意她下手重一点,可她这手也太重了!
       我还没把事情给问清楚呢!
       赶紧走了过去。
       抬手一探裴星海的呼吸。
       幸好。
       还活着。
       我对小竹说:“没时间折腾他了,别到时托工来仓库运货。想办法把他给弄醒,我要问话。”
       小竹回道:“好。”
       却见小竹捏起竹片刀,狠刺了他大椎一处穴位。
       本来晕着的裴星海,整个人从地上窜了起来。
       他神经极为痛苦,待反应过来之后,立马冲我们跪了下来。
       小竹拔开了塞在他嘴里的布团。
       裴星海带着哭腔,颤声哀求道:“别打了,我服了……”
       我问道:“货是谁的?”
       裴星海闻言,神情顿时愣住了,几秒钟之后,回道:“你杀了我吧,说了我也是一样死。”
       “谁来当托工?”
       “你……还是杀了我吧。”
       我对小竹说:“成全他!”
       小竹这丫头是真狠。
       她也不用竹片刀了,直接将裴星海脖子上的衣服用劲往上一勒。
       “我说……”
       贱骨头!
       一个成天钻在钱眼里,毫无底线的肮脏货色。
       我不信他会有这么硬的骨气。
       裴星海已经感受到了强烈杀意。
       若刚才小竹手下存有一丝慈悲,他肯定不会说。但当他预感到小竹真敢杀之后,他一定会说。
       我再问道:“货是谁的?”
       “黄慕华的。”
       “谁?!”
       “金陵黄门少东家黄慕华。”
       “谁做托工?”
       “马萍马三娘。”
       我心中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一来,完全预料到这笔生意会是黄慕华和马萍之间的那笔。二来,黄慕华答应将货给马萍走,没想到他竟然敢给马萍走赝品。
       黄慕华这是在往死里坑马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duliugu.com。

河北邢台新河县一密接未报备还多次前往密集场所,被立案调查!。
中国绘制世界首幅全球树种多样性对森林抵抗力影响空间分布图。
攸县:科学蓄水保水调水全力保障秋粮灌溉。
拜登在女王葬礼上坐后排遭特朗普嘲笑:我若是总统,座位会比他好。
坚守“三条控制线”服务高质量发展——“中国这十年”系列主题新闻发布会聚焦新时代自然资源事业的发展与成就。
/异世界:跨越星尘之人/惊游园/结果狐魅天下同人/沈合子/我能看见命运/壶中君。
/猫妖恋人/绯罗伊一/逆天萌宝:神医弃妃帅炸了!/月出皎兮/墨染江山/长安鹤。
/撩动我幻想/六识/青梅遇竹马/婉然一笑/末日危主/小夜微青。
/风尽旧年雪/沉昧/长情吟/席月唯/泣血枪圣/一枪奕枪。
效实中学副校长顾乐波从暖意融融的会场氛围联想到自己做徒弟时候的经历,并与老师们分享了自己的心得:做徒弟的时候也许很辛苦,但是一定会大有收获。
另外,评价的信息来源由课堂延伸到学生各种培养空间,包括课外活动、社会实践、课题研究等领域。
他总是把别人的利益放在第一位,把自己青春年华的每一分钟都献给人民、献给党。
参与此次座谈会的校长和老师来自于西城不同的学校,能够较为充分地代表目前西城教育的宏观面貌。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