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陪葬编码-小九徒

<output class="dzryk"></output>

bobvip20 > 天下藏局 > 第七十三章 陪葬编码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七十三章 陪葬编码

        暴凸眼战战兢兢地问道:“苏老板,现在要我们怎么做?”
       “裴星海哪儿来的货?”
       “这个……我们真没权力知道,但肯定不是他弄来的货,他只是来代表上游货商来做集装箱标记的人。”
       “把我送到秘密仓库。”
       这几个货闻言,顿时目瞪口呆。
       我冷冷地说道:“照做吧,别让我玩得不开心。”
       他们没再吭声了。
       上游货商做集装箱标记这种活儿,为避免泄密,只能一个人来干。
       也就是说。
       到时候。
       秘密仓库里只剩下我和裴星海两个人。
       我要彻底废了这个王八犊子!
       让我想不通的是。
       裴星海是陆小欣的手下,四方斋现在已经开始做上游货商了?
       陆小欣的步子,未免迈得太大了一点!
       面包车到了一间大仓库门口。
       我斜眼瞥见。
       对面一些饭馆、棋牌室以及小卖部,三三两两聚拢,共有二十来个人。
       当车开进来的时候,他们纷纷同时扭头,盯着面包车的牌照看。
       毫无疑问。
       他们全是裴星海安排的护货人员。
       这种地下走货,肯定不会派一帮人直接守着秘密仓库门口。
       如果这样做,反而会引起别人的高度注意。
       护货人员一般会散布在周边,假装若无其事地玩耍。
       让人误以为,这只是一间普通的存储仓库。
       瞄了一眼车牌后,他们便不再看了,该干嘛继续干嘛。
       认车不认人!
       只要车和车牌无误。
       面包车里坐着什么人、车进仓库里干什么,护货人员一概不会管。当然,他们也不知道仓库里到底是什么货,散布周边主要目的在于防附近有人巡逻以及货物交接时出现幺蛾子。
       我已经将砍刀放在了驾驶员腹部下方的位置。
       “别吱声,也别怀疑我本事,更别让这辆面包车成为你们的合葬棺材!”
       暴凸眼将秘密仓库钥匙给了后座一个人,颤声说道:“去开门,全按苏老板要求做。”
       后座那人拿到钥匙之后,下车去开秘密仓库门。
       这家伙非常紧张,下车的时候,脚竟然一个趔趄,差点摔在了地上。
       等他开了仓库门之后。
       暴凸眼将车徐徐地开进了仓库。
       尔后。
       开仓库门之人将门重新给关了。
       仓库非常大,足有六七百平方。
       里面仅十几箱货物。
       当然。
       像这种地下走货,十几箱货物当中,顶多只有一两箱是“货”。
       其余箱子,装的应该全是掩饰物。
       “把衣服脱了!”我拿着砍刀,指着暴凸眼。
       暴凸眼赶忙将身上的衣服脱了,只剩下一条四角短裤。
       我和他换了衣服。
       我问他:“本来准备把我尸体装哪个箱子?”
       司机颤抖着手指向了旁边一个箱子:“s444。”
       裴星海有心了,挑了这么吉利的一个陪葬编码给我。
       我抬手一个手刀,将暴凸眼砍晕。
       与我猜测无异。
       那两位属下见状,立马转身想逃。
       我早已提前做好准备,横甩鞭腿,踹翻一个,他捂住腿在滚动,疼得喊不出声音,起不来身。探手迅疾抓住另外一人衣领,手起刀刺,他胸口心脏位置已被刀锋顶了进去。当这货疼得想叫的时候,我已死死捏住了他的嘴角。
       我恶狠狠地问道:“你们是在怀疑我不敢杀人?”
       轻伤而已。
       血却不断地渗出来。
       刀再进去几公分,他要死。
       我放开了他,并对他们说道:“愿意试刀的,尽管喊、跑、打电话,看一看谁的速度更快。”
       两个家伙神情显得极为恐惧,立马跪下来求饶:“苏老板,你放过我们吧,我们只是办事的,什么都不知道……你放了我们,我们立马走,离开金陵!”
       我指着晕在地面的暴凸眼,对他们说:“把他抬到s444去!”
       两个家伙闻言,颤颤巍巍将暴凸眼抬到了箱子里面,还贴心地盖好了箱盖。
       我没再管他们。
       新街口商场门口、秘密仓库,他们两次搏命尝试,均被我无情碾压。
       他们不可能有勇气再试第三次。
       我转头走向这十几箱货物。
       仔细看了一看,来到其中最有可能装“真货”的两个箱子,打开了箱盖。
       清一水的宋墓鬼货!
       有些古玩上还带着泥土。
       但当我拿出其中一件瓷器,心中顿时一惊。
       南宋扬州官窑贯耳瓶。
       胎子呈灰褐色,胎厚釉薄,直口阔腹,雍容中透着典雅。但釉面隐形纹片爆裂不均,纹路略显杂乱,看似烧窑时天然形成,实则后期做旧。
       做旧手段比较高明。
       糊弄徐老这样高手不行,但欺骗类似影青阁宋掌柜那种水平的鉴师,不存在大问题。
       时间有限。
       我无法进行全部鉴定,仅仅从两个箱子里抽了几个样。
       宋瓷头枕、升天托魂铜镜、玉如意、三花纯银笔筒、金帽扣子……
       竟然全是赝品!
       我有些肝颤。
       前面曾说过,托工的责任,要以自己强悍无比的实力,震慑发货商不发假货。否则,接货人在接到假货之后,他们不知道也不会去联系上游发货商,所有的损失,必须全要托工承担。
       像这种地下大买卖。
       玩得就是生死信誉。
       而这批货却全是赝品,摆明了就是要将托工给彻底做死!
       若这些货的发货商是四方斋,陆小欣和裴星海会有这么大的胆子?
       来走这批货的托工又是谁?
       暂时没法思考。
       我将箱子给盖了起来,沉着脸,对那两个家伙说:“开门,我们出去。”
       两个家伙如蒙大赦,其中一个赶紧去开了门。
       我直接坐上了面包车驾驶室,将车不疾不徐开出了仓库。
       在门口等了一下,开门的家伙关上仓库门之后,老老实实地上了车。
       其实在这个时候。
       他们完全可以喊。
       只要一喊,二十多位护货人员一定会冲过来。
       我赌他们没胆!
       果然。
       面包车无比平静地离开了西货场。
       在出货场大门口的时候,一辆手推四轮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横向凶猛无比地朝车撞了过来。
       速度之快。
       简直令人匪夷所思。
       我大惊,急忙快速转动方向盘,将车往旁边冲。
       但已经来不及了。
       四轮车上面还绑了一根粗木棍。
       “咔嚓”一声。
       棍子直接插进了轮胎与车框之间的缝隙,车一下被卡住了,差点侧翻。
       我立马打开车门。
       但在这个时候,一个身影竟然脚踏四轮车,再跃上面包车顶,附身袭来,一枚刀片死死地架在了我脖子颈动脉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duliugu.com。

新华全媒|黑龙江勃利:寒地中草药产业助力乡村振兴。
腾讯控股:今日回购120万股,共耗资约353亿港元。
汪洋会见优秀提案和先进承办单位获奖代表。
海关总署党委理论学习中心组召开(扩大)学习会议:以扎实的学习成效和优异的工作成绩迎接党的二十大胜利召开。
坚守“三条控制线”服务高质量发展——“中国这十年”系列主题新闻发布会聚焦新时代自然资源事业的发展与成就。
(聚焦东博会)广西深化中国—东盟信息港建设打造人工智能合作新平台。
/公主,小的穿越来的/心跳仍旧继续/Sherlock Lolita/青禾夏桐/黯海/伏林。
/良辰同人:行至水穷处坐看云起时/酸菜不酸只剩菜/拉面与拉菲/红袋鼠/意外的快乐/流浪的奶酪。
/灵武者/顾老二/暗恋挑明/魔涂女孩黄霞老师还向大家传达了学校教研组长会议和天下藏局市语文教研组长会议的主要精神,强调在新高考、新教材、新课标之下语文教师要做好常规与创新的平衡,并向大家传达了近期工作计划和活动安排,包括新教师基本功比赛、大市教研活动、市级直属版块调研活动等,鼓励大家积极参与调研,关注教师自我成长。
?机器人进课堂?的活动在轻松愉快的氛围中进入尾声。
大会在庄严的国歌声中拉开序幕。
4年副班主任、4年生涯发展指导、4年地理教学,数十次的各级各类教学公开课让张老师迅速站稳了讲台,形成了她独特的教学风格:备课精到细致、教学设计巧妙、上课思维缜密、课堂气氛活跃、知识拓展丰厚、课后指导细腻、教学成绩显著。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