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真狠-小九徒

<output class="dzryk"></output>

bobvip20 > 天下藏局 > 第七十二章 真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七十二章 真狠

        我继续说道:“告诉周边四辆车上的同伴,你们已经逮到了我。按你们原计划,该带我去哪儿就去哪儿。”
       讲完之后。
       我放开了他。
       这帮棒槌!
       从棋牌室出来之后。
       我发现五辆面包车停在马路对面,不卸货、不开动,几位穿工装、戴工帽的驾驶员,正在抽烟聊天。
       起初我没当回事。
       但在我与小竹转了几条街之后,这几辆面包车从我们身边缓慢驶过,速度非常均匀,整得像阅兵仪式一般。到达了新街口商场门口,五辆面包车停车的位置非常之奇特,它们竟然呈半包围态势,互相间隔着,将商场门口给圈了起来。
       小竹进了商场。
       我作势要走。
       几辆面包车同时打火,呈一副踩油门启动的姿态。
       为再次确认,我干脆在路边抽了一根烟,装成站在原处等人的样子。
       结果。
       这几辆车竟然都熄火了。
       新街口商场周边车流、人流比较多,非常嘈杂,也有不少装卸工,可人家都忙着干活儿。像他们这种情况,若不是来跟踪我的,那真的是见了鬼。
       我不知道小竹有没有发现。
       但这次机会。
       正好是对小竹最后一项本事的最佳考验。
       之所以要让他们按原计划进行。
       一来,我要搞清楚到底谁在背后埋雷,二来,我想看到小竹从商场出来后,找不到我,她采取什么处理办法。
       更关键是。
       面包车里这些大棒槌,对我根本构不成威胁。
       若他们是崔先生一样的牛逼人物,我早就溜之大吉。
       玩哪种花活,要看面对什么样的眼睛。
       这已经是我第三次被人暗中恶意盯哨了。
       第一次是卞五,我完全没任何反应。
       第二次是在金陵大酒店,黄慕华派人来收拾我,只能算自己提前预判成功。
       这一次,则全属自己敏锐发现。
       跟踪水平竟然一次比一次低。
       暴凸眼听到我说按原计划进行,神情显得既懵逼又恐慌。
       半晌之后,他哆哆嗦嗦地拿了旁边的对讲机:“大鱼已抓,大家返回。”
       对讲机上传来了几位非常惊讶的声音。
       “卧槽!不会吧眼哥,你们是怎么逮到的?”
       “这小子刚才抽完烟,一眨眼就不见了,竟然是被眼哥逮到了?!”
       “不听说他身手很好吗,咋这么菜逼呢!”
       “那也得看跟谁比,咱眼哥是谁,哈哈哈……”
       “……”
       我示意暴凸眼把对讲机关了,让他将车往前开。
       这货颤颤巍巍地发动了车。
       有可能是因为太紧张。
       暴凸眼开着车,好几次差点撞到了骑电瓶车的,搞得人家在下面大骂我们是神经病,开什么鸡毛破车。
       通过车内后视镜,我见到另外四辆面包车也跟过来。
       开了一段路。
       我瞅着车内刻有“四方斋”几个字的平安挂饰,问道:“陆小欣叫你们来的?”
       暴凸眼回道:“不是,裴哥叫我们来的。”
       我寻思这不是一样么。
       裴星海是陆小欣的爪牙,他干什么,最终决定人还是陆小欣。
       我又问:“带我干什么去?”
       “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们只是按吩咐做事。”
       “去哪里?”
       “西货场。”
       两千年左右,快递行业没那么发达,没有送货上门或者上门取货代寄的做法。
       外面若有货运进来,或者自己想运东西出去,需统一到集中货场办理,拿单子取货,或者找到去某地的零担车,付钱委托送货。
       金陵西货场正是这么一个场所。
       因为这种性质,西货场里面鱼龙混杂,外地来的运输司机、本地踩三轮帮送货的搬工、做小生意的摊贩,甚至从事低档吃喝嫖赌坑蒙拐骗之人,都乐意在西货场厮混。
       鱼龙混杂的地方。
       治安相当混乱。
       我点了点头,掏出了一支烟:“眼哥,抽烟不?”
       暴凸眼见状,露出满脸吃了屎的表情,颤声回道:“苏老板……你打晕我,然后你跑行不?你别这样……”
       我心中有点发笑,问道:“那我听你的?”
       暴凸眼闻言,身子吓得猛一哆嗦,回道:“听你的。”
       西货场在城郊,距离有一些远。
       等我们赶到之时,已经天黑了。
       后座两位家伙也醒了。
       但他们三个人在车上,既不敢吭声、也不敢动手。
       气氛非常诡异。
       他们心里非常明白,一旦他们敢有什么不轨,我可以分分钟让他们露出死相。
       西货场非常大,虽然是晚上,但仍有不少人在装货、卸货忙碌着。
       面包车一直在西货场里面转。
       转了好几圈之后,我发现后面四辆面包车不再跟了,四散开走。
       我问道:“怎么回事?”
       暴凸眼回道:“裴哥交待,把你送到一个秘密仓库去……这个仓库,只有我们三个人知道,其它人不能知道。他们护送到这里,事就办完,所以走了。”
       我问道:“裴星海在仓库等我?”
       车上几人闻言,顿时不吭声了。
       我喝道:“说话!”
       暴凸眼回道:“不是。裴哥说,直接把你……把你给弄死,尸体放在仓库一个集装箱里,跟货一起运走。”
       “运往哪里?”
       “这个我们真不知道……”
       “货由托工来运?”
       “是的。”
       这一招可真狠!
       前面曾说过。
       古董行当的托工,专指一些势力强大干古玩走私行当之人。
       托工运的东西,全都是见不得光的东西。
       整个运输过程地下秘密进行。
       货物运输过程中,托工自然有办法让集装箱逃避沿途检查,把我尸体放集装箱,不会因检查而暴露。而且,收货人在接到货之后,因为货物来路不正,他们往往会冷却一段时间再启货。
       这玩意儿在行内叫“挂霜”。
       挂霜时间没有定数,短则几个月,长则几年。
       挂霜结束开箱启货,叫做“晒秋”。
       有人问,连货都不验,接货人难道就不怕托工半路调包,导致货不对版么?
       这种情况比较罕见。
       上游货商在将货装箱之时,会在集装箱不同角落进行独特而复杂的标记。
       标记在什么位置,分别代表什么。
       托工并不知道。
       等货到了目的地之后,接货人会告诉托工一个临时联系方式。托工再将临时联系方式告诉上游货商,上游货商将标记详细情况发往这个临时联系方式里面。接货人见到了之后,会对集装箱的标记进行一一验证,若全对,证明这批货未被开箱或调包,开始挂霜。
       一桩买卖就此完成。
       整个过程。
       上游货商和接货人,互相都不知道对方是谁,全仰仗托工联系。
       震慑上游货商不出假货、确保运输过程不出幺蛾子、监督接货人按时打款,这些事全是托工要做的。所谓利润半托工,指的就是托工走一批货,可以攫取一半利润,而上、下游只能按剩下利润对半分。
       非横刀立马的关二爷,做不了托工。
       像上次黄门要走一批货,在金陵估计也只有马三娘这样的人物,才能完成。
       当然,外地有强悍人脉和实力的托工,其实也可以走。
       上游货商选择的余地会相对大一些。
       把我尸体放集装箱,让托工连货一起运走,确实杀人灭口的最佳方案。
       等于说。
       神不知鬼不觉之中。
       我尸体已经被运往了外地。
       在下游接货人隔几个月或者几年开箱晒秋之时,我魂魄都已经投胎了。
       想到此。
       我心中阵阵发冷,并腾起了一股杀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duliugu.com。

新一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未作调整。
江苏银行宿迁分行成功举办919财富节“做时间之友让财富持久”投资策略报告会。
张家界市人民医院来园开展“爱牙日”讲座。
(聚焦东博会)广西深化中国—东盟信息港建设打造人工智能合作新平台。
/我的白月光师弟复生以后/菌菇鸭掌/绝品医王/尓咚/〖火影〗止水,有话好说!/大主厨老孙。
/国师无双/长安安长/快穿之恶毒反派不干了/星野玄月/无可奈何/你看啥。
/星际婚恋:冰山少将的废物小娇妻/星河航海家/色中饿鬼/风波琢儿郎/谋浅不及爱深/南瓜思先生。
/老子穿越了/深井烧鹅/[综]审神者是个蛇精病/宸笙李惠利中学第28届校田径运动会于11月24-25日隆重举行,共有747名学生报名参加了比赛。
此次活动是李惠利中学艺术中心继德国、法国、荷兰、台湾音乐专家进校园授课后举办的又一次盛会,不仅提高了师生的专业水平,也提升了李惠利中学艺术教育影响力,还充分发挥了李惠利中学艺术特色教育的优势,开通了与国际艺术界接轨的渠道,给宁波市的广大艺术爱好者提供了近距离观赏国际钢琴大师风采的机会,为宁波市的艺术爱好者拓宽了国际视野和提高了艺术鉴赏水平。
为全体新同学带来了精彩的入学第一课。
今天是本学期第一次三个年级共同参与的疏散演习,同学们对待演习的态度都比较认真,听到警报后能按照既定的路线迅速疏散。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