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孤注一掷-小九徒

<output class="dzryk"></output>

bobvip20 > 天下藏局 > 第五十六章 孤注一掷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十六章 孤注一掷

        “还真是童家?!”我问道。
       之所以要这样问。
       因为在古玩行当,孙家、臧家、童家、曾家,这几大姓,比较独特。
       老江湖拿到一件古玩,一般有两种问法。
       比较笼统的,问这是哪种货?
       人货、鬼货、神货。
       这个在前面已经解释。
       稍微具体一点,问这是哪家收的?
       从老百姓家里祖传流下来的,叫孙家收的,寓意子孙流传。
       从拍卖场所或者地摊上来的,叫做臧家收的,臧同藏,表示从收藏者手里获得。
       从墓葬里挖出来的,叫做童(读成dong,第四声)家收的,童与洞,音差不多。
       从别人手里偷、抢或者其它不正当手段弄来的,叫做曾家收的,意思这玩意儿曾经是别人的,但现在到了我手里。
       一般很少人会直接回答童家或者曾家。
       除非是固定上下游。
       刚才卞五嘴里说的金陵黄门童,指的就是金陵专干盗墓起家的黄姓人家。
       比如卞五,外人也可以称他为卞门童,加个定语就是“走马阴阳卞门童”。
       卞五点了点头:“金陵黄门自祖上开始就是干盗墓的,民国年间属于江南八大门之一。这些年虽然势力有所衰落,但金陵黄门几乎垄断了附近几省的盗墓流派,生意做得非常大。我们是赣省的外来户,刚来的时候,曾想拜金陵黄门码头,但他们不收。”
       “为了生活,我们干了几单活,尽管做的非常隐秘,但还是被他们给发现。在干完活与人交易之时,我们包了一家小茶楼,结果茶楼突然失火,差点把我们烧死。后来我们猜想,肯定是金陵黄门干的。因为此事,我们最近一直没敢再动土。”
       “实话说,我们咽不下这口气!若我们不讲江湖规矩,倒也罢了。但天下人吃锅分肉,我们讲江湖规矩还这样摆弄我们,太不是东西了。最近我们打探了消息,发现金陵黄门踏勘了一座明墓,据说里面有锦衣卫玉带龙胆珠,他们准备近期动手。”
       听到这里,肖胖子惊道:“玉带龙胆珠?!”
       卞五回道:“对。”
       明朝锦衣卫三大标配:令牌、绣春刀、飞鱼服。
       但众人不知的是,第一批锦衣卫,朱元璋曾赐他们玉带龙胆珠。
       火红的一颗大玛瑙,上面刻着龙。
       意思是锦衣卫代表帝王之胆,谁都可抓、可审。
       但后来,锦衣卫办案带着玉带龙胆珠不方便,此制便没流传下来。
       单纯就玛瑙本身来讲,价值一般。
       可因是朱元璋赐予的,第一批锦衣卫身上的龙胆珠,便是天价。
       我说道:“你继续讲。”
       卞五接着说道:“我跟兄弟们一商量,打算提前干上一票,给金陵黄门上一点眼药,弄完之后,就往北而去。但你这么一说,我发现事情非常诡异,这事儿十有八九是他们故意透给我们,然后守株待兔,想将我们给支锅支死。”
       金陵黄门下手如此狠辣。
       让人不寒而栗。
       我手中捏着那枚假袁大头。
       脑子在飞速地转。
       公家不能报。
       我曾想到了马萍。
       若开口,马萍估计会答应。
       但大晚上组织这么庞大的队伍,前往江宁冲击金陵黄门支锅人,事前、事中、事后,不可控因素实在太多了。
       又想到陆岑音。
       陆岑音手下基本都是红花棍郎,与那些敢支锅杀人的金陵黄门人相比,太薄弱了。
       窗外起大风了。
       枯枝败叶刮得遍地都是。
       一种说不出来的萧杀之感。
       肖胖子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说道:“奶奶个腿的!要是山里下来个大老虎,把这些王八犊子给全撕巴了就好!”
       老虎?!
       我脑子突然一闪。
       在那一刹那间。
       我被自己异想天开的想法给吓了一跳。
       盘算了一下。
       好像除了脑中这个办法之外,并没有其它更好手段。
       我问道:“墓地离村庄多远?”
       卞五回道:“不远,就在村庄的后山。”
       我又问:“村里有牛吗?”
       卞五闻言,疑惑不解,回道:“有啊,我们在踩点的时候,发现村里几乎每家每户都有牛,全拴在一个大牛棚里,外面还上了大铁锁。”
       我再问:“卞五,你偷牛的技术怎么样?”
       卞五虽然不知道我葫芦里卖什么药,但心里肯定猜出我可能有了具体方案,回道:“猪、狗都会发出叫声,牛最好偷了,一般不叫。即便要叫,我也有办法让它不出声。”
       我看了一下时间。
       离天亮只有六七个小时了。
       我说道:“事不宜迟,速度出发。”
       出了门之后。
       我对他们说道:“胖子,你去加油站买几大汽油,顺便再买一些粗钢钉来。卞五,你马上准备偷牛以及下墓救人的家伙什。我现在去许姐店里,搞一些菜籽油来。弄好之后,我打出租车来接你们。”
       此话一出。
       肖胖子和卞五似乎有所明白过来,但他们没有细问,分头快速行动。
       到了“酥小许烧菜馆”。
       许清和小静累了一天,已经睡了。
       敲开门之后,我对许清说:“我需要一些菜籽油。”
       许清没多问,把一大桶油给拎了出来。
       我说:“姐,你睡吧。”
       许清说道:“你这状态……我怎么还睡得着?”
       我笑道:“没事,我出去办点事就回。”
       许清脸上担忧之色尽显:“那一定记得给我电话!”
       我点头说好。
       租了一辆出租车,打电话给肖胖子和卞五,他们都已经准备好了。
       我接到他们,直接赶往了江宁那个村子。
       到了村里之后,我发现村里离山并不远。
       估计金陵黄门的人,白天在树林里悄悄猫着盯墓,晚上则大摇大摆出来围墓支锅。
       卞五先偷偷摸摸带我们绕远路,上了山顶。
       锦衣卫墓就在离我们所处位置下方一百来米之处。
       斜坡。
       条件非常好。
       我们瞅见。
       在夜色当中,二十来个金陵黄门人,手中拿着砍刀,正团团围在墓边上。
       我低声对他们说:“卞五,你去偷牛,十几头就行,把它们全牵到这里来。胖子,你在村里等我们通知,通知一到,立马在村里烧牛棚,让村民误以为牛棚着火,牛跑上了山,带着村民来这里找牛。但一定不能烧到房子和人,明白吗?”
       他们回道:“明白。”
       用牛。
       纯粹是突起的大胆想法。
       世间之事,无非三种手段来对付。
       白的、黑的、浑的。
       在前两样完全走不通的情况之下,只能来浑的。
       当时。
       我看着窗外被风刮起的树叶,脑海中想着卞五说差点被金陵黄门人一把火烧死之事,又听到肖胖子说到老虎,干脆以其人之道还治彼身。
       他们走了之后。
       我悄悄将一桶菜籽油,均匀地洒在了斜坡面上。
       做完这事,我背靠在地沟里抽烟。
       用火牛冲击他们,引起山火,引来村民。
       将支锅现场给彻底搅乱、搅浑、搅碎。
       只有锅里冒出大泡了。
       我们才可以火中取栗,乱中救人!
       成不成功。
       我其实并无绝对把握。
       但这是孤注一掷的赌博!
       不赌。
       连一点生机都没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duliugu.com。

美媒:五角大楼吁防务公司对华“脱钩”。
“疫情散去之时,你我重逢之日!”川航25架包机护航援川医疗队。
安仁“稻田公园”升级改造工程助力“农文旅”融合发展。
强台风“南玛都”来袭日本遭遇罕见狂风暴,900万人被下令撤离。
/太监武帝,冷宫扫地一百年/金帛火皇/异世之缔造海上帝国/Logic/农门福妻:跟着莽夫相公逃荒种田/问世长安。
/暗思/小文酱/史上最牛炼药师/楚江/主角崛起/王伦。
/江湖有你才有传奇/千千野火/何以释魂/废熊3月21日下午,天下藏局在新区阶梯教室召开了全体教职工大会,县教育局王振华局长应邀出席了今天的会议。
不论是高一的规范养成还是高二的学风培养,亦或是高三的学业备考,无不透射出班主任老师对班级管理细致入微的工作态度和对学生管理无私奉献的师爱精神。
小朋友开心地拉着他的手,说道:?谢谢你,哥哥!?稚气未脱的童声,让同学们心中充满了自豪。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