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真看不出来-小九徒

<output class="dzryk"></output>

bobvip20 > 天下藏局 > 第五十三章 真看不出来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十三章 真看不出来

        陆岑音身子只得挪动了一下,向我靠近。
       但我们之间仍然间隔着一个多拳头的距离。
       我说道:“不够。”
       陆岑音闭着眼睛,声音带着哭腔,说道:“我已经履行赌约陪你了,要怎样你可以自己动手嘛,干嘛老是叫我,老是叫我啊……”
       陪我睡一起。
       这是她刚才输的。
       她确实已经做到了。
       但动不动她,却由我决定。
       我洗澡之时,本来打定了主意。
       今天要让她体会一下履行赌约的残酷。
       但从卫生间出来之后。
       我发现了陆岑音的害羞、懊悔以及抗拒。
       改变了主意。
       我不愿意强迫人做事。
       没意思。
       有那功夫。
       我早已在许清被窝里温暖如春了。
       我的女人。
       必须要心甘情愿,臣服于我。
       虽然在这一刻。
       我非常想让沉鱼落雁的陆岑音成为自己的女人。
       但火候的欠缺,会让这事儿索然无味,并成为一种遗憾。
       我淡淡地说道:“睡吧。”
       尔后。
       我手当靠枕,闭上了眼睛。
       她一定非常讶异。
       但我没空管她的情绪。
       因为确实很累了。
       而且。
       闻着陆岑音身上、被窝、房间里好闻的香味,简直就是一种享受。
       很快。
       我睡着了。
       当然。
       这过程中,不免强行给自己调息,用强制手段压抑腾腾升起的火苗。
       第二天醒来。
       陆岑音眼睛有一些红肿。
       看来她昨晚害怕的一晚上没敢睡。
       我用她递过来的一次性洗漱用具洗漱完。
       陆岑音坐在沙发上,神情冷冷地说道:“今晚的事,出去谁都不许说。”
       我看了看她,笑了笑。
       她见到我笑,可能心里有些发毛:“你笑什么?”
       我说道:“没什么。”
       陆岑音问道:“你是不是打算说出去?!”
       我指了指大门口:“有人在外面等着。”
       陆岑音闻言,神情顿时紧张万分。
       她腾地一下,从沙发上起身,快速走到了门边,透过猫眼往外看。
       看了之后,她拍了拍胸脯:“吓死我了,原来是王叔……”
       随后。
       陆岑音打开了门。
       她不担心王叔知道我们的关系,也根本不需要向他解释。
       王叔进来之后,先瞅了瞅我。
       他的表情非常复杂,
       一种养大了的女儿被猪给拱了的神情,带着无限幽怨和懊恼。
       可王叔毕竟只是一位护宝红花棍郎,不好说什么。
       他眉头微皱,对陆岑音说道:“大小姐,今天是和黄少爷见面的日子……”
       陆岑音闻言,神情显得很烦躁:“知道了。”
       讲完之后。
       陆岑音去了卫生间,好像在化妆。
       我本来想离开。
       但王叔目光无比冷峻:“你还待在这里干什么?”
       尽管在点地炮之时,大家是生死搭档。
       但当事情彻底了结之后,他对我的态度又恢复到了从前。
       甚至,因为我睡在陆岑音家里之事,显得更加恶劣。
       他讲句话,倒让我不想走了。
       我回道:“昨晚你家大小姐请我来,走还是留,应该她对我说。”
       王叔闻言,顿时脸色铁青:“你……”
       陆岑音化妆的速度非常快,只是简单地瞄了一下眉,涂了点唇红。
       主要还是她天生丽质。
       化妆这事儿。
       对她来讲,无非换另一种美的状态而已。
       陆岑音对我说道:“走吧,我送你回去。”
       我回道:“不用。”
       陆岑音闻言,也没客气。
       出了门之后,王叔去开车。
       我耳朵比较尖,听到他们的对话。
       “大小姐,我有一句话,你即便是生气我也要说。现在是你和二小姐竞争的最关键时刻,能不能成功,黄少爷手里的那样东西很重要。你也知道,黄少爷一直对你……但你昨晚却跟姓苏那小子……这事要是让黄少爷或者二小姐知道,可不得了。”
       “王叔,你要是不说出去,还有谁会知道?而且,我们昨晚什么都没做!”
       “但黄少爷今天主动约你出来……”
       “你别老提那个王八蛋!我想到就烦,昨晚喝那么多酒,就是想到今天要见这王八蛋,很恶心!”
       “……”
       “还有,请你以后记得叫他的名字,苏尘。”
       “是。”
       我揉了揉脸。
       之前的猜测并没有错。
       陆岑音讨醉确有心事。
       她对人一向礼貌。
       能让陆岑音口中说出“王八蛋”、“恶心”这样的话,看来那位“黄少爷”确实挺不是东西。从王叔的意思看来,似乎陆家大小花旦争夺的四样宝物当中,有一样还在这位黄少爷手里?
       尽管我心里很希望陆岑音能够当上陆家掌门人。
       但这不是我想管的事。
       我出门之后,步行了一段距离,吃了点小笼包垫巴肚子。
       在摊市转了一圈,倒花一千块钱捡到一个小漏。
       光绪年间的机械老怀表。
       表是外国人发明的。
       真正进入国内时间为万历二十八年,由西方传教士利玛窦传入。
       后来到了康乾盛世,钟表在贵族士大夫里面流行起来,曾风靡一时。
       现在故宫里面还有专门钟表馆,大部分都是那时期的藏品,漂亮的不行。
       这个老怀表外形不错,已经不能跑了。
       但机械师调一调,应该还能走。
       让给爱藏表的人,赚几万块没什么问题。
       在摊市之时,依然碰到了那位卖给我佛像金钱的油腻胖子。
       油腻胖子对我印象深刻。
       他瞅见我之后,笑嘻嘻地招手:“小伙,你爷爷还要不要过生日?过完公历,还可以过农历嘛!摊子上的东西随便挑,这次可以便宜点。但你可千万留神,再砸坏了东西,我不会让你走了,哈哈哈。”
       我蹲了下来,对他说道:“我爷爷已经死了。”
       油腻胖子闻言,瞪大了眼睛:“不能吧!老爷子才刚过生日不久啊!”
       我回道:“本来不能。但生日那天他看到四仙子祝寿碎瓷瓶后,活活给气死了。我爷爷临死前还说了,他要来找你算账。”
       油腻胖子肥脸吓得猛地一哆嗦,骂我是神经病。
       我懒得理这个棒槌,往回走。
       在走到街心公园的时候。
       前面一辆车停在路边。
       车引擎盖上坐了位太妹一样的女人。
       她闭着双眼,摇头晃脑的,一脸享受的样子,耳朵里塞着耳塞,似乎正在听音乐。
       我走了过去,问道:“等我?”
       女人笑了,摘下了耳塞,上下瞅了瞅我。
       “真看不出来啊!”
       她是陆小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duliugu.com。

乌瞄准俄3000亿美元钱袋子,美国“黄雀在后”?。
“羊了个羊”爆火,有望吸引数亿融资?版号空缺或影响资方投资意愿。
预制菜有什么魔力?家电企业纷纷“冲进”预制菜装备市场。
警惕!韩国已完成有关“萨德”的这件事。
/寻觅你我/祢阡/六指农女/燕小陌/和死对头的儿子气运共享后/草莓味的月光。
/我在火影当忍者/白色乌鱼/三国之我是周瑜/南派书荒/大佬消停点儿/残然。
/万世帝仙/星宇翔龙/有空下次见/作家NYnAp0/她的不懂我来教/妤安一生。
毛秀敏老师用生动形象的生涯故事、活泼互动的游戏体验、深入浅出的生涯理论让同学们感受到了在高中时期掌舵自己的学涯、生涯的重要性,认识到生涯规划必须知己知彼,了解自己的职业兴趣、个性特征和能力,掌握职业世界的现状和未来需求,并根据职业世界的未来需求来调整自己发展自己。
班主任工作常规研讨活动是天下藏局班主任培训的一项特色活动,活动对象主要是高一、高二年级的班主任,每个年级根据班主任人数分成三个或四个小组,每组由一名年级部工作组成员担任组长,每月每个小组组织两次研讨活动,并且要求每次教研提前一周提交研讨主题和计划,班主任们根据计划内容提前思考准备,在整个研讨过程中,班主任们明确管理工作重点、分享问题解决策略、学习育人先进理念。
天下藏局,课题负责人倪普老师宣读了开题报告。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