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履行赌约-小九徒

<output class="dzryk"></output>

bobvip20 > 天下藏局 > 第五十一章 履行赌约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十一章 履行赌约

        陆岑音几人进入了包厢之后。
       小静把菜也端上来了。
       热气腾腾的家常小炒。
       反正今天陆岑音请客。
       我也没跟她客气,直接上了饭店里最好的酒菜。
       大家先尝了几口菜,对许清的厨艺赞不绝口。
       陆岑音吃菜样子很优雅,一手拿筷子,一手放在下巴斜下方的位置。
       她下了几筷子之后,赞许地点了点头:“确实不错,纯正魔都老本帮菜的口感。”
       肖胖子闻言,说道:“能得到陆大小姐的夸奖,确实不容易啊。”
       陆岑音回道:“实事求是。”
       她放下筷子,端起了酒杯,笑着盈盈地对大家说道:“岑音今天感谢大家的帮助,这杯酒我先喝了!”
       说完,她一饮而尽。
       我一直不怎么喝酒,浅尝辄止地表示了一下。
       但肖胖子、卞五、王叔都是豪爽的江湖中人,纷纷拿起来干了。
       陆岑音又倒满一杯,对我说道:“苏岑,我先敬你一杯!”
       又干了。
       这一举动。
       不仅我们有点发愣,王叔见状,也有点发愣。
       “你们干嘛都看着我?我今天高兴呀,你们快喝酒呀。”陆岑音笑着说道。
       话音刚落不久。
       陆岑音又端起了杯子:“肖岚,第二杯敬你!”
       再次一口干。
       “卞五兄弟,你今天是大功臣,我敬你!”
       王叔说道:“大小姐,你不能这样喝。”
       陆岑音闻言,抬手制止了王叔,回道:“等我先敬完。”
       尔后。
       她又把杯中酒给喝了。
       肖胖子见陆岑音豪爽喝酒的样子,来了兴致:“陆大小姐爽快!哥们佩服,这杯我回敬你!”
       陆岑音笑道:“今天来者不拒,为我们点地炮成功,不醉不归。”
       “大小姐,你不能喝太多酒,我来替你……”王叔在旁边大急道。
       肖胖子一听,回怼王叔:“天下没这个道理,喝酒和上床一样,哪儿有替的说法?!”
       王叔闻言,显得非常生气,转头恼道:“有种等下我们来单挑,看谁先喝趴下!”
       肖胖子哈哈大笑起来:“带劲!我就喜欢这么豪爽的隔壁老王!”
       肖胖子话语、音调均带不敬。
       王叔顿时有些怒了,腾地一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陆岑音却将王叔拉下,回道:“肖岚说得没错,喝酒可不能替。”
       樱唇微张,又一口给喝了。
       虽然是一两左右的杯子,但陆岑音已经喝到第五杯了,明显力有不逮,秀眉微蹙,手捂住嘴巴,脸色有些难看。
       她情绪很不对劲。
       陆家大小姐向来杀伐果断,今天如此讨醉,应该有重大的压力,压在她的肩上。
       估计百分之九十为家族之事。
       卞五端了杯子,也想回敬陆岑音。
       我瞅了他一眼。
       卞五见状,秒懂,立马将杯子转换了方向:“肖兄弟,咱们来走一个。”
       王叔冷声对我们说道:“各位慢喝,我先送大小姐回去。”
       说完,王叔起身想扶陆岑音走。
       陆岑音回绝道:“苏岑送我!”
       王叔张嘴想说什么,但硬没说出口。
       陆岑音补充道:“王叔,你陪大家喝高兴,一定记得把账给结了。”
       讲完这句话,陆岑音起身,拿了旁边的包,身躯有些摇晃地出了门。
       我只得出去送她。
       往前走了一段路。
       我问道:“有心事?”
       陆岑音闻言,摇了摇头,笑着问道:“我是陆家大小姐,怎么会有心事?”
       我没吭声,继续陪着她走。
       凌晨的夜。
       非常安静。
       晚风轻拂。
       陆岑音秀发微飘,俏脸酡红,酒香与体香交织,沁入鼻腔。
       美人带愁。
       永远让人怜惜。
       前面突然来了一位披头散发、浑身脏兮兮的醉酒流浪汉。
       走到我们面前,他向陆岑音伸出了手掌。
       陆岑音从包里掏出钱,给了他两百块。
       流浪汉手里拿着钱,对着路灯照了一照,嘿嘿直笑:“真小气,两块钱也给我,打发叫花子呢……”
       “再来一点。”
       流浪汉笑嘻嘻,伸出脏兮兮的手。
       陆岑音好像包里没零钱了。
       我给了流浪汉一枚硬币。
       流浪汉拿着硬币,放嘴里咬了一咬,神情欣喜若狂:“这下要发了,买酒去,哈哈哈!”
       其实,这个时候给他一块石头,他可能都说要发了。
       往前再走了五六十米。
       “苏尘,我们来打一个赌吧?”陆岑音突然开口说道。
       我问道:“赌什么?”
       陆岑音身躯稍微有些摇晃,手指着路灯,秀眉微挑,带着醉意说:“你不是一直想让我陪你一晚上吗?诺……你看到头上这个路灯了没有,如果它会爆炸,我今晚就陪你一晚,哈哈哈。”
       我回道:“有意思吗?”
       陆岑音说道:“有啊!你是不是不敢赌,怕输呢?”
       她醉了。
       我不想跟她一般见识。
       我回道:“我敢赌,但我赢不了。”
       陆岑音闻言,格格直笑:“你也有输的时候……”
       话音未落。
       只听“嘭”一声响。
       头顶上路灯突然爆炸了。
       滚烫玻璃渣子,四溅而散。
       陆岑音顿时吓得娇容失色,尖叫一声,差点摔倒在地。
       我赶紧拉住了她。
       地上“叮铃”一声,掉落下一枚硬币。
       回头一看。
       刚才那位讨钱的酒疯子,正对着我们背影破口大骂:“傻逼!黑心肝的,拿一块破石头骗我是钱,看我不砸死你!”
       我:“……”
       不是疯子手法多厉害。
       这种高温的玻璃路灯,有时被速度快一点的蜻蜓撞到,都会突然爆炸。
       酒疯子完全是凑巧。
       他瞅见我回头,害怕了,撒丫子跑了。
       陆岑音已经彻底懵了,傻在原地,樱唇微张,说不出话来。
       我说道:“不关我事。”
       见她仍没任何反应。
       我掏出了手机,对她说道:“你醉了,我现在叫王叔过来,送你回家。”
       正准备拨电话。
       陆岑音却一把抢过了我的手机,一副愿赌服输的模样,胸脯上挺,羞恼道:“你什么意思?你赢了我,又不履行赌约,你是不是在故意羞辱我?!”
       “我身材不够好,长得不漂亮吗,还是你就喜欢许清那样的?!”
       她讲到许清。
       我有些生气,接过手机,冷声说道:“你喝醉了!”
       尔后。
       我转身就走。
       饭店离这儿顶多只有五六百米远。
       我不想再陪她走,打算回饭店,让王叔送她回去。
       可陆岑音竟然在后面声带哭腔。
       “胆小鬼!”
       “你没什么本事!”
       “之前那些事,全是撞大运!”
       “忘记王叔在赌串摊对你说的那句话了吗?”
       王叔那句话是“吃到了新鲜屎的蠢狗”。
       陆岑音今天强烈刺激我的理由,我并不知道。
       但即便是在这种状态之下,她还保留了最起码分寸和底线,嘴里并没有将那句话给说出来,只是问我有没有忘记。
       这其实是非常中性的一句表达。
       饶是如此。
       我已经恼怒了。
       我立马回身,走了过去,猛地抱起了她。
       陆岑音顿时一声娇呼。
       我说道:“履行赌约是吧?来!”
       此时刚好一辆出租车路过。
       我招手让车停下。
       上车之后,司机见我怀中抱着一位绝世大美女,脸上带着戏谑而羡慕的神情。
       “帅哥、美女,去哪个酒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duliugu.com。

龙虎榜|双汇发展今日收跌056,现206亿元溢价大宗交易,成交价2477元股。
巴西媒体:中国正加快构建新发展格局。
/黑篮纠缠/张扬只许一世/快穿我不想当首富/白箩染/春风笑/卡萨布兰卡。
/无名之辈:巨石之下/宝且/让死对头臣服的最佳方法/道友搞基否/暮世幻辰/带猪向西。
/神经病女主不好惹/年华似锦/亦为了活着/小胡子大书记/伏天降妖录/唐酥糕。
/重生之财富美利坚/塞弗罗萨天下藏局论坛提供了心理学科眺望的窗口,全方位的从理论、实践、方法指导等方面对高中生发展指导进行深入探讨交流,共享教育经验,共促教育成长。
老师们的话,要听;老师们的事,要做。
整个分享过程中,两位老师不仅是在读教育之书,更是在悟教育之法。
8月30日,宁波市李惠利中学本部校区大剧院内喜气洋洋,下午1:00,随着庄严的国歌声响起,天下藏局2018年秋季开学典礼正式拉开帷幕,政教处主任华东海主持。
天下藏局同样为芝加哥的朋友带来了独具中国特色的节目:古筝、琵琶、二胡、竹笛这些中国民族乐器与芝加哥形成了不同的音乐风格。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