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金陵码头-小九徒

<output class="dzryk"></output>

bobvip20 > 天下藏局 > 第四十七章 金陵码头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十七章 金陵码头

        这是旧江湖点地炮夺宝前的起誓仪式。
       简朴的话语是向天宣告,不管之前大家有何间隙,一旦商定夺宝,必须抛弃一切,生死以赴。
       红花踢馆,属于古董商之间玩的游戏。
       但点地炮夺宝,自古至今,向来是脑袋别裤裆里的活计。
       两种方式的区别,一种属于约定赌博,一种属于拎刀抢劫。
       性质差之千里。
       《水浒传》里吴用等人夺了生辰纲之后,也因官府追查,怕掉脑袋,最终去梁山落草。
       几位原本毫无牵连之人,因为驭王剑,拴成了一条绳子上的蚂蚱。
       我们出了门。
       卞五提前与我们告别。
       他往前走了几米,在一个路灯下,微眨眼的工夫,就已经不见了踪影。
       不知道这货怎么做到的。
       陆岑音瞅着卞五消逝的背影,神情有些发愣。
       我问:“不信他?”
       陆岑音摇了摇头:“信。”
       我又问:“为什么?”
       陆岑音看了看我,回道:“因为我信你。”
       我突然觉得。
       陆岑音除了性感漂亮,还拥有女人罕见的大将风度。
       临走之前。
       我特意向王叔交待:“在必要时,你可以搞伤坂田身边的接应人,但不到万不得已,尽量不要动马萍的人。”
       王叔冷哼一声,回道:“马萍算什么?要搅局老子一样揍她!”
       陆岑音闻言,秀眉微蹙:“王叔!”
       我本来已经转身走了,但听到王叔讲这话,回过头来,冷冷地说道:“马萍算不算什么,我不知道。但我现在告诉你,马萍是我朋友!”
       尔后。
       我和肖胖子转身离开。
       在路上,肖胖子非常不服气,说道:“这个死刀疤脸,整天搞得我们玩了他婆娘一样,牛逼哄哄的。改天我跟他搞一架,省得他老对你不客气!”
       我回道:“正常。打陆岑音穿开裆裤开始,王天放的职责就是保护她,主仆关系之外,还多了一份亲情。我天天调戏陆大小姐,他不会对我好脸色。再说,你要跟他干仗,真不一定能搞定他。”
       肖胖子闻言,脸上肥肉抖动了两下:“苏子,你咋这样看不起我呢?!哥们好歹比他年轻,扛身体都要扛死他。”
       我说道:“强中自有强中手。前几天见到一个人,估计我不是他对手。”
       肖胖子顿时瞪大了眼睛:“不能吧?!”
       我点了点头,将崔先生的事跟他讲了。
       肖胖子听完,非常惊叹:“牛逼了!练枪能练出明显一只眼睛大小的人,在部队都是神枪手一般的存在,改天一定要去会一会他。”
       继续走了一段路,肖胖子突然转头问道:“那什么……苏子,你对陆家大小姐是不是调戏出感情了?我可告诉你啊,咱是混底层的,她是混上流社会的,与我们路子不对付。”
       我想了一想,回道:“硬说感情还谈不上,但调戏她上瘾,控制不住。”
       肖胖子听了,嘴角直抽抽:“渣男!上了许姐又想上陆岑音,吃着碗里看锅里!”
       我恼道:“滚一边去!”
       肖胖子撒丫子跑了。
       他在金陵筒子楼有家,回家住。
       等我回去的时候。
       院子门、一楼门虚掩着。
       楼梯、走廊还开了灯。
       许清特意给我留的。
       其实她有点胆小,敢这样留门,算是鼓足了很大的勇气。
       我已经尽量轻声了,但路过许请房门口之时,她还是醒了。
       许请揉着眼睛,睡眼惺忪,问道:“你回来了?”
       我回道:“嗯。”
       许清问道:“要不要给你做一点宵夜?”
       我回道:“不用了。”
       许清手捂嘴巴,打着哈欠:“那姐先睡了噢,今天在店里忙活一天,特别累。”
       她重新回房间躺下,不一会儿就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
       留门。
       做宵夜。
       多么陌生的词汇。
       ……
       夜八点半。
       金陵码头。
       一艘邮轮正停靠在远处。
       金陵码头比较老旧。
       主站口正在改造,在河边临时留一道闸口,供游客进出,左右两边都是开放式的河滩地。
       这给我们点地炮提供了最大方便。
       两千年左右,虽然还没有高铁,但大家出行普遍还是选择火车、飞机。
       上邮轮的人少,以不喜欢拥挤中老年人和一些观光客为主。
       当然。
       坂田会选择坐邮轮,肯定有他的考虑。
       相对来讲,邮轮安检会松一些。
       我和陆岑音两人坐在码头上一个高架桥上。
       夜色很暗。
       但码头闸口处有昏黄的灯。
       我们能清楚看到下面的情况。
       但下面并不能看到我们。
       人很少,三三两两的人正在聚拢聊天,一片宁静祥和。
       我还给陆岑音带了一袋爆米花。
       微风扶起陆岑音的秀发,淡淡香味袭来。
       她身上的香味非常特别。
       不是香水味。
       好像是天然洗发植物那种清香。
       非常舒适。
       令人着迷。
       陆岑音坐在高架桥上,修长的双腿悬空垂下,微微地晃动,手中拿着爆米花,转头问我:“真看戏啊?”
       我抽着烟,回道:“嗯。”
       陆岑音闻言,笑了:“我曾设想过很多场面,全是暴风骤雨。但没想到今天会是这副场景,舒适的让人有些恐慌。”
       我说道:“守宝人永远比夺宝人恐慌,你不应该有这种情绪。”
       陆岑音说道:“苏尘,我问你一个问题。”
       我回道:“你说。”
       陆岑音若黑曜石般的眸子,在夜色中闪着光芒:“你不是金陵人,身份太迷离了。我其实很想知道,你从哪里来、跟谁学得艺、来这儿干是什么、以后要去哪里……”
       我打断道:“你这是十万个为什么。”
       陆岑音吃着爆米花:“那行,我不问了!我们现在算朋友吗?”
       我回道:“现在算,以后不一定。”
       陆岑音闻言,俏脸疑惑:“为什么?”
       我回道:“有可能你真会成为我老板。”
       陆岑音好像立马反应过来,连耳朵根都红了,不再理我,银牙狠狠地咬了两下爆米花。
       这次确实是她多想了。
       我并没有其它意思,仅仅一个假设。
       八点四十。
       五辆轿车,将一辆大越野车夹在中间,驶向了码头。
       车停下来之后。
       轿车上下来二十来个穿中山装的保镖,分两排,站在了越野车两侧。
       越野车下来了两个人。
       一位是马萍。
       一位是坂田。
       马萍与坂田握了一下手。
       坂田则向马萍鞠了一躬。
       在闸道口,突然涌出十来位身穿西装的人。
       他们在一位光头的带领下,立马向坂田迎了上去。
       从步履的姿态来看,他们应该练过柔道。
       坂田手中提着那个密码箱,被这群西装男夹在了中间,向闸道口走去。
       可能要马上要登船了,坂田还挺有礼貌,回头向马萍挥手致意。
       马萍脸带不屑,假装抽烟没看见。
       见此情形,陆岑音呼吸明显加重,从高架桥上站了起来。
       我依然坐着。
       手中拿着一支高功率激光笔。
       激光笔上面的红光点。
       此刻。
       准确无误地射在了坂田的人中部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duliugu.com。

女司机没喝酒却“吹”出酒驾,为啥?。
百亿元“灰飞烟灭”?柔宇科技回应:存在严重夸大和误导成分目前公司运营正常有序。
女研究生南依休学待产引发热议,当事人回应:会对自己的选择负责。
邻居以为他做起二手车买卖,不料推来推去的电动车都是他偷的。
/嫁入豪门有点懵/瓜子猫/此盗人间/何不正alone/迁尘/空无忌。
/再会/余鱼愚/我居然成为了我小说的主角/苗疆最后一位仙人/神医从游戏开始/等水的雨。
/做警察的凶手/世纪末的啊宅/我真的很弱/方玉/金牌狗仔太惊喜/芜深。
安全是学校开展教育教学工作的前提和基石,安全就是生命,没有生命就没有一切。
受到与会专家的认可,引起参会团干的共鸣,受到了团中央学校部领导的赞许。
这项举措实现了老师对学生在家读书情况的监控。
天下藏局,刘校长也对2021年进行了工作思考,他指出作为疫情防控关键之年、世界格局变局之年、建党100周年、十四五开局之年,2021年我们将面临更多的机遇和挑战。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