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交叉勾芡-小九徒

<output class="dzryk"></output>

bobvip20 > 天下藏局 > 第四十三章 交叉勾芡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十三章 交叉勾芡

        一听到这话。
       我顿时沉脸了:“你跟踪我?”
       陆岑音回道:“你的本事,我跟踪不了你,但我自然有渠道会知道。”
       我想了一下。
       迄今为止。
       除了瘦猴卞五,好像还真的没人跟踪我成功过。
       那天去马萍处。
       卞五、崔先生……
       难道其中有她的人?
       好像都不大可能。
       我冷声问道:“你派了下眼子在马萍那里?”
       陆岑音闻言,俏脸有些紧张,低声道:“你小点声!马萍不属于真正古董界的人,她势力庞大,什么生意都敢做,杀人不眨眼,人称‘金陵马三娘’。她还根本不讲规矩,要惹毛了她,死无全尸,你最好少跟她接触!”
       我寻思前面几句倒是真的。
       但马萍不见得会不讲规矩。
       至少。
       在我判断出两尊瓷器是假的之后,马萍信守承诺,把那两个包袱军给放了。
       我说道:“你既然知道马萍不好惹,还敢派人去?”
       陆岑音没有正面回答,反而问了我一个问题:“小欣已经查出来砸阴席的人是你,加上你在窜货场对四方斋所展现赶尽杀绝的手段,她现在双目泣血,恨不得马上除掉你。但这几天却一直风平浪静,裴哥也不敢来找你,你知道为什么吧?”
       我回道:“因为你?”
       陆岑音说道:“我只是其中之一。在小欣的眼中,你身份太扑朔迷离了。你与公家、苏老、马萍、我,到底是什么关系,她现在根本摸不准,所以小欣一直按兵不动。”
       水已经彻底浑了。
       这是我想要的。
       配合公家砸阴席、窜货场给苏老台阶下、将鎏金娃娃让予陆岑音、与马萍交往。
       无论哪一项。
       都能让四方斋投鼠忌器。
       马萍?!
       我脑子突然一闪:“陆小欣也派了下眼子在马萍那里?”
       陆岑音樱唇抿了一口茶,美眸清冷,回道:“对!”
       我顿时心中哑然。
       “你们又在盯宝,这宝物是你们父亲病床上想见到的四样宝物之一。”
       陆岑音闻言,神情显得非常急切。
       “你去了马萍那里,一定见到了,对吗?!”
       这小妞脑瓜子非常聪明。
       我要是顺着她的话,肯定把什么老底都给掏出来了。
       我回道:“你别老想来套我。你今天既然找了我,干脆就实诚一点,打开天窗说亮话。”
       陆岑音闻言,咬了咬嘴唇,说道:“好!那是一把驭王剑,确实是我父亲想要的四样宝物之一。驭王剑历经辗转流离,到了一位上层人物的手中。因此人身份原因,他捂了好久,一直不敢出手。但没想到,前段时间,他竟然将剑卖给了坂田。”
       “坂田拿到了驭王剑之后,欣喜若狂。他要带剑回国,一要确认驭王剑的真伪,二要保证驭王剑运走时的安全。于是,卖剑之人找到徐老来‘掀红盖头’,找到马萍来护宝。”
       “而无论是徐老和马萍,他们对卖剑之人的要求,都有着无法抗拒的理由。不知道你明白我意思没有?”
       我再不明白就是傻子。
       这位卖剑人。
       身份地位完全凌驾于徐老、马萍之上。
       人在江湖。
       身不由己。
       难怪徐老会借故去京都开会。
       也难怪马萍显得对坂田那么烦躁。
       按照文物法,文物是不能私自出卖给外国人。
       驭王剑可是金陵标志性的文物。
       若流失。
       无疑是一项重大国宝损失。
       从徐老、马萍态度来看,他们均很反感此事。
       我问道:“你们想夺下来?”
       陆岑音非常坦率,点头回道:“小欣怎么想的,我不知道。但对我来说,驭王剑是金陵重宝,即便不是父亲想要,我一定不能让它离开金陵,否则这是金陵古董圈的奇耻大辱!”
       我对陆岑音认识又多了一层。
       半晌之后。
       我问道:“那你知道坂田什么时候走吗?”
       陆岑音回道:“礼拜三晚上九点,金陵码头。”
       我脑海中突然想起了那天马萍跟坂田说的那句话。
       “礼拜三晚上九点,我带人送你上金陵码头,上面交给我的任务就完成了。你到了码头之后,一切事情,与我无关。”
       按道理,这事本来应该很机密。
       但马萍当时却特意加了重音,好像生怕我不知道。
       我再问道:“你实话告诉我,坂田离开的消息,谁透露给你的?”
       陆岑音闻言,倒了一点茶水在桌子上,手指写了一个字。
       “徐”。
       我心中顿时一惊,指了指桌上的字,问道:“他知道陆家打算干这一票?”
       陆岑音点了点头。
       我恍然大悟。
       这个老狐狸!
       玩一剑双雕!
       一来,徐老文人清高,他不肯过去为坂田鉴宝,特意做顺水人情,让我去展示手段,并借机让我结识马萍。二来,他不想让驭王剑流失海外,故意将坂田离开的准确时间透露给了陆家。
       而马萍。
       这位号称“金陵马三娘”的人。
       她在密室讲得那句重话,是不是故意表明,她只管送坂田到码头,到了码头之后一切不管?莫非她希望借我之口,告诉外面金陵古董圈想夺宝之人,只要不让她为难,她也不会让夺宝人为难?
       如果是这样。
       马三娘挺仗义!
       交叉勾芡的局面。
       我问道:“那你在担心什么?”
       陆小欣回道:“担心马萍!即使我和小欣加起来,都没有硬碰硬对抗她的实力,更不用说现在我们各自为战。你的本事,可以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我需要你帮我!”
       我不置可否:“你下眼子肯定看到我和马萍称兄道弟,不担心我已入伙马萍?”
       陆小欣闻言,神情顿时一愣,斩钉截铁地回道:“不可能!”
       我问道:“为什么?”
       陆小欣白了我一眼:“就你那臭脾气,连我都……”
       说到这里,陆小欣咬着嘴唇不吭声了。
       我笑道:“告诉你一件事吧,马萍并不是你想的那样。她的任务是将坂田送到金陵码头,之后发生什么,她不会再管。你最佳动手时间,应该是坂田到了金陵码头之后。”
       陆小欣惊道:“准确吗?”
       我点了点头。
       陆小欣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神情有些激动,喃喃地说道:“这消息实在太重要了……”
       尔后。
       她又重新坐下来,美眸充斥热忱:“苏尘,我现在力量很薄弱,需要你帮我!无论多少价钱,你随便提,只要我出得起。”
       我没吭声。
       陆岑音见状,似乎想到了什么,俏脸顿时变得愠恼:“难道你还想我陪你睡一觉?!”
       我瞅着她气得有点微颤的胸脯,实话实说:“嗯。”
       陆岑音一听,气得不行,鄙夷地说道:“我不要你帮!”
       她拎起了包,转身就走。
       我抓住她的手,淡淡地说道:“你听我说完。”
       陆岑音用劲想甩开我的手,大声呵斥道:“你放开我……有什么好说的。”
       我回道:“这次不要你钱,也不要你陪我,我帮你。”
       陆岑音闻言,停止了挣扎,美眸瞪得老大:“为什么?”
       我将桌上的茶一口喝完,茶杯重重地放下,冷声说道:“因为我看小鬼子不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duliugu.com。

救人后默默离开!跳入五龙潭救男童的好汉,你在哪?。
上海高新技术企业突破2万家,十年增长36倍,双创载体孵化服务企业近3万家。
惠云钛业:拟63亿元投建年产10万吨新能源材料磷酸铁项目。
台南一交警被曝上班时间看《火影忍者》,当地警方:记过一次并调职。
/谁拉满了我的特效值/极品豆芽/剑凌万界/行笔惊鸿/娱乐圈炮灰的逆袭/闻人子时。
/将军家的富婆妻/潇潇风雨下/谁的青春不留痘/秦泩/一剑仙道行/怪盗大魔王。
/穿越之青云路/夏日胡歌/老牛吃嫩草/神殿祭司/重生六零好生活/牛奶花卷。
/王者荣耀:我演成了世界冠军/书画赋河山/我老婆是书香闺秀/可乐中毒余潇枫教授兼任中国人民外交学会第八届理事、中共中央外联部当代世界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中国高校国际政治研究会常务理事、上海市公共安全专家委员会委员、内蒙古自治区突发事件应对专家委员会委员、内蒙古大学客座教授,是塔里木大学首位?昆仑学者?。
会议天下藏局研讨了教研组教学高质量发展策略,分别就如何完善学科集体备课制度、建设好学科团队、PAD教学如何促进本学科教学质量的提升、如何落实优等生和学困生的教学培养等内容进行了讨论。
那么,沉迷网络的孩子,有哪些共性呢?刘老师指出了以下几点:和父母互动少,从小有电子保姆为伴,缺少朋友,父母手里不离开手机,没有真正的爱好。
春天的校园,鲜花绽放着笑脸,鸟儿欢快地歌唱。
同学们仔细地了解了部分地记载着南京大屠杀的主要遗址、史实,深深地感受到历史对心灵的冲击,许久也无法平复。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