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言而无信-小九徒

<output class="dzryk"></output>

bobvip20 > 天下藏局 > 第四十二章 言而无信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十二章 言而无信

        瘦猴闻言,露出满脸吃了屎的表情,说道:“咳咳……偷东西而已啦,哪儿那么多狗屁原因。大家都是江湖中人,今天没啥好说的!老规矩,你来吧!”
       江湖八门。
       如此讲规矩的盗门中人不多了。
       以前老盗门中人,盗术不精被抓,如果人家不放过,剁手斩脚挖眼,绝不认怂不求饶不招供。若能做到这几点,哪怕是残了废了,同伴会认为这是一条血汉子,一直养他到死。
       看来。
       瘦猴仅仅是偷东西。
       我回道:“你走吧,今后别再来烦我就行。”
       瘦猴闻言,顿时瞪大了眼睛:“不是……兄弟,你这样直接把我给整不会了!合着你是在羞辱我呗?”
       我被他这句话给逗乐了。
       让他走,这货竟然觉得我在羞辱他。
       我说道:“没那意思。你身手一流、气概很好,我也没什么损失,跟你耗着没意思。”
       说完,我将老虎爪还给了他。
       瘦猴接过了老虎爪,整个人愣在原地。
       我转身往回走。
       瘦猴却说道:“等一下!”
       我回过头,看着他。
       瘦猴向我竖起了大拇指:“够意思!我叫卞五,江湖人称‘钻地猴’,高攀交个朋友。今天你敬我一尺,日后我还你一丈!但凡兄弟要用得上卞五,你说话,不差事!”
       我倒真想结识一些盗门的朋友。
       卞五是一条讲规矩血汉子。
       我回道:“苏尘。咱互相留个手机号吧。”
       一摸身上,发现放外套的手机已经不见了。
       卞五见状,挠了挠头,尴尬地说道:“不好意思,干习惯了。”
       说完,他直接从兜里掏出了我的手机、钱包、钥匙。
       除了我手里一直在捏着的那枚假袁大头,身上其它有用的东西,竟然在刚才短短打斗过程中,全被卞五给薅光了。
       我无语到了极致。
       卞五并非盗术不精。
       而是他几次很不凑巧,碰到了我这个鼻子极灵,能闻着味,又非常敏感的人。
       我接过那些东西,与他互留了手机号。
       卞五说道:“苏兄弟,你是哥们出道以来第一次失误,佩服!”
       我回道:“我运气好而已,你也是第一个跟踪了我一天,我却没有任何反应的人。”
       卞五闻言,哈哈大笑:“彼此彼此!我之所以今晚再次来,全因为白天折翅之后,觉得很没面子,钱不钱无所谓,主要是心里不服,想再闯一次英雄关。”
       我回道:“那枚袁大头是假的,但我不能给你。你要是喜欢,改天我送你几枚真的。”
       卞五爽快地回道:“好!改天我们一起喝酒!我已经欠了你两次大人情,还是那句话,有事你说话!”
       尔后。
       卞五冲我一抱拳,转身消失在夜色之中。
       我回到房子。
       发现许清身上披了一件外套,站在门口,双手反复捋着胳膊,正焦急万分地等我。
       许清说道:“你再不回来,我都要报警了!”
       我问道:“你不信我本事啊?”
       许清闻言,白我一眼:“信啊,但你本事再大也对付不了鬼啊。”
       我说道:“许姐,那不是鬼,是一个小偷,被我给赶跑了。”
       许清非常诧异,喃喃地说道:“小偷?不可能啊,小偷怎么能钻进那么小的窗子……”
       我没再说话,直接回了房间。
       一会儿之后,许清上来了。
       她站在我房间门口,一副想进来又不敢进来的样子。
       我问道:“咋了?”
       许清说道:“小弟,我真的有点害怕,不敢一个人睡。今晚……我睡你房间行不?姐可以向你保证,绝不调戏你!”
       她神情非常认真,都快要举手发誓了。
       看来她是真的害怕了。
       我回道:“行吧。”
       许清闻言,开心坏了。
       她立马将门给关了,站在屋子里,对我呵呵傻笑。
       我被她笑得有点发毛,指着床说:“你今晚睡床,我睡凳子。”
       许清问道:“凳子怎么睡?”
       我将几张凳子给拼了起来,拿了个枕头,仰靠在了凳子上。
       别说凳子了。
       以前九儿姐为了练我胆子,还让我睡棺材,里面有一具刚下葬不久的尸体。
       许清见状,非常无语:“你真是个胆小鬼!”
       说完,她关了灯,钻进了被窝。
       我不是胆小鬼。
       许清那风姿绰约的身材,无比魅惑的长相。
       如果我跟她睡在一个被窝,不出点啥事,我简直禽兽不如。
       不过。
       房间有一个女人在睡,空气闻起来香香甜甜的,确实比较舒服。
       十几分钟之后,许清从被窝里抬起头,看了看我,柔媚地问道:“小弟,你睡了吗?”
       我没吭声。
       她又重新睡了回去,但在被窝里面辗转反侧,似乎睡不着。
       又过了十几分钟。
       许清开始说话不算话了。
       我手机屏幕亮了一下。
       许清发来信息:“你别装睡了,不想跟我说话,我们发信息聊会儿天呀。”
       我回道:“聊什么?”
       “随便哦,我就是睡不着,侬晓得吧?”
       “知道。”
       “你知道个啥?”
       “那你说。”
       “我真说了?”
       “嗯。”
       “姐……想要了。”
       我一见信息,血腾地一下往上涌,呼吸顿时急促起来。
       在那么一刹那。
       我非常想翻身上床。
       但我内心始终有一个念头。
       不应该和许清发生男女之间的关系。
       尽管许清一直在主动,但如果我应了,我总觉得自己是在欺负她。
       一个强者。
       欺负一位无比信赖、倾心依附你的弱者。
       这个念头非常荒谬。
       但它却一直根植在我心里,挥之不去。
       我回道:“你言而无信。”
       许清见到信息,气得用脚微跺了一下床,回信息:“删信息吧,胆小鬼!”
       一夜无事。
       第二天一大早。
       楼下大门突然传来“砰砰砰”声音。
       我和许清都被吵醒。
       许清睡眼惺忪:“谁呀?”
       我摇了摇头,起床掀开了窗帘。
       昨晚回来的时候,我忘记关院门了。
       陆岑音在院子里,边上停着那辆红色轿跑。
       她朝着我房间的窗户望来。
       要命的是。
       许清这个马大哈,她此刻也凑了过来,站在我身边,与我一起往下看。
       陆岑音看到我们两人都穿着睡衣,睡眼惺忪在同一个房间,她脸竟然立马泛红,转过身去,假装没有看到。
       我很无奈。
       只得去卫生间简单地洗漱了一下,换了身衣服,下了楼。
       来到了陆岑音边上,她神情显得很不爽,说道:“你好像乐不思蜀啊!”
       我回道:“我说自己什么也没干,你信吗?”
       陆岑音回道:“你当我是傻子呢?”
       我说:“行,我干了一晚上。”
       陆岑音闻言,显得很恼怒:“关我什么事!”
       我问道:“你来这里,应该还有其它事吧?”
       陆岑音说道:“当然有事,你跟我上车,十万火急的事!”
       这是我第一次坐上她的红色轿跑。
       车里面有淡淡的清香,和她身上味道一样。
       车头还摆放了几只会摇头的海绵宝宝。
       没想到。
       表面看起来风姿飒爽、杀伐果断的陆家大小姐,竟然还有如此小女人的一面。
       她带我来到了一家茶庄,直接进了包厢。
       包厢门口,站着疤脸王叔。
       这次王叔见到我,虽然已经没了前几次的仇恨,但眼神依旧冷漠。
       一进入包厢。
       陆岑音问道:“你昨天去找马萍干什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duliugu.com。

今年前8个月,上海市累计出口船舶数量同比增长40。
埃尔多安接受美媒采访:土美关系“不能说处于理想状态”。
今日,上海援助四川核酸检测队从四川成都包机返回上海。
/异世代:平行地球流浪记/犹抱烧饼半遮面/老祖吸粉日常/陈小铃/海贼王之雷神灭世/以秋北先生。
/仙道公允/手速狂飙/我不是恶毒女配!/苏虞欢/求生咋被我玩成抽奖游戏了/风兮故兮。
/重生后我和前任大佬复合了/孟婆喝碗汤/文娱天下/雪兆/天人交战/独孤邪影。
/海岛之中/乱石如白宁波市市教育局张力鸣副局长,督导处何继明处长也听取了学校的工作汇报。
  我是来自高三(4)班的姜璐涵,很荣幸能站在这里发言。
随后,天下藏局优秀共青团员高二(9)班周贇儿带领新团员握紧拳头,面向团旗、团徽进行庄严的入团宣誓。
宣传、卫生等多个部门负责人也评价我们工作成效好,布置醒目,措施落实,适合初中学段特点。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