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贼惦记-小九徒

<output class="dzryk"></output>

bobvip20 > 天下藏局 > 第四十章 贼惦记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十章 贼惦记

        我一看,竟然是一份购房合同。
       合同金额两百万。
       购房人的名字是苏尘、肖岚、许清。
       各占三分之一产权。
       许清居然这么快就把这事给办好了!
       许清说道:“我在电话里跟房东一说,房东开心坏了,他赶昨天的飞机,从哈尔滨飞到了金陵,还带好了协议。他本来说要卖两百二十万,我杀价杀到两百万,高一分钱我都不买。”
       “噢呦……房东当时脸都绿了,说我实在太狠了。不过,最终他还是同意了!这两天他会待在金陵,等我们把字给签了,到房管局过户去。我厉不厉害?”
       我说道:“厉害。”
       许清笑着说道:“我们之前呢,一人分了三十万,现在买房子用了两百万,还剩下十万块钱。这十万块,怎么处理?”
       我回道:“你去买衣服、买化妆品、买好吃的,都行。”
       许清闻言,嘴巴一翘:“我再占你们便宜就是乌龟王八蛋了!姐三十万都用不完,还是你们两人拿去用吧。”
       我想了一想。
       我和肖胖子赚钱比她容易多了。
       许清现在没事做。
       何不用十万块钱来做一点小生意?
       我说道:“姐,你厨艺这么好,要不……开一个小饭店吧,我们回来也有饭吃。”
       许清一听,顿时愣住了。
       她想了一想,回道:“对呀!这样我又省得闲来无聊,你们两个或者你们朋友来,也有落脚吃饭的地方。如果我攒了钱,可以把房子股份退出来了呀。”
       我笑道:“退出来也要给你钱。”
       许清说:“万一我要是厨艺惊艳整个金陵,还会看上那一点小钱?小弟你真的太聪明了!”
       事情敲定了之后。
       许清吃完饭,马上就开始风风火火地去看门脸和打探行情了。
       我发现一个问题。
       有的时候。
       穷,并不代表没能力。
       很多能力强的人,往往欠缺启动资金。
       或者说,受到了家庭或其它束缚。
       许姐就属于这种人的典型。
       一旦给她机会或解开束缚。
       她往往会创造出惊人的能量。
       下午的时候,肖胖子给我打来了一个电话,告诉了我一件事。
       王大头跑了。
       我想了一想,说道:“正常。那天我们拼红花,你墨镜已经摘了。裴哥虽然不在场,但他手下那帮红花棍郎,肯定说出了你的样子。之前王大头骗他,已经将你们父子赶出了金陵。那王八犊子发现受骗,肯定要去找王大头晦气。王大头不跑,就是等死。”
       肖胖子问道:“这狗日的怎么不来找我们呢,老子可等着他。”
       我回道:“光一腔孤勇没用。你暂时在乡下待两天,看好肖伯,先别回来。”
       肖胖子问道:“苏子,那你呢?”
       我说道:“我暂时没事。”
       这个信心。
       其实来自陆岑音。
       从在江湖窜货场我和她窃窃私语,到她一直在后面盯着我们拼红花,以及最后她接手鎏金娃娃。
       从陆小欣和裴哥视角来看,我肯定是陆岑音的人。
       在没彻底摸清我底数之前,他们不会贸然下手。
       再则。
       东风吹,战鼓擂。
       白的、黑的、浑的。
       我觉得现在都可以跟他们掰一拜手腕。
       当天晚上。
       许清因为跑了一天的市场,比较累,没顾得勾引我就早早睡了。
       睡到后半夜。
       许清突然跑到了我床上。
       她身子像小野猫,一下钻进了被子。
       更过份的是。
       她还速度飞快地抱紧了我,并用被子猛地把我们的头给蒙上了。
       许清可是穿着真丝睡衣!
       那触感简直……
       我顿时热血冲脑!
       突然袭击。
       跟我玩这个?!
       我刚想说话。
       许清却用手一把捂住了我的嘴巴。
       不对!
       她浑身在不断地颤栗。
       这种颤栗。
       应该不是因为抱我太激动而形成的。
       毕竟。
       她什么样的场面都见过。
       许清在害怕。
       我低声问道:“怎么了?”
       许清颤声回道:“小弟……有鬼,真的有鬼,好可怕……”
       四九年之后。
       鬼这种东西是不可能存在的。
       但许清在黑暗中无比恐惧的样子,却不像是假的。
       我将被子蒙住她的头,自己悄悄将头探出了被窝。
       灯并没有开。
       耳朵果然听到了细微的响动声。
       “吧嗒、吧嗒……”
       像卫生间轻微落水的声音。
       也像有人踮脚走路的微动。
       这不是鬼。
       有人来了。
       这是一栋两层加盖琉璃瓦的小楼。
       格局比较老式。
       一楼是一个厅子,下面有两个房间,一个用来装杂物,一个是厨房。
       我和许清住在二楼,房间门对着门,中间隔着一间不大的公共休息厅。
       房东在两层楼的窗户上,都装了防盗窗。
       而且。
       大门背面用老式拴锁,一根大粗铁方块,横穿两扇门那种。
       这种锁,哪怕再好开锁技术都没用。
       要从大门进,根本不可能。
       割防盗窗也不存在。
       我睡觉时警惕性很高。
       割窗的响动,逃不过我耳朵。
       除非。
       这人是从楼顶琉璃瓦矮小的老虎窗爬进来。
       但那老虎窗太小,顶多只能进三四岁的小孩。
       这人是怎么进来的?
       他又是谁?
       莫非裴哥派人来偷鎏金娃娃?
       转念一想。
       四方斋不会干这事。
       我已将鎏金娃娃转给了陆岑音,四方斋肯定一清二楚。
       我瞅见了门边的影子。
       为了不打草惊蛇,我悄悄拿起了床头柜边上的水杯盖。
       影子完全不动。
       这人在试探。
       试探我们有没有睡着。
       许清几乎整个人贴在了我身上。
       她身躯不断颤抖,但却强忍着没发出声音。
       我半闭着眼睛,没空感受许清身子的柔媚,冷冷地盯着房门口。
       慢慢的。
       他进来了。
       脚步声音非常微小。
       如同柳絮飘落。
       几不可察。
       不知道他怎么做到的。
       此人戴着一个黑色面罩,只露出了两只眼睛。
       但这对眼睛,让人印象非常深刻。
       有一个词叫做“贼亮”。
       形容的就是这种眼睛。
       我衣服挂在了电视柜边的竖杆衣架之上。
       贼在摸我的衣服。
       并不是普通小贼那样漫无目的乱摸。
       他有着非常明确的目标。
       我心中顿时一阵冷笑。
       虽然他戴着黑色面罩。
       但我已经知道他是谁了。
       气味几乎一样。
       鸭血粉丝店那位小偷身上传过来的那种土腥味。
       瘦猴土夫子
       他还挺惦记我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duliugu.com。

《北斗牵着我的手》作品研讨:心中有银河,眼里有星辰。
/全能后勤兵/菠菜面筋/血裔/玖零同学/大王驾到/苏雪若。
/灵道通天/虔灵/上古卷轴6:猎龙者传奇/我想吃锅巴/樱花树下的罪恶/落泪de天使。
/万道仙君/笔下通幽/种田在无尽海域/月下寒舍目前创建工作已进入关键阶段,即将迎来省专家组的评估验收,各项工作需要抓紧进行。
校办:杨志丹1月23日,为加强与青年教师的交流和沟通,进一步了解他们的工作和生活情况,促进青年教师快速成长,天下藏局在黄鹂校区外文阅览室召开了青年教师座谈会,校党委书记于建春出席会议,16名年轻教师参加了座谈会,校工会主席陈吉玲老师主持。
校党总支汪亚松书记、刘云结副校长及校团委成员热情接待了倪健部长一行。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