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姐的床大一点-小九徒

<output class="dzryk"></output>

bobvip20 > 天下藏局 > 第三十四章 姐的床大一点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十四章 姐的床大一点

        许清将杯中酒给喝了,长叹了一口气。
       “不怕你们笑话,在老家我还有一位酒鬼老爸,他烂赌成性,一输钱就打人。有一次,把我打得躺床上半个月起不来,还有一次,他将我头摁水桶,差点淹死我。我怕被他打死,就跑出来了。可来金陵后,我没文凭没技术,只能干这行。”
       “姐起初也赚了一些钱,这房子是我租的。房东人在外地,二千块一个月,当时还租得起。但后来遇上了胡三这个港比养子,他骗了我,还拍了我照片,从我身上抢钱,如果不从,他就会把照片寄到我老家去,我惹不起他……”
       “后来我实在租不起了,才想到招合租。因为我身上钱全被胡三抢光,没钱寄给老爸,他便空手套白狼去赌,还出老千,结果被人打成了瘸子,一点劳动能力都没得了。而且,他最近还得了肝硬化腹水。”
       “医生说,他没得救了,可能一年时间存活,只能吃药缓解痛苦。我在老家雇了位保姆照顾他,每月工资一千五,加上生活和买药,四千块。我天天赚钱,但还是不够。我现在想寄二十万回去,让他好过一点,自己拿二十万去做点小生意。”
       许清在讲这事之时。
       眼眶红的,噙着泪珠。
       但嘴角却一直微微往上翘,笑着。
       这是一种对命运的不甘与委屈。
       以及。
       内心深处的不服与倔强。
       我们听完,非常不是滋味。
       肖胖子说道:“姐,这可不行,你拿大头,我们拿小!”
       我也是这个意见。
       许清赚钱不容易。
       她拿那一点钱,很快就会消耗光。
       我打心底不愿她再做这种事。
       可许清却说,钱不是她赚的,是我们拿命换回来的,她如果拿大头,会良心不安。
       一晚上纠结没结果。
       到最后。
       许清干脆说道:“要不,我们每人拿三十万,剩下的钱买房子好伐?”
       这方案,我们还没想过。
       许清说:“这栋房子的房东,他儿子在哈尔滨,不会再回来了,早问我要不要买。我没钱,也没所谓的。但你们两个,可还没成家咧。到时彩礼、五金、婚礼开销……噢呦,可不得了。”
       “到那个时候,用钱不要太多哦。我估计房子一定会涨价,你们谁先结婚,咱把这栋房子给卖了,即便三分之一,也可以起一笔大作用。”
       女人。
       对房子的敏感。
       与男人完全不在一个维度。
       现在回想起来。
       许清当时的决定,是多么英明。
       没有更好的办法,我们表示同意,让许清去办。
       当天晚上。
       肖胖子烂醉如泥,澡也没洗,躺在我的床上睡,呼噜声震天响。
       许清洗完澡之后,穿着一套清凉无比的睡衣。
       她先进了自己房间。
       一会儿之后。
       她走了出来,在房间门口婷婷袅袅地站着。
       “许姐,怎么了?”
       我不敢直视她那副蜜桃般诱人的身材。
       许清脸上有些红晕,咬了咬嘴唇,似乎下定决心地轻声问道:“你们这样睡得伐舒服吧?”
       “啊?”
       许清转身指了指她的房间:“姐的床大一点……”
       我忙罢手道:“不用不用,我可以将就。”
       许清闻言,白了我一眼,撩了下未干透的头发,神情带着丝娇嗔:“侬真是小戆度。”
       尔后,她转身进了自己房间,空留下一股香味。
       这话我听懂了。
       你真是个傻子。
       傻子不傻子的……
       我现在要洗个冷水澡!
       到第二天,我们身上的伤基本都好了。
       肖胖子取了钱,去乡下看肖伯。
       许清忙着跟房东联系买房的事。
       我披了一件衣服出门,打算去买几身衣服穿。
       在踏出院子的那一刹那。
       我预感到有人会来找我。
       日子太过平静,是不正常的。
       果然。
       还没走出一百米。
       一辆轿车停在了我面前。
       车上驾驶位下来一位棱角分明,显得正气十足之人。
       他礼节性地伸出了手,问道:“请问是苏先生吧?”
       我问道:“你是?”
       他回道:“我姓崔,我们老板有请。”
       我看了看他,点点头,上了车。
       在上车之前,崔先生主动替我拉开了后座车门,并将手放在车窗沿上,以防止我撞头。
       车一直往郊区开。
       他驾驶技术非常稳当。
       车内气氛有一些沉闷。
       一会儿之后。
       崔先生透过后视镜,看了看我,问道:“苏先生怎么不问一下谁请你?”
       我回道:“徐老。”
       崔先生闻言,脸色有一些吃惊,但转瞬即逝,问道:“为什么?”
       我回道:“这是一辆红旗车,属官方或者半官方专用。你手中拇指、掌心部位有厚厚缚茧,左眼比右眼微小一些,这是长期握枪瞄准形成的后遗症,属退伍军人出身。车一直往金大方向行驶,证明请我之人在金大。”
       “车型、用人以及办公地点,符合身份的,只有徐老。”
       崔先生听完,回道:“佩服!”
       四十分钟左右,车已经驶进了金大。
       穿过教学区后,一直往教职工居住区开。
       来到一栋两层小楼的面前,车稳稳地停下了。
       崔先生依旧先下车,以标准的挡窗姿势给我开车门。
       这是一栋具有浓浓民国风的建筑。
       青砖、灰瓦、爬墙虎。
       典雅中透着苍劲。
       崔先生直接带我到了二楼,先敲了一敲门,说道:“老板,客人到。”
       改革开放以来,称呼教授或导师为老板,在高校属普遍现象。
       屋内传来了脚步声。
       徐老亲自开了门。
       他见到我之后,满面红光,转头对崔先生埋怨道:“哎呀,小崔你可真是!苏先生这么重要的客人,你怎么不提前通知我一下,我好到门口迎接。”
       崔先生闻言,立马退后了两步,微一鞠躬:“对不起老板,刚才苏先生在车内休息,所以……”
       我之前确实在闭目养神。
       徐老没再说什么,让崔先生先下去了。
       尔后。
       他笑着对我说道:“苏先生,请进请进!”
       我进了房间之后,回道:“徐老不必客气,叫我小苏就好。”
       徐老一边泡茶,一边说道:“那咱从此就约定一下,你也不要叫我徐老,直接叫我老徐。”
       我回道:“我是晚辈,不敢妄称。”
       徐老闻言,呵呵笑了:“也行,我就充一下大!来,小苏,请喝茶。”
       我坐了下来,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徐老问道:“茶怎么样?”
       我回道:“明前新茶,产自徽州山脉,品相一般,口感微涩,上不得重要台面。但自带一股天然炒茶浓香,属老茶夫独爱,喜欢之人如获至宝。我对茶无特别奢好,谈不上喜恶。”
       徐老闻言,脸上欣赏之色尽显:“小苏品茶,像鉴宝一样,稳、准、狠,当真是后生可畏啊!”
       我回道:“过奖。不过,徐老今天接我来,不会仅仅为了品茶吧?”
       徐老喝了一口茶,说道:“当然不是!”
       话音毕。
       徐老从位置上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衣襟,面色无比肃穆。
       他双手握拳,放在后背,低头垂目,半弯着膝盖,往后大退了两步,就要以这种古怪的姿势向我鞠躬。
       我一见,顿时大惊失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duliugu.com。

(聚焦东博会)广西深化中国—东盟信息港建设打造人工智能合作新平台。
淞南中学:规范宿舍管理提升安全意识。
新时代文明实践耀武陵|丹阳街道开展“爱牙日”进社区科普宣传活动。
中山公园围墙打开后,对门这个老旧小区为提升品质立即“动”了起来!。
科创引领·智造未来2022中德科技创新合作大会在济举办。
上海天洋:一道新能源拟向旗下公司采购太阳能电池封装胶膜等。
/崭然点框眼/萧香碎/快穿:病娇大佬心尖宠她杀疯了/一嗑棠/过季的玫瑰/等风归来。
/混迹都市的修仙狂徒/南瓜十三香/老婆是城主,好方/不才之花/Hunter D区/树妖仆。
/谷神的dio/作者xZ84J65nZ本届校运会既是对天下藏局师生体育活动的一次大检阅,也是对全体师生身体素质、运动技能、意志品质等综合素质的一次大检验。
章才根督学对天下藏局上一学年的各项工作给予了肯定。
金嘉纳对我关切地说?舒源,没关系,一个优秀的运动员也不可能每次都能正常发挥,我也失败过。
天下藏局,于书记强调纪律和学风是班级建设的保证,但不能忽视学生的体质素养。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