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天涯沦落人-小九徒

<output class="dzryk"></output>

bobvip20 > 天下藏局 > 第三十三章 天涯沦落人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十三章 天涯沦落人

        陆岑音走后。
       许清进了房间。
       她疑惑地问道:“她……是不是陆家大小姐?”
       我点了点头:“是。”
       许清闻言,满脸惊诧:“还真是啊!我说怎么这么眼熟呢,原来之前在电视鉴宝栏目看过她。噢呦……她走得时候还眼圈红、脸红咧,委屈巴巴一副小女人样,小弟你可真有本事!”
       眼圈红是因为陆岑音讲了自家姐妹内斗之事。
       脸红是我气了她。
       但这些都没法跟许清解释。
       我说道:“许姐,我把你的伯奇铜鸟牌出手了,三百万。”
       许清闻言,笑了笑,压根不信。
       她收拾床头柜上的汤,叫我别闹。
       我把支票给了她。
       许清看了一眼,回道:“胡三那个港比养子,以前经常拿这种东西来糊弄我。小弟,你是好孩子,可不能像他一样!东西丢了也好、换了也罢,姐都说了给你,不在乎的呀。”
       我都无语了。
       “这样吧……我拿伯奇鸟牌的时候已经说了,换了钱之后,你来决定分配。你把这张支票拿去,抽空去银行取出来,再决定怎么办。”
       许清见我说的认真,有些犹疑,将支票给收了起来,笑道:“好,我买菜时去看看你是不是在骗我。”
       现在。
       整个金陵古董界都知道我砸了裴哥挂、斗赢了他十几条红花棍郎之事。
       在我和肖胖子养伤期间,他大概率不会来动我们。
       如果他连这一点江湖规矩都不讲,基本上也就告别古董圈了。
       但裴哥一定在憋大招。
       置我们于死地那种。
       无论如何。
       这几天我和肖胖子都可以安心修养。
       我体质很好,恢复快。
       到了晚上,就可以自如行动了。
       打了一个电话给肖胖子,他也恢复挺快。
       许清这几天因为照顾我,没做任何生意。
       可能因为没收入,有时她白天接到电话,也会出去。
       但她每次走的时候,有点背着我,估计怕我看不起她。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一直没拿支票去银行兑换。
       或许她可能压根就不信。
       傍晚时分。
       我正坐在床上调息。
       许清却急匆匆地跑回来了,脸色煞白,额头上全是香汗。
       我问道:“怎么了?”
       许清问道:“支票是真的?!”
       我回道:“从来没假过。”
       许清顿时懵了。
       半晌之后。
       她说道:“小弟,你告诉我,这不是做梦。”
       我说道:“不是做梦。”
       许清瞠目结舌。
       尔后。
       她竟然拿出了自己的随身小包,拉开了拉链,将里面的东西哗啦一下,全倒了出来,把包往地上狠狠一甩,颤声说道:“我不干了!我真的不干了!”
       包里的东西,口红、丝袜、美瞳、套……
       许清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激动的情绪。
       她在屋子里走来走去,一边走,嘴巴一边喃喃地说:“我要回家,告诉我爸,不行,不能告诉他,他会全拿走……我想买好多东西,好多好多……”
       到最后。
       她竟然蹲在了地上,捂住脸,呜呜地哭了。
       哭了好久。
       等情绪缓过来之后,她起身抹了抹脸颊上的泪,对我说道:“我去买菜,今晚我们大庆祝!不对!我们去饭店吃,吃最好的。哎呀,你看我在想什么呢,你现在身体还没好利索,不能走太远……你在家等我哈!”
       说完,她撒丫子咚咚咚跑了出去。
       半个小时之后,许清拎着一袋子菜,满头香汗地回来了。
       她对我说道:“你等一等哈,姐很快的。”
       尔后。
       她嘴里哼唱着旧魔都的年代小调,在厨房里洗菜、切菜,开始忙活起来。
       我瞅着她的背影。
       在想。
       这会不会是一种家的感觉?
       其实,九儿姐厨艺非常好,但她从做饭,也不让我做饭,基本都是带我在外面吃。
       她说我们的手,摸千年传承、捏世间万金,不干这种糙活、粗活。
       许清心情大好,边忙活边跟我说话。
       “小弟,你说我上辈子做了什么大善事,能遇见你呢?”
       “古话说得好,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你看起来文质彬彬的,却文武双全。噢呦……不了解你的人以为你是高攀,但其实是陆家大小姐眼光好,攀了你噢。”
       “侬不是还有位一直跟着你的朋友伐?叫他过来吃饭呀,我们三个人的大好事,要一起分享才对嘛!姐做菜很快的。”
       “……”
       许清讲得有道理。
       这种场合,绝对不能少了肖胖子。
       我打电话给他,问他能不能动,能动就一起来出租屋庆祝。
       肖胖子闻言,笑道:“苏子,你这讲啥屁话!我即便是爬,今天也要爬过来喝个一醉方休!”
       半个小时之后,肖胖子已经到了。
       他手里还有绑带,挂在脖子上。
       我将他向许清介绍。
       许清瞅着肖岚,说道:“肖岚,你们耍在一起,为什么你这么胖,我家小弟咋这么瘦呢?是不是你吃独食了?”
       肖胖子回道:“许姐你这儿说哪儿话呢!我现在跟着苏子吃饭,他吃肉,我有喝汤就行。”
       许清闻言,格格笑道:“噢呦,汤更有营养咧,难怪难怪。你们坐哈,我很快就好。”
       肖胖子不清楚我和许清的关系,低声问我:“苏子,你把这魔都女人办了?还我家我家的,挺特么腻乎啊。”
       我回道:“闭上你臭嘴吧!”
       很快。
       我们刚把餐桌给支愣收拾好,饭菜就上桌了。
       卤牛肉、桂花肘、盐水鸭、蜜糖藕、金陵双臭以及几碟时蔬,还有两瓶酒。
       肖胖子一见,顿时双眼放光,拿手就去掐。
       许清拍了一下他的手,白他一眼:“侬个饿死鬼相,用筷子啊!”
       肖胖子笑道:“姐,就你这厨艺,赶得上国宴楼的顶级大厨了,实在太香,我受不了!”
       我们端起了酒杯。
       第一杯酒,大家竟然大眼瞪小眼,都不知道说啥。
       就我们三人来讲。
       在金陵这种地方,其实都属于社会底层人物。
       一起吃饭,倒有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即视感。
       肖胖子说道:“干脆啥也别说,干了!”
       三人一饮而尽。
       肖胖子和许清倒一见如故,互相聊得开心,喝酒也喝得爽快。
       到最后,肖胖子喝痛快了,干脆把胳膊上的绑带给卸了。
       我因为向来很少喝酒,光享受可口饭菜了,对他们说话,有一茬没一茬地答应着。
       喝到后面,许清醉意频显,眼中泛着泪花:“我不知道怎么分钱,但这钱是两位弟弟拿命赚来的。姐拿四十万,剩下的你们分了,行不行?”
       我和肖胖子顿时面面相觑。
       伯奇鸟牌是母猪。
       没有母猪,再好的饲料和猪倌,都养不出猪仔来。
       肖胖子问道:“姐,你怎么只拿四十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duliugu.com。

新闻观察丨多国海外资产曾遭美冻结美式制裁劣迹斑斑。
河海大学与呼伦贝尔学院共启“慕课西行”行动。
男子帮朋友从ATM机取钱,成了嫌疑犯竟浑然不知!。
“食”刻预防!德清乾元开展食品安全演练。
本市扎实做好社体指导员继续教育线上线下相结合。
/骰子战神闯三国/陀螺猪/我真是星球最高长官/断桥残雪/请君一杯酒/景锡小兔。
/大魏后纪/见喵晕奈何/关于我重生为一条狗这件事/雨茶狐/天使与恶魔眷属的男孩/澜渊。
/唇上有麦糖/只影天涯/蜘蛛科技帝国/非吾小天下/采集万界/彼岸门主。
/高能夫夫,在线逃生/一场冬雨/苍云剑主/帝尊飞龙论坛主题及目的是:紧扣提升教育质量核心主题,通过分享清华附中的特色办学经验,牢固树立科学教育质量观和评价观,加强教育管理专业化修养,进一步深化中小学教育教学改革,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
赛场上,留学生们纷纷拿出了看家本领。
初三(1)班的黑板报获得了评审团的一致好评:红白相间的彩霞跃然纸上,云卷云舒,气贯长虹,包罗万象,象征了一班磅礴的气势,赢得了大家的喝彩。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