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四章 三个别以为-小九徒

<output class="dzryk"></output>

bobvip20 > 天下藏局 > 第三百一十四章 三个别以为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百一十四章 三个别以为

        颜小月嘻嘻一笑:“告诉我见总瓢把头的真实原因。”
       我回道:“那算了,我自己想办法。”
       颜小月气得银牙紧咬:“……”
       正在此刻。
       隔壁房间又突然吵起来了。
       我只得起身过去。
       “……最开始那下要不是我没下狠手,你早就挂了!”
       “你不要脸摇人!”
       “一大老爷们,打架用指甲挠,狗屁玩意儿都不是!”
       “你不要脸摇人!”
       “卧槽!你特么能不能别说这句话?!老子说了一万遍是小竹自己动的手,跟我无关!”
       “你不要脸摇人!”
       “啊!我要撕烂你这张嘴!”
       “……”
       肖胖子气得肺都要炸了,就要冲过去干三黑子。
       三黑子立马起身抄起了烟灰缸。
       我喝道:“干什么?!”
       两人都不敢动了,虎目圆睁死瞪着对方。
       我对三黑子说道:“想让我包养你,赶紧特么出去跟你那帮师兄弟交接一下!”
       三黑子闻言,将烟灰缸一甩,立马大步流星地走了。
       到了房间门口,他又回过头来:“就要我一个?”
       我反问道:“要不然呢?”
       三黑子回道:“行!我走后,正好一师弟可以接替我这个沙包头的位置!”
       他走了之后。
       肖胖子吹胡子瞪眼:“苏子,你要这死煤球干什么?这小子看面相就不大孝顺,他指定不能给你养老送终!”
       我回道:“你闭嘴吧!”
       当时,我不知道怎么解释三黑子在团队中的作用。
       直到后来出了一款王者荣耀游戏。
       我才明白。
       如果把肖胖子比喻为上单坦克,三黑子就是强力输出的射手。
       肖胖子气乎乎去卫生间清理身上的血迹了。
       颜小月也不开心地要走。
       我说道:“你还没说答不答应呢。”
       颜小月回道:“晚上带你去,烦死了!”
       这老六真讲义气!
       下午的时候。
       我竟然接到了王叔的电话。
       王叔说:“苏尘,大小姐让我转告你几句话。”
       我问道:“什么话?”
       王叔像在背诵课文。
       “第一,别以为我蠢,陆家的东西我知道你拿了,我一定会拿回来,我们走着瞧!”
       “第二,别以为我差,你身上的东西,我一定要夺过来,我们走着瞧!”
       “第三,别以为我善,小欣的仇,我一定会报,等我做完大事,干了那个老王八蛋,再来找你算账,我们走着瞧!”
       三个别以为。
       总结起来,麒麟玉佩她要夺回去,我身上不知名的神器她要夺走,等她找到了神秘君家神器,完成四君家的使命,干掉了老司理,会找我算总账。
       这证明,陆岑音心里非常清楚,真正的源凶是老司理。
       在大事和私仇之间。
       她果断选择了先解决大事。
       我本来想让这丫头一直美好地待着,俏皮地书写板桥书画。
       现在看来不可能了。
       想象着陆岑音说这几句话时的模样。
       我顿时觉得很心疼。
       王叔问道:“你听明白了吗?”
       我回道:“听明白了。”
       王叔说道:“我反正是没听明白……”
       他当然不明白,不然也不会像背课文一样转述。
       陆岑音非常聪明,话语坚决但用词模糊,里面涉及四君家之事一字未漏,其实也就只有我能听懂。
       王叔说道:“还有一件事要提醒你,你以后最好别让我碰见。大小姐已经下令了,以后陆家护宝红花,见你一次打一次,只要不弄死,能打多残打多残,反正你小心一点吧,大小姐下这道命令时,都哭崩溃了……”
       我:“……”
       王叔与陆岑音亦长辈亦仆的关系。
       他也痛恨陆小欣。
       陆小欣的死,他心里肯定毫无波澜。
       但王叔深处不希望因为这事我和陆岑音分开,特意提醒我,是不想让我和陆家仇怨继续加深。
       讲完之后。
       王叔要挂电话。
       我说道:“我也有一件事要提醒你。”
       王叔问道:“什么事?”
       我说道:“立马去把司柜小芙给废了。”
       王叔闻言,讶异无比:“小芙?!她前段时间突然辞职了啊,所有人都联系不上她,为什么要废她?”
       这动作是真快!
       估计小芙从肖胖子身上套取到我在魔都拴狗链的假消息,再将假消息报给老司理之后,知道自己在影青阁待下去已经没任何价值了,果断撤了点。
       我回道:“那就算了。”
       到了晚上。
       颜小月开车来接我。
       上车之后,我问她东西呢。
       颜小月从包里丢了一本古籍善本给我:“在这儿呢……这东西大彩头能喜欢吗?”
       一本清人胡松誊抄的明《绣襦记》。
       册封扎实、曲目完整、誊写漂亮。
       我毕竟是去求大彩头办事,空手不大合适。
       我回道:“应该会吧。”
       颜小月秀眉紧蹙:“你干嘛要送这书?我感觉还不如送点钱实在。”
       我解释道:“老粮帮属于乞行,乞行分为文乞和武乞。文乞就是唱戏文要饭的,唱到人家心软给钱。武乞则跪在人家门口,不给钱就捅自己一刀,吓得人家给钱为止。”
       “你们大彩头是文乞出身,明《绣襦记》为文乞口中唱莲花落的母本,原作者初稿早已不见。清人胡松誊抄版是最早的版本,共有七八本,大部分都已经遗落,可昨天我在老爷子的工作室却看到了一本。”
       “这玩意儿对别人来说就是一本普通的清戏文善本,不怎么值钱,老爷子也把它丢在角落不当回事。但它在文乞心中地位,相当于国外信徒拿到了最早版本的《圣经》。我认为大彩头应该会喜欢,所以就叫你回去拿了。”
       颜小月神情诧异无比。
       本以为她会对我精心准备的礼物佩服的五体投地,但颜小月却问道:“你怎么知道大彩头是文乞?”
       我:“……”
       颜小月说道:“你说话啊!几十年前老粮帮就已经没文武乞之分,他又从来没跟别人说过,万一他以前是一个武乞呢?”
       我无语道:“武乞大部分都是残疾,你们大彩头不残疾!”
       颜小月恍然大悟,吐了吐舌头:“我这不是不知道么,你讲话温柔点会死?”
       死倒是不会。
       估计会疯。
       颜小月又冲我挑了一挑眉毛:“小僵同学,看来我天生就是做文乞的料,我会唱歌。”
       我回道:“不,你天生武乞。”
       颜小月问道:“为什么?”
       我指了指脑子:“因为脑残。”
       颜小月也不生气,格格直笑:“那姐姐我算文武兼备!”
       车开了一个小时之后。
       来到了大彩头的住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duliugu.com。

「征兵进行时」贵阳市花溪区2022年秋季入伍新兵起运。
北京语言大学特色服务出口基地(语言服务)揭牌。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湖南送变电公司建设国内首座220千伏智慧能源站纪实。
/重生必须浪/阿拉灯神丁哥/莞尔微微一笑/窈窕之之/诡秘入侵开局嘎了变异老师/尸白水。
/穿越虫族后我成了论坛大佬/leonie/猛俗修魂录/仗剑乐土/重生做石油大亨/想不初。
/婚前婚后,陆少的暖心甜妻/思我之心/穿回十年前拯救黑化男配/吃扫帚的菜/丧世行者/左手叨。
/抚琴女/月舞花溪梦/综位面交易系统/云雾里他还就下一步的教学工作提出了要求和目标。
学校坚持?上善若水,厚德载物?的校训,树?乐学、慎思、笃行?之学风,坚持办社区群众满意的精品学校。
期间教授十分投入,耐心讲解?原生演替??微生镜?等专业名词,拓宽学生知识面。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