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二章 三角关系-小九徒

<output class="dzryk"></output>

bobvip20 > 天下藏局 > 第三百一十二章 三角关系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百一十二章 三角关系

        我用的是“恳请”两个字。
       颜旺闻言,神情顿时一愣,用沙哑的声音反问道:“苏老板人中龙凤,做局下套横行无忌,何事事关你生死,还需要老夫来提点?”
       我也不卖关子,直接问道:“当年提携你的那位天神是谁,能否告知?”
       颜旺闻言,整个人都立住了。
       目前的情况。
       魔都据点被拔了之后,公家肯定会根据从据点里面找出来的线索,顺藤摸瓜,继续往上寻找老司理邪恶帝国的犯罪脉络,老司理肯定要抓紧时间紧急收缩战线,擦干净身上的屎,尽量不再遭受更大的损失。
       在这种时候,老司理肯定忙得屁砸脚后跟,根本无暇顾及我。
       但我却不能被动地等他来找我。
       我必须主动去撩拨他,把他给逗嗨。
       本来以为收服了夏禧之后,会从他身上找出对付老司理的突破口。
       奈何这小子根本不肯就范,还用假药包骗了我们,逃了。
       我现在只能启动颜旺这个线头。
       颜旺之前十年不出山,但因为对他有提携之恩的天神一句话,无奈只得重新出山接客,尽管他根本不知道要帽子客人的真实身份,但还是尽心尽力地做了一顶冕旒帝王帽赝品。
       而天神之所以会让颜旺去做这顶帽子。
       完全是因为老司理找到了天神。
       这是一个三角关系。
       天神认识老司理。
       颜旺认识天神。
       只有颜旺告诉我天神是谁,我去找到天神,才能想办法顺藤摸瓜找到老司理。
       这也是之前我为什么不肯收颜旺送出的近千万价值的鱼肠剑,却倾心帮他去解决麻烦的原因。
       我要让颜旺欠着我这一份天大的人情。
       再将这份人情作为线头。
       不断抽出躲在黑暗中的老司理。
       现在到了需要他还的时候了。
       参观工作室、提点一下小竹,也算还了一点人情。
       我也没跟颜旺客气,果断收了,但礼实在太薄。
       颜旺手拄着拐杖,站在原地,似乎内心在艰难挣扎。
       半晌之后。
       他长叹了一口气,幽幽地说道:“苏先生心思之深,老夫佩服的五体投地!”
       颜旺这话讲得非常委婉。
       其实他内心的真实想法是,原来你小子在这里等着我,太特么不地道了。
       让他不爽吧。
       掀翻老司理,于公于私,我都觉得自己走在了一条正确的道路上,管不了那么多。
       我没吭声。
       颜旺说道:“早年间,他老人家虽然也是古董江湖之人,但在几十年前就已经退出古董江湖,从事了别的行当。自从他从事别的行当之后,我曾答应过他,不再将他往古董行当里面扯,也不会透露他的任何信息。”
       “这几十年来,要不是上次那位神秘客人需要冕旒帝王帽,我们还从来没联系过。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位神秘客人,有如此巨大的能量,能迫使他给我打这个电话。”
       颜旺已经快七十了。
       那位天神在他的口中属于老人家,不得快九十岁了?
       我静静地听着。
       颜旺神色无比纠结,似乎非常累,端了一张凳子,坐下来,抬头问道:“苏先生,你有烟吗?”
       我给了他一支。
       颜旺抽着烟,露出一副生死抉择的神情,说道:“他老人家对我有提携之恩,苏先生对我有救命之恩……这事情真的让老夫很痛苦啊,说出来不是人,不说出来也不是人。”
       果然是老狐狸!
       如果换成普通人,见到一个老头如此痛苦的抉择,可能也就说算了。
       可我是普通人吗?
       哥们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我直截了当,反将了他一军:“天神退出古董江湖几十年,却又给你打了电话,再次参与了古董江湖之事。老爷子十年不出山,后来也出山制赝了。你们两位僧人,本来确实约定一起苦行,可如今两人斋戒都先后破了,谁又还好意思腆着脸指责对方心中不尊佛祖?”
       我的潜台词是,可别拿这个说事,这人情我要定了,你还不还吧。
       颜旺闻言,脸上肌肉剧烈抖动。
       估计要不是强忍着,一口老血都会喷出来。
       我安静地等他抽完了那支烟。
       颜旺见我态度坚决,万般无奈,只好咬牙说道:“好吧,我告诉你。他老人家其实人在津门,是老粮帮的总瓢把头。至于苏先生能不能找到他,他见不见你,老夫就无能为力了。”
       我问道:“谁?!”
       颜旺回道:“老粮帮的总瓢把头,难道苏先生认识?”
       这就有点巧了。
       按颜小月所说,她参加老粮帮,其实根本没敢告诉颜旺,害怕他打断她的腿。
       可那位提携颜旺的天神,竟然会是老粮帮的总瓢把头。
       我回道:“不认识!多谢老爷子坦诚!”
       颜旺罢了罢手:“不客气,只求苏先生找到他的时候,别提老夫名字就行。”
       我回道:“一定。”
       颜旺笑道:“苏先生,我已经年纪大了,今天精力有点不济,就不送你了。”
       我目的达到,不再多言,向他告辞,出了工作室。
       小竹和颜小月正在外面等我。
       颜小月见我一个人出来,问道:“我爸呢?”
       我回道:“他有点累,在里面休息。”
       颜小月闻言,赶紧跑回去看。
       我招呼小竹先离开。
       一会儿之后。
       颜小月气喘吁吁地赶了出来,在肠粉馆门口拉着了我,问道:“你跟我爸说了什么?”
       我回道:“没什么啊。”
       颜小月说道:“没什么?刚才我进去,他满脸纠结地跟我说,让我以后少跟你玩,说你这小子跟菩提子一样,浑身上下足有上千个心眼!”
       我回道:“谢谢!”
       颜小月都无语了:“谢你个头啊!他这是对你有意见呢,你觉得他在表扬你?”
       我笑道:“不管他是表扬还是骂,反正我跟你玩定了,跟我走吧!”
       颜小月有点懵:“去哪儿啊?”
       我回道:“玩!”
       颜小月问道:“玩什么?”
       我说道:“这你别管了,反正挺有意思的。”
       颜小月撅了撅嘴,不再问了,开车送我们回酒店。
       一回到房间门口。
       却见肖胖子正跟一个人在里面打得呜呼哀哉、鬼哭狼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duliugu.com。

推动完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ETF期权新品“首秀”平稳。
邻居以为他做起二手车买卖,不料推来推去的电动车都是他偷的。
聚焦教学数字化转型又一批坦桑尼亚教师向上海数学教育“取经”。
郑州市新增1例无症状感染者,曾乘坐Z890次列车。
/我的爱像尘埃落在你心口上/水蜜桃味的啵/九州之帝/海底藏金/青白色的青春/大圆子_1。
/解氏嫡女/想去太空当皇后/我在大荒搞运输/李煦之/世界树之诗/野咕咕SAMA。
/[反龙帝]斗破苍穹之不期而遇/半岫烟/无限之鬼雄项羽/玉铃茗雅Peter Rogerson天下藏局对天下藏局新一届高一中澳班的招生工作表示赞赏和祝贺,天下藏局,他同国际课程中心潜正堂主任和俞欢欢副主任一起,详细研究了新学年的VCE课程教学,在总结上一学年工作的基础上,对天下藏局的教学工作进行了详细的规划。
99年波澜壮阔的历史进程中,一代代中国共产党人,以力挽狂澜的担当和气魄,用鲜血和生命挺起了中华民族的脊梁,带领人民夺取了革命、建设、改革、发展一个又一个伟大胜利,创造了一个又一个?中国奇迹?。
天下藏局赢得全体与会人员阵阵掌声,为名师名校长的成长和发展进一步指明方向和目标,描述了愿景,注入了能量。
1月18日,天下藏局召开非宁波籍意向返乡过节教职工疫情防控专题会议,校党委书记戴文军、安全工作副校长陈德明和相关教职工参加了会议。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