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注目礼-小九徒

<output class="dzryk"></output>

bobvip20 > 天下藏局 > 第三十一章 注目礼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十一章 注目礼

        他们都是久经考验的红花郎棍。
       与王大头、胡三那种货色,有天地的差距。
       论实力。
       我可以挑翻四五个,衣不沾血。
       肖胖子要相对差一些。
       此刻面对十多位武力值爆表红花郎棍群殴。
       唯有置死地而后生。
       我们抡起棍子,呼啸上前。
       一场厮杀。
       在摩托车灯的照耀下。
       光怪陆离。
       惊心动魄。
       甫一接触,我们就直接撂翻了五六个人。
       但红花郎棍是靠武力吃饭的,如果打输,饭碗就彻底砸了。
       尽管他们无比惊诧于我们战力,但他们非常顽强,倒下再起,起来再倒。
       一轮接一轮,无休无止。
       肖胖子喉咙嘶吼着,手中棍棒上下翻飞,拳脚若疾风骤雨。
       我猩红着双眼,几乎一棍一个,将他们给砸倒在地。
       我们身上也挨了好多棍棒。
       头上、脸上、身上全流出血来。
       逐渐……
       我全身布满鲜血,已感觉不到任何疼感,耳朵只听到棍棒呼啸声,人的哀嚎声。
       肖胖子栽倒在地。
       此时的他。
       却像一匹杀疯了的狼,强撑着从地上起身,身躯摇摇晃晃,拿着棍子再朔翻两个,满脸的血,大吼道:“来啊!来干爷啊!”
       肖胖子再度被两位红棍给敲倒。
       那两位红棍脚踩着他,无比愤怒地抡棍狂敲。
       我冲了过去,两脚将他们踹飞,再将一位想再冲上来的郎棍,反手一棍敲翻。
       如此一来。
       所有人开始围着我打。
       他们在疯狂发泄着。
       发泄着心中若惊雷一般的愤怒。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
       我视线开始模糊,拿棍子的手往下滴血,腿脚开始有些站立不住。
       但是。
       我赢下来的,必须要带走。
       除非。
       今天死在这里!
       肖胖子也从地上站起来了。
       我强忍着身躯无限痛苦,承受着疾风骤雨的棍棒,孓然耸立,开始癫狂大笑:“痛快!”
       话音之间。
       我棍棒横扫。
       几声凄厉地惨呼传来。
       又几位红棍倒地。
       多年以后。
       我回忆起这次厮杀的场面,觉得自己像个疯子。
       光头等人,开始目光惊悸,脸上神情露出了恐慌。
       他们受伤很重。
       有几个人害怕了,已经开始往后退。
       势一旦分崩离析。
       无法阻挡。
       肖胖子面目无比狰狞,身子颤颤巍巍,大吼道:“来啊!再上啊!别怂啊!”
       已经没人敢再上前了。
       当我们踏着迟滞的脚步,露出杀意腾腾的目光,一步一步向他们踏进的时候。
       他们在躲,在颤栗着退缩。
       尔后。
       能走的走了。
       不能走的,将红棍给丢在地上。
       丢棍,表示不再打了。
       这是对不怕死的我们,彻底臣服。
       我将棍子塞进了腰间。
       与肖胖子互相搀扶着,往边上走去。
       陆岑音等人一直站在我们后面。
       路过之时。
       陆岑音已经彻底呆了。
       而她身边那位疤脸王叔,眼中竟然露出了钦佩之色。
       那是来自一位江湖老红花棍郎的注目礼。
       我们赢了。
       今天,不管裴哥,还是陆岑音,都不会拿走鎏金娃娃。
       这就是古董江湖与古惑仔们的不同。
       路灯。
       将我们两人的影子,拉扯的虚幻、飘渺。
       七八百米之后。
       肖胖子再也支撑不住,倒了。
       陆岑音的红色轿跑停在了边上:“我送你们去医院。”
       我没理会她,对肖胖子说道:“起来!”
       一分钟之后。
       肖胖子第三次从地上颤颤巍巍起身,扶着我,继续往前走。
       到了主路,我们开始招手打车。
       但由于两人身上全是血,几乎没有出租车司机敢载我们。
       直到后来,我拿出了钱。
       一个胆大的司机,才让我们上了车。
       送肖胖子去医院包扎后。
       我让出租车司机直接送我回到了出租屋。
       旧社会红花棍郎约架,若打死了对方,东家会给一笔丰厚费用,让他远走高飞。
       现在情况,大部分是打残打废。
       报官是可耻的,没人去告。
       即便去告,撑死算斗殴。
       赢的人去蹲狱,蹲不了多久。
       相比丰厚报酬来说,几年牢,人家蹲得起。
       归根结底,还是一个利字。
       打赢夺宝,宝值万金,古董商永远不会亏待一位好红花棍郎。
       只要有利,红花棍郎就会前赴后继,抛头颅、洒热血。
       我回到出租屋之后。
       许清正在刷牙。
       她见我浑身伤痕、鲜血淋漓地回来,口中含着泡沫,瞪大了眼睛,无比惊恐。
       “小弟,侬怎么……你怎么弄成这个样子?!”
       到家了。
       我眼前顿时一黑,身体再也支撑不住,猛然栽倒在地。
       等我醒来。
       已经是第二天下午。
       床头柜上有云南白药、纱布、碘伏,还有开了封的退烧药。
       我衣服已经全换了。
       全身干干净净,伤口处全被细心地包扎好了。
       鼻尖还闻到了一股浓郁的香味。
       许清双手端着一碗汤,走了进来。
       她看到我醒了,欣喜异常,赶紧将汤放在了床头柜上。
       “你醒了?你昨天可真吓死我了,全身是血,发着高烧,还说胡话。”
       我问道:“说胡话?”
       许清点了点头:“侬岗‘九儿姐,你看到了吗,我没输!’,反反复复讲了一晚上……这个九儿姐是谁啊,是不是你女朋友?”
       我有些不好意思,回道:“不是,她是我姐姐。”
       许清很诧异,问道:“你还有姐姐?她在哪儿咧?”
       我回道:“不知道。”
       许清可能以为我不大想说,也不再问了。
       她满脸愤懑又关切地说道:“你怎么会伤这么重?谁打的你,是不是胡三?!要是胡三,姐马上去借高利贷雇人,和这个王八犊子拼了!他妈的!港比养子!”
       我心中顿时一暖,回道:“许姐,不是胡三,他还没这个本事。”
       许清闻言,问道:“那是谁?我跟你说小弟,你不要害怕,舍得一身刮,敢把皇帝拉下马!姐也是烂命一条,大不了变成一钵烂土。你说出来,姐一定陪你把这仇给报了!”
       我回道:“就是……约架,打了就结束,没秋后算账的道理。”
       许清奇道:“约架?”
       我不知道咋解释,说道:“许姐,那什么……这事你别问了。”
       许清回道:“行,但你有事可不能骗我。”
       我点了点头,问道:“我这衣服,谁换的?”
       许清回道:“我呀!昨晚给你清洗了一遍,你身上血实在太多了,到处都是伤口……噢哟,你怎么还脸红了,咯咯咯。”
       我以为许清叫了医生。
       没想到她竟然是自己动的手。
       关键是。
       我发现自己内裤也给换了。
       笑了一会儿,许清白了我一眼,语调略带娇嗔:“姐见过男人多了,我都不害羞,你害什么羞嘛?”
       我:“……”
       许清瞅着我尴尬样子,身子靠近我,低声地问道:“侬不会还是……处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duliugu.com。

新华全媒丨全国养老服务机构和设施总数已达36万个。
女司机没喝酒却“吹”出酒驾,为啥?。
路边的野花你不要采。
“菲欧娜”升级飓风灾害已致3人死亡。
58岁“自驾阿姨”苏敏准备再出发:余生即是星辰大海。
拉卡拉:公司积极参与数字人民币相关活动,包括2022服贸会。
鱼台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党员干部积极沉一线同心抗疫。
中转休息室免费用!首都机场“经首都连联飞”服务升级。
/农女致富带上某宝来穿越/林妮子/扮演恶毒女配[快穿]/卷喵/侠二代的江湖历险/德利利。
/我有一座百草园/烟水漪/猫系的我和犬系的她/二羽不是习/救命!克妻皇帝天天想立我为后/莫达汝。
/我家娘子是个娇气包/亘空/好戏开场/搞点薯条/都市女巫立志传/幻视苍。
/超凡乡村神医/不怕猫的老鼠/哔,系统加载中/奈雪的下午茶/疯狂的病号/唐大巫。
学校全体校级领导和中层干部陪同参观并参加了工作汇报会议。
会议由理事会常务理事长、安庆一中校长周诗长主持。
在学农的课堂上,我们了解到了农业与科技相依相存的关系。
计教授风趣幽默地讲述佛教故事,告诉大家中国话的重要意义,并引出了中华民族非常实在的观点。
校党委书记戴文军参加会议,校工会主席周波主持会议。
按照村委统一安排,包保帮扶联系人与村干来到各贫困户家中,进一步核对贫困户基础性资料,充实、完善新的信息,并填写好《帮扶手册》和脱贫攻坚帮扶联系牌。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