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九十四章 沸起来-小九徒

<output class="dzryk"></output>

bobvip20 > 天下藏局 > 二百九十四章 沸起来
字体:      护眼 关灯

二百九十四章 沸起来

        颜小月生了一会儿闷气,转头对我说道:“对不起啊,刚才让你受侮辱了。”
       我笑了。
       颜小月说道:“你别笑啊,姐姐在认真跟你道歉呢!”
       我说道:“老粮帮果然是一群乌合之众。”
       颜小月闻言,俏脸一变,立马扯了一下我衣袖,紧张说道:“要死咧,你说这么大声,这里可全是老粮帮的人……”
       我将烟头给掐灭,没再吭声了。
       颜小月叹了一口气,解释道:“也不是所有人都像鞋拔子那恶心样!”
       “这家伙是南门堂的老堂头了,在老粮帮中的势力很大。之前的西门堂堂头,出车祸死了,鞋拔子还代管了一段时间的西门堂。魔都总共才一彩三堂,当时两堂都是他在管,可把他给牛比坏了,他甚至还想撺掇人推翻大彩头。”
       “大彩头是上面总瓢把头前几年新派下来的,他在魔都的根基不深,对鞋拔子无可奈何。其实我当时虽然人气旺,但资历太浅,能当上这个堂主,完全是大彩头的安排,他故意让我当西门堂堂头,用来牵制鞋拔子的力量。”
       “西门堂一直处处忍让,也是大彩头的意思,他让我先别跟鞋拔子发生冲突,暗暗积蓄力量,等时机一旦成熟了,大彩头会联合我废了他!”
       真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老粮帮表面上看起来团结,内部也暗潮汹涌。
       难怪刚才那么大的动静。
       大彩头就出来制止了一下,任何话都没再多说。
       颜小月太直爽、又好玩、性子还急。
       其实她根本不适合堂头这种身份。
       但她为了利用老粮帮的力量来对付颜小光,竟然硬在这趟混水里面搅和。
       我问道:“你都已经忍了这么久,今天怎么突然发飙了?”
       颜小月闻言,气乎乎地撅嘴说道:“他骂了你啊!这我可忍不了!”
       我没再搭话。
       脑中却在始终想着鞋拔子的最后一句话。
       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
       颜小月见我闷不吭声,问道:“你在想什么呢?”
       我问道:“你刚才打鞋拔子那么狠,我又揍了他的下属。”
       “他就这么算了,你不觉得太轻松了?”
       颜小月闻言,顿时愣了一下,反问道:“你什么意思?”
       我回道:“我感觉今天的讨彩会,可能还得会热闹一些。”
       颜小月:“……”
       休息了一会儿。
       我们进入了酒店的后堂。
       这里原来是酒店举办婚礼等大型宴席的地方。
       现在已经按讨彩会的老规矩进行了装扮。
       大门设置成了花门,花门上不是花,而是不同颜色烂布条段扎成布团,寓意穿千家衣暖身。
       穿过了花门。
       舞台中间放了一台神龛。
       神龛后面挂着范丹祖师乞讨像。
       神龛前面有一张长长的台子,台子上放着一根棍子、一具竹筒、一把刀子、一面旗子、一本线装书。
       棍打狗、筒乞饭、刀防身、旗聚弟兄、书写天下乞行规矩。
       这些其实都是老用具了。
       以前乞行的规矩确实比较多,十大帮规,条条严苛。
       如禁止穿堂过院(乞讨时只能站大门口或靠在门框边)、顶色卧莲(与同行妻行苟且之事)、点水发线(背叛告发)、挑灯扒火(搬弄是非同门相杀)……
       现在他们摆这些玩意儿。
       象征意义远大于实际意义。
       老粮帮这些吃白饭的,会所能够少去耍点,范丹老祖师都会笑出眼泪。
       颜小月先上去交西门堂的年奉金。
       每个堂口每年都需要交一定数额的钱给大彩头。
       大彩头呵呵笑着收下,旁边的人在记录着奉金数额。
       我在里面转了一大圈,便悄悄地出了后堂,与光头朱接头。
       光头朱在二楼已经早早预定了一个房间。
       我去敲房门。
       但里面却无人应答。
       我寻思这小子不会没来吧,赶紧掏出手机,准备给光头朱打电话。
       结果肩膀被人给拍了一下。
       回头一看。
       一位清洁大妈,手中推着换洗床单的小车,示意我让一让。
       我赶紧让开。
       清洁大妈却对着我抛了一下媚眼。
       我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当时,甚至有一拳打过去的冲动。
       因为这大妈快六十岁了,长得又丑又猥琐。
       她见我发懵,竟然凑过头来,低声问道:“大兄弟,要给你安排一位妹子耍一下?挺便宜的!”
       我:“……”
       这货竟然是光头朱!
       他嘻嘻直笑。
       我低声问道:“全准备好了?”
       光头朱点了点头:“你就放心吧,到时你自己别吓得尿裤子就行。”
       我回道:“行,等我给你拨电话吧,铃声响三下,你就开始动手,一秒别耽误!”
       光头朱闻言,打了一个ok的手势,推着小推车,继续往前。
       走了两步。
       这货又回过头来,问道:“大兄弟,我更便宜,咱们一起休息一下?”
       我骂道:“滚一边去!”
       等他走后。
       我准备下楼回会场,但路过二楼楼梯口公共卫生间的时候,想进去小解。
       可人还没进去。
       却听到里面传来了极为微小的声音。
       “颜总,你放心……”
       “这次我不仅要废了那个死八婆,还要废了老彩头……等我当上了魔都老粮帮的大彩头,弘宝工艺品厂每年答应资助我的金额可一分不能少啊。”
       “死八婆还想用老粮帮的势力来对付你,哥们这次就让她死在老粮帮!”
       “……”
       我瞬间停下了脚步。
       这是鞋拔子的声音!
       我突然想到之前他在大厅里面对颜小月说的最后一话。
       “老子等下看你的死相!”
       颜小月手中的明斗彩千缝碗是昨晚突然丢的。
       丢的时间节点非常之糟糕。
       即便颜小月去找杂项阎王,也不可能有时间重新做一个。
       从鞋拔子手机对话情况来看。
       我只能推测。
       斗彩千缝碗是鞋拔子故意派人去苍狼酒吧偷的,目的就是为了在讨彩会上搞死颜小月。
       而鞋拔子的帮凶,竟然是颜小光!
       难怪刚才鞋拔子吃了那么大的亏,竟然强行忍了。
       现在原因终于知道了。
       这货编排的好戏全在后头!
       废颜小月、废老彩头,自己当彩头。
       今天的讨彩会。
       不仅仅是热闹,估计要沸起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duliugu.com。

白鹤小学开展2022年秋季新生入学课程。
微视频丨粮稳天下安。
/铁血之人的无限之旅/之津天/三境/水月金鱼/穿越之锦鲤小农女/爱吃肉的娇妹。
/他来自万物有灵的世界/崖破马/绿色家园/妹纸爱吃肉/修行之旅上部/奕行。
/大宋美术落榜生/谈笑风华/海贼之文斯莫克/老婆用我换糖/三梦浮生/莫洋。
/何必思凡/塚客家长们认为,学校的精细化管理和教师的敬业负责让他们对学校非常放心,一致表示天下藏局会一如继往的关心、支持并配合学校老师的工作,履行自己作为家委会成员的职责,积极发挥家校共育的桥梁纽带作用,在家长中间起到带头、模范、表率作用。
演练时,各部门协同一致组织学生快速、有序撤离,在既定时间内疏散到指定区域集合并快速清点人数。
   当然,初二初三的板报更加成熟、设计感更为强烈,不论是艺术风格,还是表现张力,都更加精致完美,也均获得了高分。
这次党课,使全体教师受到了一次精神上的洗礼,对师德师风建设又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对提高教育教学管理水平有着显著的意义。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