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七十七章 断头饭-小九徒

<output class="dzryk"></output>

bobvip20 > 天下藏局 > 二百七十七章 断头饭
字体:      护眼 关灯

二百七十七章 断头饭

        疯虫闻言,冷冷地回道:“先关了,等鉴定结果出来再说。”
       夏禧点了点头:“明白!哥,要不你先去休息,我在镇上安排了几个妹子,这里有我守着就行。”
       疯虫拧了一拧眉毛:“今天没兴致!你们也在这儿等着吧。”
       “记住,都特么别说话!”
       讲完之后。
       疯虫又躺在太师椅里睡觉。
       旁边之人赶紧拿了一台落地电风扇,对着他吹。
       那些下属开始全站在边上,一动不动,不敢说话。
       他们估计是要一直站到凌晨四点了。
       疯虫装叉的姿态,还是如此霸道。
       夏禧吩咐人把我们给拎了起来,将我们重新关进了仓库,门再次“咔嚓”一下,锁掉了。
       从声音来看。
       仓库门口依然没人在守。
       整个院子只能听到疯虫呼噜震天响的声音。
       我和颜小月对视了一眼。
       颜小月不屑地嘴巴一翘,白了我一眼。
       仓库与院子的距离有一些远。
       我们在这里低声说话,外面根本听不到,除非他们的听力如我。
       我说道:“谢谢。”
       颜小月反讽道:“谢谢你全家哦。”
       我:“……”
       我没再说话了。
       鉴定结果肯定不会出任何问题。
       明知是好结果的等待。
       无疑是一种享受的过程。
       我必须乘这短暂的几个小时好好休息。
       才有精力应付接下来的事。
       半小时之后。
       颜小月见我一直吭声,不满地说道:“僵尸脸,可真没劲,你说一句话会死吗?”
       我瞅了她一眼,还是没说话。
       颜小月简直无语了。
       我手迅疾一翻,解开了绳子,从衣领子的夹缝里,捏出一枚刀片,塞到了她手里。
       颜小月见状,美眸瞪得老大,满脸不可思议。
       这手段其实都不算什么了。
       彩门中人的戏法,那才是江湖一绝。
       我对颜小月说道:“这东西非常锋利,你先藏着,等下万一有突发情况,你看我示意,随时准备割绳子。”
       “绳子割开之后,你卯足了劲,往人多的地方跑,我会掩护你安全撤离,千万不能再回头。”
       讲完之后。
       我将绳子给自己重新绑了上去。
       颜小月秀眉紧蹙:“他们已经夺了宝,不会放了我们吗?”
       我淡淡地回道:“你想多了。”
       按疯虫的性格,现在我们两人都在他手上,为避免后续麻烦,他很大的可能会神不知鬼不觉地做掉我们。
       以前他干拖裤党的时候,有一次他去人家家里偷了五千块钱。
       九十年代初,五千块无疑是一笔巨款。
       疯虫怀疑他偷钱的过程被隔壁一位烧锅炉的斗鸡眼老头看见了,为了防止老头泄露消息,他竟然一把火将锅炉房给点了,幸好老头当时并不在里面,火被人及时扑灭。
       这货在外面躲了好几个月,见没事才回来。
       年轻时叫狠。
       如今他还加上了阴。
       这期间。
       我们除了一次上卫生间,叫外面人来带我们过去,再无其它动静。
       到了清晨四点多。
       去鉴定之人传来消息,裹布和泥均为真。
       疯虫带着夏禧进来了。
       他先瞅了瞅我们,目光中闪露浓浓的杀意,问道:“想吃饭喝酒吗?”
       断头饭。
       这特么还挺客气!
       我和颜小月都没说话。
       疯虫见状,点了点头,转头对夏禧说道:“他们不想吃喝就算了。”
       “记住,这两人车祸而死,具体擦屁股的事你马上去办,他们由我亲自送去临县郊区一家火葬场。”
       夏禧顿时愣住了。
       疯虫厉声问道:“没听明白?!”
       夏禧咬着腮帮子回道:“明白!”
       颜小月也惊呆了,美眸死死地盯着疯虫,但却没吭声。
       这就是多疑的疯虫!
       他永远在最后关口才会抛出自己的决定。
       关键事情还自己动手。
       不给对手任何反应时间。
       甚至,不给身边做事之人留下任何钻漏洞的机会。
       夏禧说道:“哥,要不两件事都我来办吧,你继续睡一会儿。”
       疯虫闻言,目光无比凌厉地瞪了一眼夏禧。
       夏禧只得不吭声了,眼睛看向了我。
       我没与他眼睛交流,一直瞅着地面。
       这个时候。
       外面迅速进来了几个人,拿着胶布,将我们的嘴给死死地封住了。
       在疯虫的带领之下,他们快速拖着我们往外面走。
       离开仓库之前,夏禧的神情无比急迫,想与我眼神交流,但我依然没回应他,假装伤重身体不适,眼睛依然死死地盯着原来我躺着的那块地面。
       在我被推上那辆虎头奔之时,瞥见夏禧在锁仓库门之前,专门去仓库里面看了一下。
       我喜欢跟聪明人一起做事!
       不过,让我觉得奇怪的是。
       颜小月在听到疯虫说出送我们去火葬场的决定之后,只是神情震惊,但没说任何话。
       她到底是吓懵了,还是根本不害怕?
       上了虎头奔。
       司机将两侧玻璃的窗帘给拉了起来。
       疯虫坐在副驾驶。
       车开始快速往外面开。
       我听到后面传来了车声。
       那辆桑塔纳也跟过来了。
       三辆车,只留下一辆奥迪,给夏禧去办事。
       两辆车摸黑往前面开,速度飞快。
       疯虫背靠着座椅,脚高高架在驾驶台上,继续呼呼大睡。
       一个多小时之后。
       车竟然停住了。
       “疯哥,前面出车祸了。”
       我透过挡风玻璃往前一看。
       前面两辆车好像发生了追尾事故,有两人正在大声吵着架。
       这是郊区。
       左边是河,右边是山。
       要么前面让,要么疯虫让。
       但疯虫肯定不会让。
       哪怕就是倒退一米能让对方过去。
       他也不会让!
       这是性格使然。
       果然!
       疯虫睁开了眼睛,转头对司机说道:“下去叫上人,直接拿家伙,让他们赶紧把车挪开,不挪就开打,再把他们车掀河里去,十分钟之内完成!”
       司机回道:“明白!”
       司机迅速下车,召集了后面那辆桑塔纳上的四个人,快步走了过去,手中的西瓜刀一亮,指着他们。
       “都特么赶紧滚!”
       前面吵架两位车主中的一位见状,顿时脸色陡变,立马上车,呼啦啦地往前开走了。
       但另外一位车主,他瞅了瞅疯虫司机等人,脸上肌肉直抽搐,瓮声瓮气地问道:“我说,你们把他给吓走了,他刚才准备赔我十万块修车费呢,难不成你们准备掏了?”
       这位是化了妆的三黑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duliugu.com。

济南GDP十年翻一番多,跨越五个千亿级大关,年均增长77。
着力稳经济一揽子政策加快落地。
鱼台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党员干部积极沉一线同心抗疫。
英女王葬礼前日,马克龙被拍到穿运动鞋走在伦敦街头,引发争议。
/难缠的甲方雇主/美客/聊斋里的游戏玩家/宝月流光/快穿异世界被迫崛起/月宝玉。
/红霜/白飞梦/开在彼岸/beingless/时间穿行/孔乙己惹谁了。
/我离线挂机十亿年/轻衣胜马/穿成异能大佬后我出道了/晏辽/学神从无限就职开始/气吞牛斗。
/阴间神探/道门老九/我对救下的人一见钟情了[综]/离机 活动现场气氛热烈而有序,参加劳动的党员们,顾不上刚刚上课后的疲累,以饱满的精神,认真的态度,仔细清理着新区里的卫生,平整着花坛,为下一步的绿化、美化,做好必要的准备。
(青年教师发展研究会,王文婷供稿)
国际课程中心俞欢欢副主任全程参与了研讨活动,并对Glen博士对天下藏局中澳班EAL教学的充分支持表示感谢。
复赛实行一对一PK赛制,两名参赛选手演唱同一首歌或各唱半首歌,由评委老师打分决定选手的去留。
2月13日制定推进计划,将线上直播辅导拓展为全校三个年级。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