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七十六章 护局者-小九徒

<output class="dzryk"></output>

bobvip20 > 天下藏局 > 二百七十六章 护局者
字体:      护眼 关灯

二百七十六章 护局者

        我脑瓜子顿时嗡地一下。
       之前我曾反复交待夏禧。
       对疯虫打算采取的验证办法,一定要打探出来,及时告诉我。
       告诉我之后。
       我好调整手段应对,并会把聊天信息删除。
       但夏禧却一直没有任何动静。
       我以为全部情况都在他掌握当中。
       但很显然,老山鸡突然采取的这个验证身份办法,之前未透露出来一点消息,夏禧并没有掌握。
       疯虫的多疑。
       在此事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夏禧站在旁边也懵了。
       这就是做局!
       一个小小的疏漏,足以导致前功尽弃、满盘皆输。
       尽管我们已经尽了最大的可能进行全部包装。
       按照当时的查询手段,无论是我们提供的护照、机票、门票,疯虫等人都不可能查询出真伪。
       可疯虫却在最后采取了最简单、最粗暴的办法来进行验证。
       语言。
       这是我们致命的弱点。
       虽然我之前也略微准备了一些简单的高卢国口语。
       但新闻录音的大段播报,我们无论如何也翻译不出来。
       我胸中反复激荡,却面无表情。
       对付这种局面。
       如果是我一个人,可以有两个方案。
       第一,我被吴少文打得这么惨,可以装成毫无意识或者耳膜被打穿孔,听不见录音机声音,借此拖延时间,只要给我时间,我一定有破解的办法。第二,他们绑在我身上的绳子,其实根本困不住我,哪怕是历经一场厮杀,我也可以逃脱。
       但颜小月的到来,第一个方案直接被否,因为她身上没什么伤,而且,她刚才还说了话,装听不见,根本不可能。第二个方案也危如累卵,在这么多人盯着的情况之下,我要带着一个被绑着的她逃离,难度无异于登天。
       我已经假装在地上痛苦地蠕动,手在准备解套。
       第三个方案也在此时迅速形成。
       等下一旦失败。
       我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劫持疯虫,直接威胁他性命。
       疯虫被劫持。
       现场能作主的就是夏禧。
       我会让夏禧给车钥匙,并将颜小月放在车上,劫持着疯虫,驾车离开。
       夏禧一定会下令他们这样做。
       这样一来,局肯定破了。
       但我们性命会留下来。
       我见到夏禧的额头上已经沁出了汗。
       他目光中露出了杀意。
       估计他觉察出了死亡气息,准备今晚掀开桌子与疯虫火拼了。
       我不经意地瞥了他一眼,幅度极为微小地摇头。
       他不能暴露。
       这枚棋子目前还不到暴露的时候。
       我希望他能看懂我的眼神。
       录音机里传来了叽里咕噜的声音。
       很长一段的新闻播报。
       足足有三四分钟。
       秘书拿出了一张纸,递给了疯虫。
       纸上肯定是刚才那段录音的汉字翻译。
       夏禧冷声对我们说道:“翻译!”
       心在砰砰直跳。
       我微微闭上了眼睛,积蓄着力量,反复计算着我与疯虫之间的距离、瞬间跨越障碍物的方法,以及等下车辆逃离的路线。
       务必要一击必成!
       “等一下!”
       疯虫突然阴冷无比地说道。
       “把另一个家伙的耳朵塞住!”
       这是真狠!
       “我翻译了,你们能放过我们吗?东西我们真的不要了,只求你们不要害我老公!”
       颜小月冷不丁张口了。
       她神情紧张而纠结,音调带着卑微恳求。
       黑暗中突然一道光闪过!
       她留过学!
       虽然我不知道她在哪里留学,但从她的神情来看,她肯定懂得高卢语!
       这个局难道要被这个老六给拯救了?!
       我怎么那么不信呢!
       已经有人拿棉花死死地塞住了我的耳朵。
       我还是能听到一些细微的声音。
       夏禧好像在叫颜小月少废话,放不放你们,一切由疯哥来决定。
       颜小月开始颤声翻译着那段新闻播报。
       从疯虫以及他身后秘书的神情看来,颜小月的翻译,好像与纸上内容完全对得上!
       这真是惊天反转!
       疯虫听完,下巴一扬,示意让他们拿开我耳朵上的棉花。
       夏禧让我开始翻译。
       我懒得翻,装死。
       虽然之前我也听了一个大概。
       不翻比翻,更不会出马脚。
       夏禧见状,勃然大怒,抬起脚狠狠地踹我胸口:“哑巴了?!叫你翻译,你小子哑巴了?艹!”
       我躺在地上闷哼,双眼直翻白。
       我寻思你小子有朝一日可千万别落我手里!
       颜小月在旁边带着哭腔说道:“你别打他,再打他要死了……求你了……”
       这演得可真情真意切。
       我口中艰难无比地吐出几个高卢语单词。
       疯虫听了,转头问秘书:“他说什么?”
       秘书回道:“他说‘饶命,放过我们’。”
       疯虫突然咧嘴笑了,将烟头给丢进了下属手中的痰罐:“这小子,谁打得?”
       吴少文闻言,一瘸一拐地出来,说道:“报告疯哥,我打得。”
       疯虫点了点头,对夏禧说道:“这吊脚眼够狠,把他直接调你身边办事吧。”
       吴少文闻言,神情顿时欣喜万分。
       夏禧瞅了瞅他,嘴角带着一丝阴笑:“还不快感谢疯哥?!”
       吴少文忙不迭地说道:“谢谢疯哥栽培!”
       疯虫招了招手。
       那几位鉴师见状,开始拿出了箱子里的十几件小样鬼货以及翡翠玉藕进行鉴定。
       鉴定时间非常久。
       足足半小时。
       疯虫脚架了起来,仰靠在太师椅上,开始打起了呼噜。
       不得不说。
       这几位鉴师都是高手。
       看形、辨款、识浆,极为专业。
       而且,其中一个年纪大的鉴师,戴一副金丝眼镜,还真如我之前预料的那么变态,专门看布和宝物外面的泥土。
       到最后,这老头对疯虫说道:“丛老板,小样物件全是清时期的陪葬品,我敢以人头担保,全部为真。那件翡翠玉藕,无论是形制、品相以及玉料,与《爱月轩》笔记里面的老佛爷身边翡翠玉藕完全一致。”
       “现在唯独需要鉴定一下裹布和泥,如果确属清墓的东西,从综合情况来看,几乎可以判定为百分之百真品!”
       疯虫一听,眼睛顿时睁开了,双目精光四射,转头问夏禧:“现在拿去鉴定,什么时候能出鉴定结果?”
       夏禧看了看手表,回道:“最快凌晨四点。”
       疯虫压抑住心中狂喜,冲身边秘书勾了勾手指头:“马上把布和泥拿去鉴定,结果一出来就打电话给我。”
       讲完之后。
       疯虫第一次从位置上起身,在院子里走来走去。
       夏禧问道:“哥,这两个外国佬怎么处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duliugu.com。

苏宁易购发布2022年半年度报告:营收37209亿EBITDA持续转正。
重返月球遇挫!最后关头引擎出故障,NASA取消火箭发射。
巨人网络上半年扣非净利润591亿元,新手游定档9月21日公测。
首钢园提前进入“服贸会时间”,这些亮点抢先看。
国家发展改革委2022年7月份门户网站运行情况。
高温“退场”之后长江流域旱情何去何从?。
/网游之开局奖励巨龙牧场/十禧丸子/寻/无名写者寻/[复联]魔王日记/雾沐年。
/末世火影儿子是系统/酸雨/清风声/左箫音/江南无朗春/度咯。
/游戏文明从生存到帝国/侃沐/恶毒女配在线败家[穿书]/惊猪一瞥/生存资格测试/Aegis。
/主角非要我打ta脸[快穿]/纳兰月浅/万界第一奸商/北雁紫星1.在奎文区、潍城区、高新区、经济区、保税区、市直初中学校就读的在籍应届初中毕业生第一志愿报考我校,可直接通过中考平台报名系统进行网上报名,不需提前审核报考资格。
高一年级老师代表康剑娜老师就高中语文统编教材作文教学情况进行了分享,面对高一必修教材中作文写作体裁较广与教学时长有限的矛盾,她希望编辑老师可以提供些方法借鉴。
由于是第一次迎接?新高考?,很多方面的工作需要重新评估,全新探讨,天下藏局,各位高三老师所担负的任务很重,需要大家充分利用多种手段、各种利息渠道,全面理会、理解?新高考?的要求,积极的、创造性的作好新学期的复习迎考工作,只要大家齐心协力,精心准备,再大的困难总会克服的。
午间休息时间,近300名师生齐聚校园中心小广场,以铿锵悠扬的小号声为号角,在音乐老师的指挥下,饱含深情地唱响《天下藏局》。
”“教师要重视学生能力的提高和创新精神的培养”。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