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七十一章 咬住钩子了-小九徒

<output class="dzryk"></output>

bobvip20 > 天下藏局 > 二百七十一章 咬住钩子了
字体:      护眼 关灯

二百七十一章 咬住钩子了

        我和颜小月起床之后。
       颜小月正在院子压水井旁边洗漱。
       我发现老蔫不在家里,便转头问他老婆:“老蔫去哪儿了?”
       老蔫婆娘回道:“一大早去找吴酒鬼买鱼了,今天也不知道为什么去了这么久还没回。”
       正说话间。
       吴少文和老蔫竟然同时来到了院子门口。
       吴少文肩膀挑着两个大水桶,水桶里有活蹦乱跳的鱼。
       我无比淡定地瞅着老蔫。
       老蔫神情明显有一些不自然,说道:“秦老板,我看你们那么爱吃鱼……今天干脆叫卖鱼的老吴挑了一些鱼过来,让你自己挑。”
       我心中顿时一阵冷笑。
       因为我看到了他们的鞋。
       上面沾了不少黄泥巴。
       这些泥巴,并不是池塘里的黑淤泥,而是昨天我和颜小月在山上破观音庙附近挖出来的黄泥。
       非常明显。
       今天老蔫去找吴少文买鱼的时候。
       吴少文向老蔫打听了我们的情况。
       这个老色胚从老蔫话里行间发现了明显不对劲。
       一大早便撺掇老蔫一起上山,去看我们昨晚挖的坑。
       坑里面,并没有头发和指甲。
       结合之前种种迹象,吴少文心里已经确定我们对老蔫撒了谎,估计判断出来我们可能来找古董。
       他等不及了。
       今天一早便亲自过来打探听情况。
       我说道:“那真的太好了,挑进来让我看看。”
       吴少文的吊三角眼眯成了一条缝,瞄着正俯身在压水井旁边洗脸的颜小月。
       颜小月身上的衣服有一些宽大,她俯身的时候,身材有点若隐若现。
       一时半会儿。
       吴少文竟然没听到我讲话。
       老蔫悄悄拽了一下他的衣角:“老吴,秦老板在叫你呢。”
       吴少文方才反应过来,忙不迭对我笑道:“好好好,我挑进来!”
       鱼挑了进来。
       吴少文给我发了一支烟,开始找我闲唠嗑。
       我假装挑鱼,有一茬没一茬地答应着。
       最初话题主要集中于秦老板哪里人,来干什么,准备玩多久之类。
       我也时不时放出来一些漏洞,让他捕捉。
       每当看见吴少文捕捉到我话里行间的漏洞,脸上露出一丝欣喜表情之时,我心里就一阵舒适。
       有一种驯兽师调教动物成功的爽感。
       到最后。
       吴少文终于切入了问题核心,假装漫不经心地问道:“我好像见你们夫妻两人昨晚扛锄头出去,这是干啥?”
       我闻言,神情立马变得警惕:“你看错了吧?我们大晚上扛锄头干什么?”
       在讲话过程中。
       我不断冲着老蔫挤眉弄眼。
       老蔫见状,满脸尴尬。
       吴少文瞅见我满副古怪而惶恐的表现,嘴角抹过了一丝冷笑,忙打圆场道:“那我可能看错了……我现在得去鱼塘打窝了,秦老板挑好了鱼没有?”
       我指着水桶里一条鲫鱼:“就它了!今天给我老婆炖汤补补身子!”
       吴少文嘿嘿直笑,色迷迷地瞥了一眼颜小月:“鲫鱼汤对女人补身子很好啊,你可真心疼自家婆娘。”
       颜小月早就发现吴少文无比猥琐的眼神。
       此刻。
       她干脆将外套给脱了,露出了葱段般的胳膊、白皙若雪粉脖子以及无比傲人的身材,开始晃手晃脚,假装锻炼,嘴里边娇喝着:“一二三呀,运动猛呀,练出身材有人宠呀……”
       她本来就是唱歌的好嗓子。
       娇滴滴的声音一出。
       别说吴少文,我都浑身起鸡皮疙瘩。
       吴少文在挑水桶出院子的时候,实在忍不住,仍旧朝颜小月身上瞟。
       颜小月假装抹脖子上的汗,冲他笑了笑,眨巴了一下眼,还不经意地扯了一下自己衣服。
       “哎呦卧槽!”
       吴少文完全未注意院子的门槛,竟然摔了一跤。
       颜小月见状,冲我俏皮地挑眉毛。
       我:“……”
       等吴少文走了之后。
       我假装有一些生气,转头质问老蔫:“你怎么告诉别人我们上山去了呢?我们夫妻生不出孩子这事,闹得全村人都知道,可多丢人!”
       老蔫神情尴尬地回道:“没有啊……可能是他自己看到了。”
       我没再吭声了。
       心里其实很开心。
       吴少文咬住钩子了。
       当天晚上。
       我和颜小月继续趁黑上了山。
       这次特意避开了吴少文家。
       在上山的时候,颜小月想说什么,我立马用眼神制止了她。
       因为。
       吴少文已经像鬼魅一样跟上来了。
       来到观音庙前,我先挥舞锄头,挖了一会儿坑。
       尔后。
       我将锄头往地上一甩,对颜小月气恼道:“我太爷爷信里面写的埋宝地点就在这里,而且,他信里说用罗盘定方位,在观音庙正门的坤位方向。我之前定的根本没错,可挖两天什么东西都没挖到,真是气死个人!”
       颜小月回道:“老公,会不会村子里还有其它的观音庙?”
       我回道:“不可能!老蔫说村子只有这一座观音庙!”
       颜小月问道:“你说会不会九十年代翻修那次,宝藏被人给挖走了?”
       我说道:“我反复问了老蔫好多遍,他说根本有人挖到宝藏……”
       颜小月突然惊道:“老公,你看那是什么?!”
       我顺着她手指,转头一瞅,立马将锄头给捡了起来,附身下去,激动万分地说道:“天啊,宝藏!”
       尔后。
       两人开始疯狂地挖土。
       在这过程中。
       我悄悄地把裹尸布包裹放了下去。
       “哎呀,你轻一点呀,这是宝藏,别弄坏了!”
       “我太激动了!”
       “……”
       一会儿之后。
       我们从坑里面掏出了东西。
       我拿起了那柄翡翠玉藕,大刺刺地对着天上月光,激动万分而又语无伦次地说道:“老婆,我们这下可真要发了!太爷爷信中老佛爷的翡翠玉藕……”
       颜小月大急道:“你小点声,别让人听见了。”
       我回道:“这大晚上哪儿有人!”
       颜小月说道:“我们得赶紧回去,把东西藏在箱子里面,明天一早拎起箱子就走,也别跟老蔫打招呼了!”
       讲完之后。
       我们赶忙收拾东西。
       斜眼瞥见。
       不远处树丛中的枝桠在微微抖动。
       吴少文担心被我们发现,提前走了。
       我们迅速下山。
       回到了老蔫头家,进了房间。
       我以极低的声音对颜小月说道:“我们两人今晚要抱着睡!”
       颜小月闻言,美眸瞪得老大,脸色竟然有一些泛红,咬牙问道:“为什么?”
       我解释道:“我不是想占你便宜!”
       “估计今晚吴少文会采取行动,很有可能,他会撺掇老蔫溜进房间里来拎箱子。”
       “这包裹里的东西,我们暂时不能让他轻易找到,只能夹在我们两人中间,才显得逼真。我们今晚目的,要让他找到箱子里那封信,你明白没有?”
       颜小月:“……”
       我强调道:“事情关乎做局的成败,你别娇里娇气!”
       颜小月白了我一眼:“睡就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duliugu.com。

助力“土专家”破土冒尖浙江宁海打造成才“快车道”。
日本新冠肺炎疫情达“灾害级别”医疗体系遭重创。
石门一中:新学期上好“安全第一课”。
华中农业大学文法学院赴竹溪县调研乡村振兴战略背景下林区多元化生态保护补偿机制。
沅江公安局举行民警子女“励志助学”活动。
龙潭中湖公园部分区域临时封闭。
数字气象建设的福建样本:智慧平台保障城市安全助高质量发展。
拼在千里银线上的“数智星”。
/世界上真的存在超能力/假摔/Cracks(裂缝)/LucienLynn/九魂天帝/时光矿泉水。
/和男神一起谈恋爱/浅蓝深深/向来残花落泥中/向晚意思/搞事二人组/诺娘QAQ。
/我和我家猫崽子官宣了(娱乐圈)/暖色色/九劫真神齐飞鸿/金仓/邪魅王子的巫女大人/叶籽芽。
特向广大党员教师提出倡议:一、开展垃圾分类先锋承诺。
此次倡议活动是她们长久以来爱心义举的延续,这项活动也得到了学校党总支、工会的大力支持。
澳洲大学院校来校宣讲一直以来都是中澳班生涯规划和升学指导的重要内容之一,来校宣教的代表都是各校的资深招生官员和教授,如天下藏局格里菲斯大学的代表是学校副校长和博士生导师。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