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六十九章 丢骨头-小九徒

<output class="dzryk"></output>

bobvip20 > 天下藏局 > 二百六十九章 丢骨头
字体:      护眼 关灯

二百六十九章 丢骨头

        颜小月反应过来之后,转眼瞅见老蔫在笑,老蔫媳妇儿也捂着嘴巴,顿时恼怒不已:“谁是不下蛋的母鸡?!我要下蛋也得有蛋种啊,还不知道谁行不行呢!”
       我就知道她会这样说。
       立马装出一脸尴尬无比的样子,对颜小月说道:“那什么……你吃饱了赶紧去睡觉,还不嫌丢人吗?”
       颜小月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一脚踢开凳子,进房间了。
       老蔫笑完了,对我说道:“那行,我明天带你上山拜一拜观音庙去,你们夫妻可真有意思。”
       我回道:“国外待习惯了,讲话都比较直接。”
       这个时候。
       老蔫的媳妇儿也进房间了。
       我跟老蔫继续喝着酒,问道:“我再打听一个事,这观音庙是哪年建的?”
       老蔫回道:“那就早了,据说道光年间就建了,也算古庙,三十年前给扒了。”
       我问道:“翻修过吗?”
       老蔫想了一想,回道:“记得在九几年的时候,倒有一位城里的善主,出资翻修了一次,但几年后下了一场暴雨,又倒了,便一直荒废到了现在。”
       这些事情。
       夏禧帮我确定观音庙作为倒骑驴做局点的时候,早就已经叫人摸清情况并告诉了我。
       我低声问道:“那你有没有听说,九几翻修的时候弄出来宝贝什么的?”
       老蔫闻言,翻了翻白眼:“什么宝贝?”
       我拿出了一件提前准备好的鼻烟壶,在他老蔫面前晃了一晃:“这种东西就是宝贝!你知道这小玩意儿值多少钱吗?”
       老蔫问道:“多少钱?”
       我伸出三根手指头。
       老蔫问道:“三百?”
       我皱眉回道:“瞎说什么呢,加个万字。”
       老蔫闻言,瞠目结舌,像挨了雷劈一样瞅着那鼻烟壶,身躯不由自主地挪远了点。
       我将东西给收了起来,表情淡定地喝着酒。
       半晌之后。
       老蔫皱眉问道:“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问观音庙在翻修的时候,有没有挖出像电视上那种价值连城的老玩意儿?”
       这特么才明白!
       我点了点头:“对!”
       老蔫说道:“你可拉倒吧!这都是你们有钱人玩的东西,那破观音庙怎么会有那玩意儿!我看电视上说,这东西要到墓地里刨!”
       “不瞒你说,我以前看了电视栏目之后,上山砍材的时候,也会想墓地里有没别人埋下去的东西,有时看到烂墓地,便去锄两镢头,还别说,真给我弄出过东西来。”
       我问道:“什么东西?”
       老蔫回道:“蛇啊,眼珠子老大了,吐着信子,吓得我屁滚尿流!”
       我:“……”
       老蔫见我满脸无语,似乎觉得自己讲了一个好笑话,哈哈大笑。
       我打断他,问道:“你确定观音庙翻修的时候没挖出过东西?”
       老蔫回道:“没有,绝对没有!”
       两人又扯了一会儿闲天。
       我又将话题往这方面转,问道:“老蔫,你确定翻修的时候没挖出过东西?”
       老蔫皱眉道:“我都说了多少遍了,没有就是没有!你今天是不是喝多了,不是说来拜菩萨的么,老问有没有翻出古董干啥?”
       我拍了拍胸口,满副心有余悸的样子:“没挖出就好……”
       老蔫满脸疑惑:“你说啥?”
       我回道:“没什么。那什么……你明天给我们烧鱼吃,弄大一点的鱼。我听说,乡下的鱼没污染,很肥,非常鲜美。”
       老蔫回道:“没问题!我明天就去吴酒鬼的鱼塘抓鱼去。”
       回到房间。
       颜小月已经穿上了睡衣,嘟着嘴,手当靠枕,斜躺在床头,无比气恼地盯着我。
       到了这里,我不能再睡沙发了,便上了床。
       颜小月说道:“过份!”
       我问道:“什么过份?”
       颜小月回道:“你刚才讲话不过份吗,说我是不下蛋的母鸡!”
       我低声说道:“我做事有自己的道理,刚才我故意气你,将你支开,给老蔫放线。”
       “接下来几天,这种事会有很多,我今天解释一遍,以后不会再解释,你配合好就行。”
       讲完之后。
       我准备盖被子睡觉。
       颜小月却一把将被子给拽走了:“你盖衣服去,别跟我盖一床被子!”
       我警告道:“我今天可喝了酒,你最好别惹我。”
       颜小月闻言,下巴上扬:“惹你又怎样?”
       我眼睛盯着她睡衣外露出来葱段一般白的胳膊以及若隐若现的妙曼身材,邪魅地用舌头舔了舔嘴唇。
       颜小月见状,顿时脸色陡变,身躯往床边挪了几下,一脚将被子踢还给了我。
       “给你,闷死你去,姑奶奶盖衣服!”
       我没管她,关了灯,闭目沉思。
       我们今天大摇大摆地在村庄里晃荡拍照,不少人都感到好奇。
       这中间包含了当时正在鱼塘里打窝的吴少文。
       明天老蔫头会去吴少文的池塘里买鱼。
       别说吴少文是一个老色胚,即便他是一位普通村民,也一定会向老蔫打听我们是谁。
       老蔫肯定会告诉吴少文,我们是外国人,来旅游的,还要去拜观音庙。
       观音庙是破败的。
       守土鱼篓的人非常敏感。
       外国佬突然来拜破观音庙之事,非常诡异。
       吴少文一定会觉得非常奇怪。
       这玩意儿就像电视连续剧一样。
       我和颜小月是主角。
       吴少文是观众。
       悬疑感会让他非常想知道这两个外国佬到底搞什么名堂。
       这就是引狗的骨头。
       时不时丢出来一块。
       狗会跟着走。
       我们不能直接一上来就开始撩拨吴少文。
       冷不丁地掏狗窝,敏感的狗被惊吓了,会咬人。
       翌日一早。
       老蔫果然从吴少文鱼塘里抓了一条活蹦乱跳的大鱼。
       我惊讶万分:“这么大的鱼,没见过啊!”
       老蔫非常无语:“草鱼啊,外国没有吗?”
       我说道:“有,但比较小,你这是河里抓的?”
       老蔫回道:“不是,吴酒鬼鱼塘的。”
       我吩咐他赶紧做了。
       在吃鱼的时候,我大呼过瘾,将鱼汤都喝了。
       颜小月见状,也假装有滋有味地吃两口,嘴里说道:“好吃好吃,我在国外吃惯了三文鱼、秋刀鱼,没想到乡下的淡水草鱼口味这么赞啊!达令,你爱吃就多吃点,补好身子,咱们早点生宝宝哦。”
       她不断用筷子夹鱼给我碗里,一副吃死你这货的表情。
       差点把我给喂吐了。
       吃完饭,我又给了老蔫五百块,让他这几天每天都去吴酒鬼鱼塘买鱼给我们吃。
       每天买鱼。
       就是让老蔫每天丢一根骨头出去。
       最终引吴少文这条狗出来。
       在老蔫的带领下,我们径直上了后山。
       倒骑驴正戏已经拉开了序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duliugu.com。

补全SUV战略最后一块版图,一汽大众揽巡准备好了吗。
食品加工制造板块跌022贝因美涨992居首。
互联网电商板块涨197壹网壹创涨774居首。
辽宁沈阳:对7天内有中低风险区旅居史和本土疫情的地区来(返)沈人员采取7天居家隔离医学观察。
浩物股份:天津首家阿维塔中心获阿维塔科技意向授权。
平陆运河开工连通西江与北部湾港。
今年起,甘肃省职称评审将有新变化→。
每年投入2000万元!深圳拟修订优化职业技能培训载体认定奖补管理政策。
重庆人熟悉的夜景又回来了!即日起,重庆中心城区“两江四岸”核心区景观照明恢复运行。
女白领掏耳朵上瘾致耳朵里“长霉”医生:频繁掏耳朵当心耳道感染霉菌。
烟台业达经发集团:校企结对——“以画之名让爱传递”公益活动成功举办。
海南大学一教师不配合核酸检测,并指责威胁医护人员,被拘留10天。
/人在奥特:开局控制怪兽/奈岩/他眸/未食人间烟火/这是喜脉啊/娜阿。
/Out,小男人!/鐣欎綇灏戝勾/九言七喜两相离/我是那只小仙女/天未央/顾以望江南。
/重生后误惹战王师叔/林清蕊/极夜纪元,神祇都是大反派/蒲公英喜欢芒果/怜生计/淡墨非白。
/快穿之寻回初恋/焦焦焦焦糖布丁/这是否是你想要的爱情/暖树c更借十九大召开之际,以爱国主义教育为基石,实践?惠利?讲堂?惠润当下,利泽长远?的文化。
开幕式后,各项比赛按照要求和编排,依序进行。
他指出,教辅工作也是学校教育教学工作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不可小看,不可随意;教辅工作做的好,做到位,对学校各项工作的推进将起到很好地促进作用。
由邵红艳同志介绍对胥华颖同志教育和考察的情况天下藏局提出能否转为正式党员的意见。
对于考前天下藏局阶段的作文备考,时老师从高考导向、思维框架、素材积累三个方面为学生们指明了方向。
强调强壮体魄、锻造坚强意志对青少年一代的重要性。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