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六十章 老六-小九徒

<output class="dzryk"></output>

bobvip20 > 天下藏局 > 二百六十章 老六
字体:      护眼 关灯

二百六十章 老六

        我回道:“接下来,疯虫一定会给你下命令,让我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夏禧闻言,神情诧异无比。
       前面就是滨江公园。
       我没有搭话,将车停了下来。
       公园里有不少情侣正在悠闲散步。
       旁边有游走推冰柜卖冷饮酒水的。
       我们一人要了一瓶当年很流行的两百毫升左右小洋酒。
       倚靠在栏杆边上。
       晚风轻抚。
       望着往东而去的黄埔江水,江边璀璨无比的灯火。
       心中突然袭来一股莫名的苍凉与孤独。
       我喝了一口酒。
       酒非常烈。
       若小刀割喉,直达腹中,在体内翻江倒海。
       我问道:“大夏,你害过人吗?”
       夏禧回道:“害过,老山鸡!”
       我说道:“他也不算人,除了他之外呢?”
       夏禧回道:“坑过洋人,但从没害过其它人。”
       我点了点头:“今天余风把我叫过去,本来是确认你和老山鸡两个真假孙悟空,但确认完之后,却一直没让我走。其实,他们根本不想让我走,故意让我听完你们所有的秘密、了解你们所有的不堪。这个世界,知道秘密太多的人,人家一定会让你闭嘴。”
       “你在庄园表忠心的话,讲得非常漂亮,但这对疯虫来说,根本不够。我的身份是你招进来的人,由你亲自来让我闭嘴,才是对疯虫最忠诚的宣誓。”
       “一位敢于拿自己亲信人头作为投名状的下属,才是疯虫所最需要的。”
       夏禧听完,整个人都傻住了。
       一会儿之后。
       夏禧手机收到了一条信息。
       他看完信息之后,气得咬牙切齿:“还真被你猜对了!疯虫这个王八蛋,简直比老山鸡还不是东西!”
       我突然有一点后悔了。
       夏禧是一个矛盾体。
       他江湖经验复杂,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但他的心性也比较单纯,一直在自己构建的古玩江湖中,想实现最初的梦想。
       如果不是我,他应该还会找到另外一个“金茹真”,想办法离开老山鸡,从此偏安一隅,无比自得地干着拉洋片的生意。
       可我却拉他上船了。
       这艘船。
       不是黄浦江面上的繁华与喧嚣,而是寒江孤影的无奈与血腥。
       我必须要承受这些。
       因为我是四君家的传人。
       千年前那个虚幻又真实的故事,已经太多人付出了牺牲。
       就我所知道的,我父母、陆知节、花老头、聋妈,乃至包括许清……
       血刃老司理,崇高一点是守护华夏文脉,朴素一点是拔除国宝外流的罪恶根源,自私一点是为死去亲人们报仇。
       无论哪种理由。
       我都必须要餐霜饮血、执剑向前。
       但夏禧,他其实根本不需要。
       我问道:“你打算怎么做?”
       夏禧闻言,冷笑了一声,将整瓶酒咕咚咚灌进了肚子,抬手将酒瓶子给丢进了江面中,溅起了一片片水花。
       他转头瞅了我两眼,猩红着双眼。
       “苏子,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担心我会后悔!”
       “我明确告诉你,你小看我了!”
       “大丈夫立于天地之间,既要拉得了洋片,也要斩得断贼手!”
       “你别拉我,也别劝我,哥们脾气不大好,容易发火。老司理这人,我一定要陪着你磕死他!”
       我点了点头,笑了。
       夏禧见状,脸上肌肉直抽抽:“你小子……也会笑?”
       我回道:“有时也会。”
       夏禧闻言,哈哈大笑:“天不早了,怎么完成疯虫的任务干掉你,我们再商量。今天哥们带你去潇洒一下。我听老肖说,你在金陵撩骚了一个漂亮姑娘,但后来又把人家给一脚给踹了。来魔都这么多天,你也该寂寞了……哎,你干嘛去?”
       我晃了晃手机:“颜小月找我。”
       讲完之后。
       我招收打了一辆车,回到了酒店。
       回房间卸了一下妆,洗了一个澡,来到了酒店二楼的餐茶吧。
       餐茶吧没什么人。
       颜小月已经在等我了。
       她双臂环抱在胸前,神情无比清冷。
       我现在也不用伪装成她男朋友身份了,因为在疯虫等人的眼中,那个“柳姓”男友已经不存在了。至于这个柳姓小子到底是谁、长什么样子,除了夏禧、三黑子、颜家父女,其它人一概不知道。
       我坐了下来,问道:“找我什么事?”
       颜小月回道:“我爸约你,请你明天上午十点到‘南泥湾酒店’吃饭。”
       我问道:“就这?”
       颜小月回道:“你还想怎样?我爸退隐这十年来就请过两个人吃饭,其中一个就是你!”
       我没吭声。
       颜小月见我不吭声,将头给凑了过来,银牙紧咬,低声说道:“你确实救了我爸,要钱要人要势力,他能做到,都可以答应你。但如果你想打别的歪主意,痴心妄想!”
       我问道:“什么歪主意?”
       颜小月闻言,鼻子冷哼了一声,身躯微微后靠,无比傲娇地喝了一口水。
       我瞅着她嘚瑟的样子,皱眉问道:“你不会认为我想打你的主意吧?”
       颜小月回道:“要不然呢?”
       我顿时明白过来了。
       在她眼中,可能确实如此。
       我莫名其妙去同悦古玩赌斗,为了逼迫杂项阎王就范,最后提出的大彩头是要颜小月。之后,又在苍狼酒吧众目睽睽之下亲她,接着把她困在了酒店一晚上,又让她告诉颜旺必须要做实我的男友身份。
       尽管中间存在着各种疑点。
       但其中最根本的原因,她却始终都不知道。
       那就是非亲非故的,我什么条件都没提,为什么要舍命去救她爸爸?
       只要是个人,都会以为我在忌惮她的美色。
       我喝了一口水,问道:“你来猜一个非常复杂的谜语吧,据说智商低于一百二都会想得脑溢血。”
       颜小月闻言,神情非常无语,翻了翻白眼:“什么谜语?”
       我说道:“你家里一共六兄弟,没有一个人称呼你为哥,你算老几?”
       颜小月美眸闪了一下:“老六?”
       我点了点头:“对,你就是老六!”
       颜小月嗤之以鼻:“这有什么难的……”
       我拿起了椅子上的外套,起身就走。
       颜小月突然反应过来:“姓柳的,你在骂我?!”
       我没回头:“我不姓柳,你爸要请客,让他自己过来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duliugu.com。

洞口税务:选手黄麒臻荣获全市税务系统演讲比赛桂冠。
聊城东阿县依托沿黄优势发展特色农业,赋能乡村振兴。
净利下滑15,产寿险“冰火两重天”!五大上市险企交“期中卷”。
云南交通基础设施从“基本缓解”转变到“基本适应”。
88家企业获贷1131亿元!余杭用金融创新精准服务科企。
甘肃民勤驯化沙葱:沙漠小众美味走南闯北上大众餐桌。
青川唐家河摄像头拍摄到羚牛集群下山觅食。
山东这3所高校,推迟新生报到时间。
/混沌王尊/天府华仔/医品狂妃飒爆了/雪落晴风/当美食博主进入灵异世界[娱乐圈]/_吾涯。
/航行新伊甸/武曲/仙帝争锋/一叶一浮生/魔铭录/扑垓仔。
/重生之桃夭/或许有一天/半生荒芜/竹樂/人间:天堂/Tenry。
/从签到开始当千亿神豪/情忆流年/如何死出铁骨美感[快穿]/不言归下午15点03分,警报突然响起,全校三个年级的同学们天下藏局疏散路线,有序撤离教学楼,各班到达操场后,立即集合整队,清点人数,上报老师。
(徐永新 摄影报道 徐烨平 审核)3月5日下午,望江中学召开了新学期全体教工大会。
3月1日下午,高三年级在学校多媒体教室召开了高三第五、第六次月考成绩总结会,副校长、毕业班工作组组长金先顺、教研室主任赵照出席了会议,全体高三教师参加了会议。
2016年9月,在?以学定教?自主高效课堂基础上,为进一步深化推进学校教育教学质量,为服务全体教师专业提升搭建发展平台,学校引进有效教学项目,成为全国有效教学联盟实验基地学校。
课堂上,吴老师通过PAD展示课堂内容,充分利用PAD的实时互动性,将学生与课堂紧密结合,推动了历史课堂的生动性和有效性。
10月29日,天下藏局召开“学海安,望江教育怎么干” 解放思想大讨论动员会,宣传海安教育先进经验做法,结合学校实际,开展解放思想大讨论活动。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