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五十八章 一流的口才-小九徒

<output class="dzryk"></output>

bobvip20 > 天下藏局 > 二百五十八章 一流的口才
字体:      护眼 关灯

二百五十八章 一流的口才

        老山鸡被踹得岔了气,在地上捂住胸口,神情无比痛苦,说不出话来。
       夏禧拿出了手机。
       播放了一段录音。
       这段录音是老山鸡在医院让夏禧泼脏水在我身上之时的对话。
       虽然前面没有录到,但后面的对话非常之清晰。
       怎么统一口径欺骗疯虫,采取什么手段将事情坐实,事情了结之后对夏禧好处的承诺,老山鸡在录音里面交待的一清二楚。
       聪明如夏禧!
       我当时还觉得,没有提前让夏禧录好音,有一些遗憾。
       没想到他已经做了。
       录音播放完之后。
       余风说道:“这事情他已经承认了,只能证明他欺骗了疯哥,证明不了他是内鬼。”
       夏禧说道:“我还有证据,但我害怕熊成煌,证据根本不敢带在身上,这也是请求疯哥给一点时间的原因。能不能现在派人去我家里,在主卧床底第三块木板下,取出东西。”
       老山鸡懵了,想说话但又怕打,像看疯子一样瞅着夏禧。
       余风闻言,转头瞅向了疯虫。
       疯虫竟然主动开口说话了:“你去取。”
       余风迅速转身去了。
       按道理,刚才录音播放之后,我已经彻底洗清了自己的嫌疑,应该让我走才对。
       但疯虫惜字如金,余风又走了,竟然没人管我。
       整个水池附近安静的有一些诡异。
       我甚至能听到女服务员给疯虫刮脚皮的刷刷响动之声。
       四十分钟之后。
       余风已经拿着东西回来了。
       一盒录音带、一张纸条。
       余风先将纸条递给了疯虫。
       疯虫第一次睁开了眼,瞄了几眼纸条之后,脸上的肌肉直抽搐。
       余风又播放了录音。
       录音里,我正在鬼哭狼嚎地哀求夏禧,表示愿意用冕旒帝王帽赝品的鉴定秘密换取自己一条性命,并将真鉴定秘密给说了出来。
       录音播放完之后。
       夏禧解释道:“疯哥,录音里这个鬼哭狼嚎的人姓柳,是杂项阎王女儿颜小月的男朋友,他们属于地下恋情。上次因为我们给杂项阎王下江湖贴设飞升坑局之事,这小子为了讨好未来丈人,派人偷袭,打了熊成煌和我。熊成煌在住院期间,吩咐我去弄死他。”
       “我按照熊成煌的要求去做了,在殴打姓柳的期间,他承受不住痛苦。他告诉我,冕旒帝王帽赝品的鉴定秘密,杂项阎王曾告诉过颜小月,颜小月又悄悄告诉了他。他想拿这秘密来换自己一条命,讲了出来。”
       “我曾将这份录音给了熊成煌,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在飞升坑局却没按这个录音来说,反而信口胡诌了一个明矾密字的鉴定意见,导致了飞升坑局做局失败,此事有江湖见证人可以作证!”
       老山鸡疯了,再也不管会不会挨打,大声吼叫道:“你特么胡说八道!当时你给我的根本不是这个录音,而是另外一个鉴定意见录音……疯哥,苍天可鉴,这王八蛋在撒谎,他在欺骗你……”
       余风也没管老山鸡,冷冷地问夏禧:“这张纸条也是殴打颜小月男朋友时搜出来的?”
       夏禧回道:“对!所以我说熊成煌是内鬼,他背叛了疯哥,这是他联合颜旺的铁证!”
       余风问道:“两个问题,第一,你当时既然见到了这张背叛纸条,为什么还要将录音给熊成煌?第二,你将录音给了熊成煌之后,按他刚才的说法,当时已经销毁了录音,为什么你手里还有?”
       这余风是一个狠人!
       夏禧回道:“我当时根本不相信这张纸条内容,认为熊成煌不可能背叛疯哥,感觉这纸条是他在被姓柳的打了之后,屈打成招写的,所以还是将录音给了他。”
       “但在给他之前,我突然发现了一个特殊情况,心里害怕了,担心会出事,所以提前备份了一份录音,也把纸条悄悄给留了下来。”
       余风问道:“什么情况?”
       夏禧指着老山鸡:“熊成煌将家属给全部转移了,这事情我们当下属的全不知道!我当时结合纸条的内容,已经怀疑他要背叛,便多了一个心眼。”
       这解释堪称完美。
       老山鸡面目狰狞,开始歇斯底里:“王八蛋……你特么睁眼说瞎话,纸条我是屈打成招的,家属是因为我担心姓柳的报复而转移……老子写纸条的时候你也在场,艹尼玛的……”
       夏禧大恼道:“我当时一直晕着,根本不知道你写纸条这回事!”
       余风冷冷地问道:“熊成煌既然要联合颜旺背叛疯哥,为什么又要派你去做掉他女婿?”
       夏禧回道:“那天我们被姓柳的打得很惨,住了十来天院,他忍不下这口气。在医院,他咬牙切齿地吩咐我去做掉姓柳的,当时三花子也在场,他可以作证。”
       “更重要的原因,我后来才知道,颜旺对姓柳的非常不满意,为免得姓柳的纠缠他女儿颜小月,颜旺一直想做掉他,这点同悦古玩的人全知道。基于这个原因,熊成煌给颜旺做了一个顺水人情。”
       纸条是物证。
       录音是音证。
       转移家属是事证。
       三样证据如同三个屎桶,全扣在了老山鸡身上。
       他身子彻底浑了。
       老山鸡已经气得双眼翻白,想挣扎着从地上爬起,但刚才伤得有点重,站起来后,支撑不住,又屈膝倒在了地上。
       他呲牙咧嘴,根本解释不清楚,语无伦次:“姓夏的,你到底想干什么,竟然信口胡诌害我……疯哥,你千万不能相信他的鬼话,全是谎言,全是谎言!”
       夏禧勃然大怒:“老山鸡!这些年你偷偷背着疯哥搞了多少小金库,以为我不知道吗?!你为了一己利益,弃弟兄们性命不顾的事还少吗?!远的不说,今天小胡就差点被你给弄死!”
       “昨天晚上,所有弟兄全中埋伏受伤,拼命抵抗才保住性命,为什么你第一个被劫走,一点都没受伤?你去了哪里、干了什么,敢当着疯哥的面讲清楚吗?!”
       “疯哥,夏禧能力低、水平差,但我讲义气、懂忠诚!老山鸡这些年背地做事坑你,弟兄们一直敢怒不敢言!这次飞升坑出事,他不仅想将害死自己弟兄小胡,还逼我背招人不力的黑锅,我忍不了!如果这事我做错了,疯哥你一句话,夏禧头割下来给你当球踢!”
       这一流的口才……
       难以言表的敬仰!
       老山鸡回道:“我去尼玛!老子昨晚在厕所待了一晚上!”
       这事儿根本没人会信。
       调摄像头也调不出来。
       三黑子把他丢的那个厕所,附近根本没摄像头。
       余风没有问题可问了。
       老山鸡彻底下水了,但还没彻底被浸死。
       要让他死透,余风必然会对夏禧的话逐一进行验证。
       果然。
       余风拿起了手机,打了几个电话。
       他在电话里吩咐,第一,立即去验证刚才夏禧说的话,飞升坑当晚颜旺说出的真实鉴定依据、老山鸡转移家属、颜旺想做掉自己地下女婿,等等。第二,立即搜查老山鸡的办公室,查找他这些年拉洋片账目以及私设的小金库。
       而我祭出的最后杀手锏。
       正在老山鸡的办公室!
       三黑子昨晚已经提前进行了安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duliugu.com。

天津暖宜家金属制品有限公司发布虚假广告案。
稻盛和夫去世。
/开局捡到传国玉玺/沐银司/[ABO]两个Alpha的爱情故事/哥舒承云/最遥远的南边/哦罗罗。
/远征召唤/富神/基因进化:从被悬赏开始/酒焚/墓诡异志/阿熊很努力。
/荼蘼四月芳菲歇/公子木雨/Q战队/不靠谱先生/都市怪谈/柒岄。
/曾经,我想做个好人/常世/帝仙的修真日常/汾颜/云起天风/醉挽清风不如你。
专攻比较教学论、课程论、国际教育学。
尤其对近几年天下藏局的招生分数的浮动给出了详细的解释,为家长接下来的报考指明了方向。
战“疫"阵地的践行者。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