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五十五章 锦囊妙计-小九徒

<output class="dzryk"></output>

bobvip20 > 天下藏局 > 二百五十五章 锦囊妙计
字体:      护眼 关灯

二百五十五章 锦囊妙计

        颜小月采取了夜间地上放西瓜皮这种最简单实用办法,让老山鸡下属瞬间丧失了战斗力,带着老粮帮的兄弟和杂项阎王的老部下,对着他们一顿狂殴。
       老粮帮的人虽然破规矩多、人有些憨,但有两点还真挺好的,打探消息、打架斗殴。
       夏禧见状,大喊道:“被包围了,快起来跑啊!”
       讲完之后。
       我们两人撒丫子就往右手边跑去。
       有几个没摔跤的人,见形势不对,也跟着我们跑。
       颜小月说道:“给我逮住他们!”
       几位老粮帮的弟兄气势汹汹来追。
       很快。
       那几位跟着我们的下属,就已经被他们追上拉住胖揍。
       夏禧回头一看,还有几人玩命地冲我们追来,边跑边问我:“卧槽,不是说好了往右跑的人不追吗……”
       说好了也没用。
       颜小月知道往右跑的人当中肯定有我的存在,但她也不会饶过我。
       我上次让她发烧了,躺在床上打了一个礼拜的点滴。
       她肯定会乘乱让老粮帮的人群殴我一顿才解气。
       到时候如果我质问她。
       她必定会解释因为我化了妆、她也不认识夏禧,打错了。
       让我吞了这个哑巴亏。
       这娘们可不是什么好人。
       老是被他们这样跟着,我烦躁的不行,脚下一个急刹,转头厉声喝道:“站住!”
       老粮帮几人顿时站住了。
       这也太听话了!
       我迅雷不及掩耳身躯袭进,夺过了其中一人的棍子,朝他们狠敲猛踹。
       五人瞬间被打懵,纷纷倒在地上。
       我将棍子一甩,撒丫子继续跑。
       总算将他们给彻底甩掉了。
       我们两人找了一个偏僻的山凹,喘着粗气,坐在地上休息。
       夏禧嘴里叼着一根烟:“过瘾过瘾,真的太过瘾了……”
       “苏子,这些年的憋屈,哥们今天晚上总算释放了……你知道你在哥们眼中是什么吗?”
       我问道:“什么?”
       夏禧笑道:“搅屎棍!”
       我:“……”
       夏禧说道:“卧槽!这是一个褒义词!”
       “老司理、疯冲、老山鸡就是茅坑里的脏粪、蛆虫!没人敢去招惹他们,你来了之后,把他们搅得天翻地覆、蛆虫乱飞……”
       我无语道:“别说了,恶心死了!”
       夏禧哈哈大笑。
       笑声无比畅快。
       在黑夜中,他眼睛放过光芒。
       一种希冀的光芒。
       我们休息了个把多小时。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夏禧将假血泼在了我们两人的衣服上。
       为了确保做的逼真一些,拿匕首在两人身上拉了两刀。
       很疼。
       却有一种变态的爽感。
       我们一瘸一拐地往之前他们干仗的地方走。
       颜小月带人胖揍了他们之后,已经走了。
       这帮人有的受伤较重,走不动,有的受伤较轻却不敢走,怕再遭埋伏,露出满脸吃了屎的表情,在旁边戒备。
       我跟夏禧刚才在躲的时候,他的下属打了不少电话过来,应该是想问现在该怎么办。
       但夏禧一个电话都没接。
       在快到之时,夏禧“噗通”一下,栽倒在地。
       我冲他们大喊道:“快来人,夏哥晕了!”
       几个人立马跑了过来,将夏禧给抬了过去。
       我们又掐人中又喂水,夏禧悠悠转醒。
       “鸡哥呢?”
       “不知道啊,他电话跟你的一样,也打不通,现在怎么办啊夏哥?”
       夏禧咬着牙,神情无比愤怒:“都特么受伤了?!”
       “全受伤了,有几个还晕着呢!”
       夏禧摸了一下腿上的伤口,神情无比痛苦地呲了一下牙:“杂项阎王,老子与他势不两立!”
       “等天亮一点,先去医院处理伤口,再跟疯哥汇报!”
       众人只得继续在原地等。
       夏禧艰难无比地从地上起身,巡视了一圈,冲着在地上哎呦叫唤的人踹了两脚。
       “哎呦你大爷!鸡哥生死未卜,你还有脸哎呦呢?!”
       “还有你!你特么放炮倒是挺准的,叫你放哨就瞎了?!人家藏在树丛里,你一点没瞧出来?!”
       那人哭丧着脸回道:“夏哥,天太黑了呀。”
       夏禧闻言,瞪大了眼睛:“纳尼?!”
       “地球自转太慢是我的错了?屑特!”
       夏禧神情恼怒异常,一把拎起了他衣领子,抬手想扇他,又把他丢在了地上。
       夏大公子会不少外语,这夹杂日、英文的骂人腔调,简直不要演得太真。
       天蒙蒙亮。
       众人一瘸一拐去山下开车,往医院开去。
       到了医院之后,大家先包扎处理伤口。
       等差不多处理完。
       有人跑过来对夏禧说道:“夏哥,鸡哥来了!”
       抬眼一看,老山鸡正满脸憋屈、懵逼,梗着脖子,手中拎着昨天做飞升坑局那个包裹进来了。
       这货没受任何伤。
       倒似乎落枕了。
       我之前特意交待三黑子等人,只搞晕,别弄伤,让他懵。
       看来他们办得相当不错。
       老山鸡瞅了瞅走廊上的众人,暴凸眼布满了愤怒,脸上肌肉抖动,梗着脖子说:“那什么……兄弟们受苦了。”
       “这仇大家别急,迟早我要帮大家把这口气出了!”
       精心设计一个局。
       局破、人伤、脸丢。
       心中不窝火是不可能的。
       老山鸡进了病房,对我们说道:“你们全都到外面去,我跟大夏有事商量。”
       我们只得出了病房。
       老山鸡“砰”一下,把病房门给关了。
       别人听不到里面的对话,我却能。
       “鸡哥,你咋身上一点事没有呢?”
       “我特么也不知道啊……到现在脑子还是懵的,我被那几个骑摩托车的王八蛋劫走之后,一直晕着,醒来之后,发现自己正躺在公共厕所,头埋蹲坑里,睡了一晚上,现在脖子还不能动弹,恶心死老子,干!”
       “劫你的人是谁啊,也是颜旺的人?”
       “妈蛋!搞不清楚!如果是老棺材的人,他们不应该放过我才对……”
       “鸡哥,这事弟兄们可忍不了啊,得报仇!”
       “必须报!不过……大夏,飞升坑局是上面大神交办下来的死任务,现在出了这么大的篓子,按疯哥的残暴性格,肯定要刀人,我们两个是为头的,到时可全要完蛋。”
       “那怎么办?!”
       “别慌!鸡爷我也不是吃干饭的,想到了一个锦囊妙计。”
       我顿时来劲了。
       老山鸡到底想耍什么花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duliugu.com。

交易成果丰硕!第三届山东体育用品博览会圆满闭幕。
50年后重返月球美国为什么把登陆地点选在这?。
“博物馆之城”建设再添新文化地标。
平舆县双庙乡开展《反有组织犯罪法》主题宣讲活动。
广东深圳罗湖区部分区域调整为中、高风险区。
两车相撞司机被困石家庄消防紧急营救。
蚂蚁保智能保险助理“支小宝”登顶阅读理解榜单QuAC,三项指标均获第一。
/你别来,我就无恙/失零/巷口的白玫瑰/意枳羊/大明野史之棣允之恋(第一部下)/鬼束哀V。
/异世界:最强召唤师/无双幻邪/银沙之重/八荒破晓/废柴的重新洗牌/新的墨水瓶。
/人间荡魔路/马二水啊/月亮的呢喃/落在树梢上/重生九零:我成了三个反派萌宝的妈/金啵啵。
/你是如此的难以忘记歌曲/巴巴米/契仆/陆闻雨/陆鸣/万道龙皇。
下午14点55分,警报突然响起,师生们根据疏散路线,有序撤离教学楼,各班到达操场后,立即集合整队,清点人数,上报老师。
带教会议从拜师仪式开始。
交流谈心时,要注意方式,尽量保护学生的自尊心和隐私。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