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二十三章 血口喷人-小九徒

<output class="dzryk"></output>

bobvip20 > 天下藏局 > 二百二十三章 血口喷人
字体:      护眼 关灯

二百二十三章 血口喷人

        我顿时心中一凛。
       这爱歪嘴的货不会已经认出我来了吧?
       可寻思又不大可能。
       我给他换宝的时候,头戴着帽子、现场无比混乱、事后又把衣服全脱了丢进海里。
       要说认,他顶多也就是认身材。
       可天下身材差不多之人太多了,这歪嘴汉子不大可能通过身材辨识出来我。
       他神情无比怨恨,突然张口对我说道:“就你小子第一个上去看宝,弄出了这事来呢?老子记住你了……”
       话还没说完。
       艄公神情勃然大怒,目光阴狠,转头一示意。
       旁边两位见状,拎着歪嘴汉子的头往床铺的铁架子上狠撞了几下。
       “叫你来认人,你特么竟然还怨恨起客人来了!”
       “是不是被打成傻叉了?!”
       歪嘴汉子被撞得惨呼连天。
       他确实是被打傻了。
       好比开车之人,刹车片提前被人给动了手脚,导致开车追了别人的尾,惊怒交加之下,第一反应往往不会去寻找追尾的原因,反而会去怪前面那辆车开得太慢,并对人家破口大骂。
       胖揍了几下。
       歪嘴汉子总算被打清醒了。
       主家人抓着他血呲呼啦的头,厉声喝问道:“快认人,到底是不是他?!”
       卷毛哥站在原地,脸上肌肉直抽搐,似乎正在思考着什么。
       歪嘴汉子抬眼瞅了瞅卷毛哥,大声说道:“是他,就是他!”
       卷毛哥闻言,猛然一惊,脸色陡变,大喊道:“你冤枉人,老子什么时候给你调包了……”
       主家之人将西瓜刀往下压了一点,凶狠无比地盯着卷毛哥:“你现在没资格说话,明白吗?!”
       歪嘴汉子说道:“你们看!他是卷毛,头发好卷!当时在卫生间调包东西的人,故意戴着一顶帽子,目的就是为了遮住卷毛!因为全船就他一个卷毛!”
       “还有,他的手指两根一样长,证明他就是一个惯偷,只有这种人,才有本事在那么短的时间里换掉我的货!”
       “而且,他的身材、声音,就是那个进卫生间来搞我的人!”
       第一句是盲目猜测,第二句在胡言乱语,第三句完全血口喷人。
       歪嘴汉子其实根本无法确定到底是不是卷毛哥,但这家伙不是白痴,眼下只有死咬住他,自己才有活命的机会。
       而对艄公来说。
       调包之人到底是谁,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
       暗船的信誉已经回来了。
       卷毛哥简直要疯了:“你胡说八道!老子自上船以来就没进过卫生间……”
       “不对,这事情绝对有古怪!”
       艄公目光无比阴毒,问道:“什么古怪?!”
       卷毛哥突然抬手指向了我们,说道:“这两个家伙上过卫生间!他好像提前预知,第一个上去揭穿了天货,天货和笔洗又刚好都在我包里,我的包在第一场交易时被这死胖子给拿着……世间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是他们调包的,一定是他们!”
       敢捉石鸬的凶渔夫。
       智商果然奇高。
       肖胖子闻言,顿时勃然大怒,猛地抡起了前面那张桌子:“你血口喷人,侮辱我老板,老子今天砸死你!”
       一张桌子就要冲卷毛哥当头拍下。
       这一下发怒恰到好处!
       几位主家之人连忙把肖胖子给扯住了。
       艄公对我们说道:“朋友,这人我们会处理,请放心!打扰休息了!”
       “把他带走!”
       讲完之后。
       他把宋官窑小笔洗还给了我们。
       几人把两个家伙都拖进了戏舱。
       无论是艄公、还是歪嘴汉子,他们现在要的都不是真相。
       他们要的是一个最为有利的结果。
       即便他们想要真相,也必须找出实实在在的证据,不可能光凭卷毛哥几句话就认定是我们干的。
       但这证据,神也不可能给他们。
       一会儿之后。
       浑身是血、脚步趔趄的歪嘴汉子从戏舱里面出来了。
       他已经没事了。
       某种程度上来说,这货成了受害者。
       主家肯定会放了他。
       这是我想要的结果。
       歪嘴汉子必须要安全。
       只有这样,他事后才会与上家接上头。
       我们顺腾摸瓜的计划才能继续开展。
       歪嘴汉子在经过我们房间门口的时候,特意转头瞅了瞅我们。
       小竹俏皮地冲他勾了勾手指头,小脸甜甜地笑着:“卖假货的,进来聊会儿天啊。”
       歪嘴汉子顿时浑身一激灵,快步走了。
       接下来。
       主家拖着如同死狗一样的卷毛哥出来,并拿了已经破烂不堪的冕旒帝王帽,挨个房间开始向大家解释。
       冕旒帝王帽是我故意让肖胖子弄碎的。
       反正也是一件赝品。
       我担心如果东西没任何损坏,艄公突然脑子发抽,再组织来一次天货交易,就彻底完蛋。
       肖胖子和小竹听不到几个隔壁房间传来的声音,但我能听到。
       主家解释了调包的情况之后,那些人纷纷一阵唏嘘,说一件唐代至宝,就这么给毁了,实在太可惜之类。
       我们房间不需要再进来解释,因为“真相”就是在这里发现的。
       船舱复归平静。
       但我们的计划还在继续。
       歪嘴汉子没事了,老司理和陆小欣的眼线,现在肯定不会主动去找他接头,估计一切必须等下了船之后。
       没有鱼游过来。
       我们也不需要继续盯着饵,关上了房门。
       可以好好休息一下。
       尽管小竹还不明白东西出现在卷毛哥里面包裹的原因,但她肯定猜出之前我们故意整了幺蛾子,露出小迷妹的神情:“哥,卷毛哥这下可太惨了。”
       肖胖子搭茬道:“这叫活该!宰人、劫财,有本事他来搞,我们都可以忍。但他一对贼眼珠子盯你身子乱转,这特么忍不了!”
       小竹闻言,捂嘴格格直笑:“那以后我穿大点的衣服,省得被人老盯着……”
       我寻思这办法作用应该不大。
       船继续往回行驶。
       我们都没有睡觉。
       肖胖子一直拿着匕首,用刀刃在磨自己的假手指。
       小竹拿了一本书在认真地看。
       像位即将参加高考的女学生。
       这书是胡三秒关于杂项技艺的手抄本,专门给小竹整理出来的。
       我闭目养神。
       耳朵听着海风。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我不知道。
       但一定会是狂风暴雨。
       翌日一早。
       船行驶的速度放慢,开始往一个废弃的老码头上靠。
       不少人已经从房间里面出来,手中拎着包裹,开始打电话。
       我们拿着东西也出了房间。
       随着众人往船头走去。
       歪嘴汉子在人群之中,神色有一些古怪,正往船头走。
       但走到船中间,他双目贼溜溜地左顾右盼。
       这货在等人跟他交接。
       或者。
       在准备执行某项指令!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duliugu.com。

再遭炮击!“欧洲最大核电站之一”存严重风险?。
微视频丨粮稳天下安。
电视剧《简言的夏冬》热播朱亚文接受采访。
乐歌股份拟募不超3亿去年定增募69亿参与资金刚解套。
欧洲能源危机蔓延,谁在捞金?。
“智”引未来“慧”聚八方第十五届中国智慧城市大会即将在渝举办。
京东云与佛朗斯达成战略合作,推动场内物流设备运营数字化创新。
/重启全盛时代/太卡./次元工作室/等一下马上更/许你一世倾城/拈花惹笑。
/求求你,别撩我/渊蔓/云鬓凤钗上京诺/岁见予你/这本小说我做主/AD寒生。
/灯塔之火2微光/空气良/斗罗(被窝灭族的人开了金手指之后)/苏沐御随后,成员开展了批评与自我批评,摆问题,做剖析,搞整改,明表态。
李惠利中学学生发展指导组罗银飞老师参加了此次年会。
不足之处是有些教师教案的?详?主要体现在知识点的堆砌,缺少教学过程的精心设计。
育才校区原本是李惠利中学校区改造搬迁过程中的一次无奈之举,却没想在与甬江职高两校的合作互助中取得了意想不到的双赢成效,为普职融通增添了新意。
12月,天下藏局射击队参加由清华大学承办的?清华大学射击队附中后备人员测试赛?取得小组第三的好成绩。
最初,这些?市长?必须大力发展工业,以获得促进城市发展的资金。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