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一十六章 钓金鳖-小九徒

<output class="dzryk"></output>

bobvip20 > 天下藏局 > 二百一十六章 钓金鳖
字体:      护眼 关灯

二百一十六章 钓金鳖

        我皱眉问道:“官帽?是不是就叫杂项?这玩意儿我不大懂啊!”
       卷毛哥回道:“对对对,就属于杂项!你不懂,我懂啊!到时候你跟着我,我来帮你。不过,咱可打开天窗说亮话,我帮了你买到了镇店之宝。到时你买我东西之时,价钱可得给痛快一点。”
       我寻思真要弄到了这东西。
       下船之后你就直接把我薅光走人了。
       我转头与肖胖子和小竹对视了一下,回道:“这事听着有点大啊,我得打个电话问问我表外甥。”
       讲完之后。
       我假装打电话,招手让肖胖子跟我出了门,小竹则留在房间里。
       到了船舱外面。
       肖胖子问道:“苏子,陆小欣到底在搞什么鬼,骗钱?”
       肯定不是骗钱。
       陆小欣这种人,要弄钱实在太简单了。
       完全不用费劲扒拉制出一顶冕旒帝王帽。
       她搞出这么大的动静,只可能是为了其它事情。
       我估计她在“钓金鳖”。
       冕旒帝王帽的秘密,天底下只有四君家才知道。
       我、陆岑音、老司理,已经确定为其中三君家。
       还有一脉,到底是谁、人在哪里,无从得知。
       老司理一直在暗处,非常清楚我和陆岑音是四君家其二,但他却一直没有对我们下手。
       主要原因在于。
       下手也没用。
       因为还有一神秘君家从未出现过。
       只有四君家齐出,才能拿到我们手中的神器,去开启那座西域古墓。
       打麻将四个人,三缺一,这局迟迟开不了。
       陆小欣是老司理的人,她找到杂项阎王,偷偷弄出一顶假冕旒帝王帽,还放出从陕省刚出土的消息,搞了这么一艘暗船,让不少老板和盗墓贼一起来。
       其它老板可能仅仅以为是一件唐代杂项大宝,过来瞅或者买。
       但一直不知所踪的神秘君家,听到了这个消息,他会不会在船里出现?
       千年之前,冕旒帝王帽已经被烧了。
       这是四君家皆知之事。
       但此刻突然又出现了一顶陕省冕旒帝王帽,从情理来说,不管孰真孰假,他都应该来过手看一看,弄清楚里面的原因。
       陆小欣此次的目标,会不会就是为了找到那个四君家之一?
       这种可能性非常大!
       肖胖子并不知道四君家之事,脑海中还停留在陆小欣可能为了骗钱。
       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看了一下手表,已经八点半了,转头对肖胖子说道:“从现在开始,我们要分工了。”
       “你主要目的,跟着卷毛在戏舱里面转,看他们之间交易鬼货。”
       “我要死盯着那个杂物桶。”
       肖胖子闻言,满脸不解:“转啥,我们真买货?”
       我怼道:“买你个头啊!盯着其它来交易的老板,看谁最想要冕旒帝王帽,如果发现异常情况,及时告诉我!”
       这个神秘君家一定不能出现。
       如果他出现,那就彻底完了。
       陆小欣在此时此地钓金鳖,证明了两点。一是估计他们通过之前摸排,神秘君家应该就暗藏在魔都。二是老司理可能已经准备差不多了,授意陆小欣开始行动。
       一旦神秘君家被逮。
       毫无疑问,接下来动手的对象就是我和陆岑音。
       我们现在没有任何准备。
       金鳖继续待在水里,对他、对我们,才是最安全的。
       现在能让金鳖不显露出真身的办法,只有一个。
       那就是在他出现之前,提前将冕旒帝王帽给拿到,在大庭广众之下指出这是赝品,或者直接毁掉它。
       这事情必须由我来做。
       我们回到了房间。
       我对卷毛哥说道:“兄弟,我刚才问过表外甥了。他说只要这东西是真的,确实可以作为镇店之宝。等下你可得帮我,事成之后,钱的事咱一切好说。”
       卷毛神情立马闪过一丝惊喜,忙不迭地回道:“我们缘分一场,应该的!”
       这个时候,他已经对我们彻底放下了戒备心态,开始点着了我之前发给他那根烟。
       我假装百无聊赖地房间里待了几分钟,随即伸手一搂小竹的纤细腰肢。
       小竹非常敏感,脸顿时红了,身躯自然反应,有点想挪开。
       但我却紧紧搂住了她,神情露出一丝邪恶状,假意咳嗽了两句,转头对肖胖子说道:“那什么……我跟她出去办点事。”
       “等下开始交易了,如果我们的事还没办完,你先跟着这位兄弟转悠几圈,看到好东西,买下来就是。这兄弟实诚人,信得过!”
       肖胖子回道:“明白!”
       卷毛见状,露出了一副意味深长的笑容,斜眼瞥了几眼小竹的身材,笑着说道:“柳老板,厕所在右手边角落。”
       我点点头,搂着小竹出去了。
       小竹整个人都是懵的,身躯在微微战栗,红着脸傻乎乎地跟着我出门。
       到了外面,她像痴呆一样往右手边厕所走。
       我问道:“你干嘛去?”
       小竹声音若蚊子:“我不知道啊……”
       我无语道:“你跟着我!”
       讲完之后。
       我径直去了戏舱。
       戏舱里面已经有不少人了,全是在吃宵夜的,但基本上三五人一桌,互相之间也没什么交流。
       这些人很多都是干暗活的,遵从言多必失的规矩,尽量不露白。
       货物交易会在十点开始。
       但杂项阎王供货的时间却在九点,中间相差了一个小时。
       有妆容在,我们也不怕被认出来。
       两人先随便点了一些吃的,找了一个比较隐蔽,但能瞅见杂物箱的角落,坐下来慢慢吃着。
       到了九点钟,杂物箱旁边却没任何动静。
       小竹低声问道:“好像没准时上菜?”
       我回道:“不急。”
       九点过五分。
       一位服务员用托盘收了不少空盘子,去杂物箱里面放盘子。
       他掀开了第一个箱子,见到里面满了,又依次掀开了其它几个杂物箱,好像发现全都满了,转头对厨房说道:“刘姨,箱子已经全满了,你也不倒一下!”
       讲完之后。
       服务员端着盘子去别处倒了。
       整个过程。
       他除了掀开了箱子盖之外,没有将任何东西放入箱子里面。
       我相信自己眼力。
       这位服务员刚才不可能在我面前演瞒天过海偷放东西进去的魔术。
       一位五十来岁的大妈过来了。
       她先将五个杂物箱全搬走,又重新搬了五个空箱子过来。
       这个时候,时间已经来到了九点半。
       小竹诧异不已:“没菜了?”
       我回道:“已经上了,就在里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duliugu.com。

广东开平保护修缮赤坎华侨古镇600多座骑楼。
紧急!私家车秒变“临时产房”,医护火速救援。
粤澳合作技能人才评价工作站在横琴挂牌。
乌总理:乌克兰期待在9月启动加入经合组织的程序。
美宿湖湘|误入“蓬莱”,南方特色的高山草原上有座“云上小舍”。
海天教育被罚款20万元谎称“与港澳高校长期保持合作”。
本科阶段劳动教育课程不少于32学时——让劳动成为校园里的必修课。
衡阳高新区再添一国家级金字招牌获评国家级知识产权强国建设试点园区。
爱在指尖传递益阳举办“2022年益阳市国家通用手语培训班”。
海南东方:8月30日6时到24时,在主城区实行临时性区域静态管理。
就业局势保持稳定山西十年累计实现城镇新增就业51356万人。
密恐者慎入!每天十几辆运蜂车上下高速,上万只蜜蜂“越狱”(一)。
/西游之吾乃百眼魔君/干饭打老虎/快穿之美人凶猛/盛世流光/唯争不止/拳头对拳头。
/这世界玄幻了啊/白饭砒霜/穷尽一生等不到你回眸/Mo大夫/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乍暖环寒。
/最讨厌孟少爷的剑了/反语/系统之诸界联盟日记/加一点醋/科技之我的时代/黑人人黑。
/浮生仙缘/风吹百合香就是依靠这样深厚功底,竺老师陆续收下包括宁波明末文人鄮山周容的《草书七言句轴笺本》水墨、晚清文学家姚燮的《墨梅图》四屏、?当代草圣?林散之的《渊明爱菊图》轴在内的许多珍贵字画。
胥华颖同志入党经历了比较长期的考验和追求。
出席此次活动的领导有谢莉副校长和教务处副主任李晓岚,青蓝工程青年全体教师们。
从身心健康、生涯规划、个性发展三个方面进行良性干预。
4月8日晚,望江中学在一阶教室召开了高二年级教学视导工作会议。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