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一十五章 渔夫捉石鸬-小九徒

<output class="dzryk"></output>

bobvip20 > 天下藏局 > 二百一十五章 渔夫捉石鸬
字体:      护眼 关灯

二百一十五章 渔夫捉石鸬

        我在外面稍等了一会儿,再次回到房间门口。
       肖胖子和卷毛哥已经聊得热火朝天了。
       预料之中。
       像卷毛哥这种活人财、死人宝一起薅的无本生意人,肯定会主动来探听虚实。
       探听虚实并不是因为他想卖货给我,而是想着怎么将我们身上的财、物一起薅走。
       这就如同小偷在公交车看到别人后面口袋露出了一大叠钱,放过了就是对不起祖师爷。
       “……”
       “你们老板看起来挺有钱啊!”
       “他老爸是国外玩资本的,钱对他来讲就是数字……你知道我一个月工资多少不?”
       “多少?”
       “一月两万!”
       “这么高吗?”
       “……”
       我进了门。
       他们立马中止了聊天。
       肖胖子转过头,满脸欣喜地对我说道:“老板,这位兄弟说他有好多货,咱要不要现在先看一看?指不定有你想要的镇店之宝呢!”
       我问道:“是吗?”
       卷毛哥笑着回道:“我听说老板姓柳,在徽省新开了一家大铺子啊。”
       我点了点头,有些嘚瑟地回道:“不算大,小投资而已。没玩过古董,想试一试。”
       卷毛哥回道:“谦虚了!”
       两人打了几下哈哈。
       五六分钟过去。
       我闭口不提看货的事。
       卷毛哥有些按捺不住了:“兄弟,正所谓有缘千里来相会,咱们话不讲虚的,你、我来到了这里,全是鬼市藏袖子里的买卖。你有金、我有货,要不咱们先对一对眼?”
       藏袖子里的买卖,就是脏货交易。
       买卖脏货的地方叫鬼市,看好了货之后,买家与卖家一搭手,上面盖一条毛巾,或者直接伸进对方袖子里,用手指来出价还价,数目只有双方清楚,避免别人横插一杠子。
       我满脸棒槌状:“什么叫鬼市藏袖子?”
       卷毛哥闻言,挠了挠头,回道:“就是那什么……只有双方才能知道的买卖。”
       我恍然大悟:“明白了!”
       “这船票本来是一个朋友的,他临时有事,将票让给了我们,说里面有好多盗墓贼在卖古董,可以买到不少好东西,让我悄悄地来买……兄弟,你是盗墓贼吗?”
       没直接这样问的。
       会讲出这种话的,都是棒槌中的棒槌。
       我表现的越蠢。
       他对我的戒备之心越小。
       卷毛哥闻言,脸上肌肉直抽搐,神情无比尴尬,一下被我给整不会了。
       半晌之后。
       他起身将房间门给关了,说道:“那什么……柳老板,你这刚入行,好像还不大懂门道啊。”
       我回道:“我确实不大懂,但也没必要懂啊!我店里花高价雇了鉴师,他懂就行了。”
       卷毛哥反问道:“万一鉴师骗你呢?”
       我瞪大了眼睛:“他是我表外甥啊,干嘛要骗我?”
       卷毛哥转头瞅了瞅肖胖子和小竹,问道:“那你今天带他来了不?”
       我回道:“这小子这几天订婚,请假了。”
       卷毛哥闻言,脸露一抹喜色:“行!你就别管我干什么的了,想看东西不,想看咱就拿出来瞅两眼?”
       我说道:“好,先看看。”
       卷毛哥拿出了床头的包裹,将里面的货摆了出来。
       里面的东西倒还挺多的,但基本都是小玩意儿,铜铃铛、黄金长命锁、和田玉手镯、寿山石生辰牌……
       全是小孩子身上佩戴的物件。
       看来卷毛哥盗了一个贵族小孩墓地。
       从这些物品形制和里面生辰牌上信息来看,都是元晚期的鬼货。
       其中,最值钱的当属那对和田玉手镯,油脂厚、水头足、阴阳面纯净、无绺裂。
       两千年左右,市场上疆域老料老货和田玉已经不多了,开始涌入了大量俄料、青料、韩料。
       那时古玩市场并不待见这些料。
       至于俄料当中被追捧的“碧玉七号坑”老坑料,那还是四年之后的事情。
       这里简单提供一个买卖和田玉的方法。
       国家将透闪石含量达到百分之九十八的玉石,都定义为和田玉。所以广义来讲,和田玉并不是一个地域概念。
       一般达这种标准的,喜欢就买,错不了。
       但如果想收藏升值,先得问清是哪里的料,再看品质、雕工、传承……
       不赘述。
       卷毛哥将东西弄出来之后。
       我们瞅了几眼,采取了最棒槌的办法,摸、咬、照。
       卷毛哥见状,嘴角微微抽搐,说道:“敢上船来的东西,全是真的。实不相瞒,我这些玩意儿因为没有明确是哪个王宫贵族的东西,在传承上有点欠缺,但给你店内架子铺货绝对没问题。”
       如此坦诚。
       这货在放长线。
       我点了点头,豪气地说道:“兄弟讲话这么实在,我信你,全要了,你先开个价!”
       卷毛哥说道:“柳老板,这些东西先不急。你不大懂,就这样买了,虽然东西全真,但我不大心安呐!好歹得下船之后,拍照片让你表外甥瞅两眼不是吗?我那里还有不少好东西,全都在船下。等下了船,一起再看看去,咱们最终一锤子定音。”
       我问道:“真的假的?”
       卷毛哥回道:“那还能假!不过……柳老板,我刚听几位私下聊天,你店里好像缺一件镇店之宝?”
       我回道:“对呀!我这次来就是准备找一个好东西,但你这些东西太小,好像上不了大台面。”
       卷毛哥闻言,突然放低了声音,满脸真诚地说道:“我这些东西铺架子还行,但当镇店之宝,确实差那么一点意思。”
       “但我告诉你,这次暗船里有一样顶天的物件!这东西不得了,不知道你有没有实力拿下来,如果拿下来,可是一件见不得光的天下至宝。”
       终于切入正题了!
       卷毛哥这种做法,做古董行当叫做“渔夫捉石鸬”。
       鸬鹚是捕鱼的好帮手,但水中的鸬鹚比较难逮、难驯。
       而石鸬寓意不懂江湖水性的傻大款老板。
       渔夫先以最大的诚信,取得傻老板的信任,再撺掇傻老板掏钱去买别人惊天物件。
       买完之后,渔夫将傻老板带到别处,将他买到的好物件、身上的钱一溜烟全给弄走。
       卷毛哥是渔夫,我就是石鸬。
       我问道:“什么东西?”
       卷毛哥回道:“具体细节没说,但这艘暗船的召集人透露出来消息,说是有人从陕省地下弄出了一顶唐含元殿官帽,保存的非常好,属于天下稀缺物件,弄出来的人不敢留,特意来到魔都,让人搞了一条暗船。”
       “请过来的,都是魔都有钱大老板,还有一些我们这些带货上船的。很多老板的目标在那顶官帽,当然,也有像你一样来买其他货的。你要弄到这东西,可就算扬眉吐气了。”
       我心中顿时一惊。
       陆小欣竟然要拿这顶假冕旒帝王帽在暗船上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duliugu.com。

桃源税务:以青春之名吹响文明号角。
哈尔滨:城市公共交通车内乘客不得超过额定载客量的50。
广州海珠区龙凤街道部分区域实施临时封控管理。
开封尉氏县蔡庄镇:以产业助力乡村振兴。
李克强:持续深化“放管服”改革不断打造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营商环境。
新媒论道丨哔哩哔哩陈睿:年轻人如今最爱的是知识类视频。
成都:省外来蓉人员、收到疾控短信提醒人员等重点人员,要及时主动向社区报备,按照相关规定进行隔离管控。
“东方2022”军演期间中俄将在日本海联合演习。
珠海首个综合保税区通过预验收。
/都市之圣者轮回/青傀帝峰/穿书后我只想好好活着/默书语/我的救世游戏成真了/笔墨纸键。
/月下奔向你/临安久/魔王殿下的人类研究日志/爱斯特尔/我是反派他爸[快穿]/spirit火。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言归正传/家有玄猫/沈晳儿i/绝世医妃/月沉蓝。
/从大一回到了高一怎么办/爱吃狼的小羊全体教代会代表、在职党员和中层以上干部参会。
此外,还通过开展专题党课,加强学习效果。
图为贵宾们在校园广场合影留念。
上海市徐汇区高中语文教研员上官树红、上海市徐汇中学校长曾宪一、天下藏局市教科院语文教研员钱建江担任嘉宾,伟长实验部袁菊华老师担任主持。
两校老师畅所欲言,交流了各自复习备考的做法与经验,认真解读了考试大纲。
在考试安排方面,方主任就毕业班、非毕业班分别进行了通报。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