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一十三章 简单粗暴用钱砸-小九徒

<output class="dzryk"></output>

bobvip20 > 天下藏局 > 二百一十三章 简单粗暴用钱砸
字体:      护眼 关灯

二百一十三章 简单粗暴用钱砸

        翌日一大早。
       为避免陆小欣认出我们来,我们专程上街买了一些道具,进行化妆。
       两男一女在一起,假扮的身份还真的不大好选择。
       思来想去,我们决定按照土豪带小秘、保镖的模样进行伪装,不容易引起别人注意。
       化妆由小竹亲自操刀。
       这丫头平时自己不大化妆,却有一双无比灵巧的手。
       各种化妆的东西一用上,到最后连我们都认不出自己来了。
       我模样像极了一位暴发户,大金链子小手表、腕戴镯子、指戴戒指。
       这些虽都是假玩意儿,但全都由我亲自在一家摊子挑的,外人还真很难看出真假来。
       肖胖子则化成了暴发户旁边的司机兼保镖,脸黑黑的,上面还有一道疤,手中道具是装钱的大皮箱。
       给我们化完妆之后,小竹非常满意地站在一旁,像欣赏自己得意的作品。
       肖胖子瞅着镜子,惊叹无比,问道:“竹啊,你哪来的这一手绝活呢?”
       小竹嘻嘻直笑:“我小时候在我们门里……啊不对,在他们门里,各种技巧都要学,化妆是基本工。”
       讲完之后,小竹吐了吐舌头。
       这很正常。
       索命门做得全都是暗活,有时候必须以不同面目示人。
       可等小竹自己化妆出来,我们却发现她模样有点怪怪的。
       肖胖子皱眉问道:“你咋好像有点像颜小月呢?”
       小竹问道:“像吗?”
       肖胖子再瞅了一瞅,说道:“像也不像,又有点像陆大小姐……反正就是四不像!”
       小竹脸红了:“你才四不像!我本来想化成岑音姐姐,化到一半,突然反应过来不对,因为陆小欣认识自己的姐姐。后来中途改装,不知道该改成谁,干脆就改成了颜小月的样子。”
       我:“……”
       肖胖子问道:“你这模样,别人倒真认不出来,但我总觉得心里有些别扭……你换一个妆容要多久?”
       小竹回道:“两个小时吧。你们要觉得怪,我稍微卸一点妆。”
       几分钟之后。
       她再出来。
       这下完犊子。
       更怪了。
       似乎为陆岑音、颜小月、小竹三人合体。
       鬼都认不出来。
       我回道:“算了,就这么着吧。”
       我们出发前往了码头。
       码头上人挺多的。
       我们前去补那艘交易船的船票。
       售票员却说道:“这是一艘旅行风光船,之前被一位老板给包了船呀,票全都给包场人了,客人拿包场人发的票上船,我们这里不对外售票。”
       这一点,倒确实出乎我们意料之外。
       他们问我咋办?
       我回道:“可以买到。”
       肖胖子问道:“咋买?人家都说了不卖。”
       我回道:“这种包场的旅行观光船,码头打包售票之后,一概不会再管。谁上船,全靠旅行社或者包船人自己派人在门口核实身份。找码头根本没用,我们要找到在船外面负责核实身份的人,找他买,一定能买到。”
       肖胖子和小竹面面相觑,有点不大信的样子。
       我也没必要详细解释。
       这种观光包船,一般只有两种情况。
       一种是真正旅行社旅游观光,以老年旅行团为主。
       一种是假观光、内玩脏,船开到公海进行耍钱等活动,古玩行当造假卖赝品或者盗墓贼集中销货,有时也会采取这种形式。
       我猜这艘船就是第二种形式。
       以前九儿姐曾带我在琼省上过这种船。
       包船人叫做“大纤夫”,属于买古董老板与销货人的中间拉纤人,赚两边的抽头。
       他们基本不会露面,在门口核实身份的人,一般会请当地的小马仔。
       小马仔只负责核验上船人员的票,核完就结束,也不会上船。
       一切交易,双方在船上自己搞定。
       发生什么事情,大纤夫也不管。
       万一闹出了幺蛾子,大纤夫可以推脱自己只是包船让人观光的,小马仔推脱自己只是核票的。
       而核票的小马仔,最容易搞定。
       等到了晚上六点左右。
       我见到码头口子上果然为这艘旅行观光船单独开了一道闸口。
       现在还没有人上船。
       三位小马仔模样的人正嘴里叼着烟,坐在地上斗地主。
       旁边还有几位无聊的人在围观。
       我走过去,在他们背后瞅了两眼。
       在我身前那位暴凸眼,牌运不好、牌技又差,输了不老少钱,嘴里骂骂咧咧的。
       另外两位神情微微窃喜,让他骂,也不吭声,神情一直唯唯诺诺的。
       很显然,这暴凸眼是三个人的头。
       小竹玩这东西一流。
       我示意小竹去替暴凸眼玩两把。
       小竹俯下身子,甜甜地说道:“大哥,让我玩两把成不?赢了算你的,输了算我的,实在看你牌太差,手痒了。”
       暴凸眼正走大背字呢,见有这好事,牌一甩,让小竹来。
       小竹坐了下来,与其他两位打牌。
       我将暴凸眼拉到了一边,发了一支烟给他,说道:“玩牌是假,支开你来有点事商量。”
       暴凸眼闻言,将嘴里正准备点的烟往外一吐,退后两步,满脸犹疑地瞅着我们:“艹!是卢老六叫你们来寻仇的?看你们特么也不像啊!”
       我回道:“别误会,我们不认识卢老六。我给你一笔钱,你让我们三个人上船。”
       对付这种人。
       简单粗暴用钱砸。
       这货闻言,上下打量了我几眼,可能见我一副暴发户模样,眼珠子都快要掉下来了:“这么直接吗?”
       我说道:“一千。”
       暴凸眼脸上肌肉直抽搐:“不行不行,人家找我来守口子,我要讲诚信,不然今后在道上还怎么混?”
       “两千。”
       “不是,兄弟你别这样……”
       “三千。”
       “我这边可有三个兄弟。”
       “四千。”
       “……”
       “五千。”
       “别说了!几位爷,还要我做什么?!”
       肖胖子将钱数给了他,拍了拍他的肩膀:“钱拿着,那两位怎么分,你自己看着办。”
       暴凸眼像孙子一样,冲我们点头哈腰,满脸笑嘻嘻:“现在就办!”
       我说道:“等一下。”
       暴凸眼回头问道:“大佬,有事您说话。”
       我问道:“这船是去哪儿的,里面干什么,你不透露点消息吗?”
       暴凸眼瞅了瞅四周,见没人,探过头来,低声在我耳朵边问道:“大佬,你们要上船,自己不知道里面在干什么吗?”
       我回道:“倒知道一点,想核实一下,主要怕上当。”
       暴凸眼回道:“我也是偷听他们说话才知道一点……据说这船开向公海,里面在卖什么古董。反正咱也不大明白,古董这玩意儿,直接在大街上摆摊就行,何必特意跑船里来交易呢。”
       果然如我之前猜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duliugu.com。

华夏银行上半年不良“双升”,董事长李民吉:信用卡阶段性违约有所增长。
综述:海外人士期待共享服贸机遇。
天空之城小学投用杭州未来科技城教育事业再添动力。
大唐发电:上半年归母净利润14亿元,同比跌2082,新能源项目核准合计3727兆瓦。
聚焦金融业高质量发展业界共话金融场景生态建设。
NASA新登月计划硬扯中国,美专家竟称:要向太空输出美国价值观。
上海援琼医疗队第一批1188名队员今返沪,曾在当地参与核酸采样与医疗救治。
8月30日0至18时,海南东方市新增3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末日重生之寻爱/近耽殿/皇妃他抛夫弃子/木渔得水/小庭春寂寞/雪江归棹。
/角色扮演是有灵魂的!/退戈/我不是天师/半点妖精/众相流/幻象居士。
/上仙游记/赤鱼玦/七零年代大佬夫妇/老衲不懂爱随后,高三年级教师代表吴东海以《百日努力,创造奇迹》为题作百日誓师动员,他勉励全体高三学生面对高考,在思想上要重视,要有紧迫感和竞争意识,但在心理上要沉着冷静,以一颗平常心正确对待。
金运节校长在天下藏局表示,县教育局领导的亲自光临与授牌,体现了局领导的高度重视;天下藏局表达了学校对名师工作室成立的欣慰之情。
她希望全体教师,从各种渠道去多了解新课程、多研究新教材,并结合实际,认真领会和贯彻好新课改的理念,努力使新课程在天下藏局顺利而富有成效的实施,奉献出各自的才智。
尽管没有在教学一线,但是他们依然为学校的荣誉努力参与,挥洒汗水,展现了李中人的风采。
爱国重德是汇文中学的五大传统之首。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