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九十七章 不管以后-小九徒

<output class="dzryk"></output>

bobvip20 > 天下藏局 > 一百九十七章 不管以后
字体:      护眼 关灯

一百九十七章 不管以后

        陆岑音闻言,美眸瞪得老大,问道:“陆家缺钱、缺货、缺人,你能怎么救?”
       我说道:“我估计你用陆家的房子、地皮,向银行进行了高额信贷,钱倒可以暂时支撑一段时间,打一个时间差。可若在这段时间之内,没有货源,生意无法迅速开展,还不了信贷,将彻底崩盘。归根结底,其实还是缺货的问题。”
       陆岑音点了点头,回道:“对!我倒是想吃其它古董铺子的货,但人家都等着看陆家笑话,没人愿意出。”
       这是肯定的。
       没有货,也就不存在店。
       货多、货好,是古董铺生存的根基。
       即便是外地不了解陆家情况的古董铺,人家也不会出。
       除非出超高价,但这是陆家承受不起的。
       我说道:“我知道怎么低价弄来货。”
       陆岑音秀眉微蹙:“哪里弄?我可不制赝!”
       我说道:“不制赝,有两条路你可以走。”
       “第一,魏峰刚刚支了口大空锅,将附近几省盗墓流派一网兜了个干净。不要小看这些盗墓贼,他们货多得不行。追脏出来的,肯定全没收。除少部分不能交易流通外,能交易的会委托拍卖,钱冲库。你提前跟金陵几家拍卖行沟通好,低成本全部吃下来。”
       “第二,金陵黄门原有一大批货,被马萍给吃掉了。她现在急于处理,估计大部分已走托工前往港市渠道。港市渠道对这种脏货,一般低调处理,价钱绝对远低于市场,你派人去全部吃掉。”
       “经过拍卖行的东西,干净清白,无后顾之忧。有这两批货打底,加上你和陆家叔伯们的私藏,至少可恢复陆家百分之七八十存货规模,再不翻身,就不是陆岑音。”
       陆岑音听完,瞠目结舌。
       半晌之后。
       她说道:“这简直是救命稻草!你这都哪儿来的消息?”
       我回道:“别管我哪儿来的消息。你现在甚至可以答应合作商,什么时候能供货。两条腿一齐走路,预计一个月之后,楼下那些店员根本没空再睡觉,会忙得屁砸脚后跟。”
       陆岑音激动的脸色有些潮红,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嘴里喃喃地说道:“太好了,这实在太好了……”
       尔后,她转过头来,对我说道:“我确定了!”
       我问道:“确定什么了?”
       陆岑音脸上露出了酒窝,眉眼带俏:“你就是猴子给我派来的救兵!”
       我没吭声。
       陆岑音赶紧拿起了办公室的座机,打了好几个电话,全布置了下去。
       工作起来的陆岑音,出手果决,毫不拖泥带水,非常有风范。
       这与她对待感情,好像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
       打完电话之后,陆岑音长舒了一口气,双手合十,美眸微闭,满脸兴奋。
       尽管我不忍打断她此刻的心情,但我还是要将生死契约之事跟她讲。
       我说道:“我不仅是救兵,还是一位刀斧手。”
       陆岑音睁开眼睛,问道:“怎么了?”
       我将与索命门签生死契约之事,与陆岑音讲了。
       末了。
       我对她说道:“陆小欣快出现了,当然她也一定快死了。因为她不死,那我就快了。”
       “你在这方面,从来都像一位优柔寡断挑选玩具的小孩。但这次你没有选择权力,只能在边上看着。”
       “不管最终结果如何,希望你都能承受。”
       这话语非常残忍,但不得不点清楚。
       对这件事情,陆岑音一直在做头埋在沙子里的鸵鸟,不愿意面对。
       可当一个糟糕的结果必然要来临,倒不如提前告诉她残忍的真相。
       陆岑音之前如释重负的神情全部消失殆尽,犹如突然黑云袭心,脸色无比黯然,怔怔地瞅着我,没有吭声。
       我们两人始终还是没法逾越那一步。
       先前是因为我父母之仇,让我不敢。
       后来慢慢因为陆小欣,让我不忍。
       逼着她在陆小欣和我之间做选择,没有人性。
       一切话语显得苍白无力。
       我起身离开。
       可刚要到门口的时候,陆岑音说道:“苏尘。”
       我回过头。
       她眼眶泛红,在极力地压抑着着自己情绪,颤声说道:“我不仅没得选,甚至根本不用猜测结果。”
       “小欣一定不是你的对手,十个她也不对付不了你,她这次死定了!”
       “但她是我妹妹,从小我看着长大,不管她犯了什么错,我都会原谅她、包容她。”
       “你杀了小欣,我也一定会恨你,恨你一辈子!我根本做不到不恨,不管我多喜欢你!”
       我瞅见她讲这话之时,浑身颤抖,眼眶泪水在打转,模样凄然而决绝,一阵心疼。
       走了过去,轻轻地拭去她眼角的泪水。
       “对不起。”
       陆岑音抓住我的衣服下摆,肩膀耸动,在抽泣,低声说道:“现在不用对不起,以后我也不想听。”
       半晌之后。
       陆岑音抬起头来,无比认真地问道:“但你喜欢我吗?就现在,我不想管以后!”
       我心中顿时涌起了无限柔情和悸动。
       她真勇敢。
       不管以后怎么样。
       哪怕到时我们成了刀锋相向的仇家,至少现在不是!
       现在,我要对这丫头做该做的事!
       我一把抱起了她,像疯狂的饿狼,开始撕扯她的衣服。
       陆岑音娇吟一声,瘫在我怀中,双手若小猫抓挠,主动而热烈地回应着我,娇喘着说道:“……我想这天好久了……”
       在那一刹那。
       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我先看一眼王叔在不在。”
       讲完之后。
       我一把将她抱上了办公桌,摁了办公桌边上的监控摄像。
       监控摄像能看到大厅和楼梯的情况。
       大厅里暂时没有任何异常,但楼梯里却咚咚咚跑上来一个人。
       正是王叔。
       我差点崩溃。
       陆岑音又羞又气,俏脸酡红,转头对着监控摄像说道:“王叔,你这是上来干嘛呀?!”
       “我现在有大急事,你赶紧下去吧!”
       王叔正往上跑呢,突然听到天花板摄像头传来的声音,顿时懵逼了。
       他站在楼梯上,对着天花板上的摄像头说道:“大小姐,宁县的胡总、费总等人,怒气冲冲来了,说我们毁约,要砸店!”
       切换了一下摄像头画面。
       影青阁大厅果然冲进来七八个人。陆岑音闻言,美眸瞪得老大,问道:“陆家缺钱、缺货、缺人,你能怎么救?”
       我说道:“我估计你用陆家的房子、地皮,向银行进行了高额信贷,钱倒可以暂时支撑一段时间,打一个时间差。可若在这段时间之内,没有货源,生意无法迅速开展,还不了信贷,将彻底崩盘。归根结底,其实还是缺货的问题。”
       陆岑音点了点头,回道:“对!我倒是想吃其它古董铺子的货,但人家都等着看陆家笑话,没人愿意出。”
       这是肯定的。
       没有货,也就不存在店。
       货多、货好,是古董铺生存的根基。
       即便是外地不了解陆家情况的古董铺,人家也不会出。
       除非出超高价,但这是陆家承受不起的。
       我说道:“我知道怎么低价弄来货。”
       陆岑音秀眉微蹙:“哪里弄?我可不制赝!”
       我说道:“不制赝,有两条路你可以走。”
       “第一,魏峰刚刚支了口大空锅,将附近几省盗墓流派一网兜了个干净。不要小看这些盗墓贼,他们货多得不行。追脏出来的,肯定全没收。除少部分不能交易流通外,能交易的会委托拍卖,钱冲库。你提前跟金陵几家拍卖行沟通好,低成本全部吃下来。”
       “第二,金陵黄门原有一大批货,被马萍给吃掉了。她现在急于处理,估计大部分已走托工前往港市渠道。港市渠道对这种脏货,一般低调处理,价钱绝对远低于市场,你派人去全部吃掉。”
       “经过拍卖行的东西,干净清白,无后顾之忧。有这两批货打底,加上你和陆家叔伯们的私藏,至少可恢复陆家百分之七八十存货规模,再不翻身,就不是陆岑音。”
       陆岑音听完,瞠目结舌。
       半晌之后。
       她说道:“这简直是救命稻草!你这都哪儿来的消息?”
       我回道:“别管我哪儿来的消息。你现在甚至可以答应合作商,什么时候能供货。两条腿一齐走路,预计一个月之后,楼下那些店员根本没空再睡觉,会忙得屁砸脚后跟。”
       陆岑音激动的脸色有些潮红,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嘴里喃喃地说道:“太好了,这实在太好了……”
       尔后,她转过头来,对我说道:“我确定了!”
       我问道:“确定什么了?”
       陆岑音脸上露出了酒窝,眉眼带俏:“你就是猴子给我派来的救兵!”
       我没吭声。
       陆岑音赶紧拿起了办公室的座机,打了好几个电话,全布置了下去。
       工作起来的陆岑音,出手果决,毫不拖泥带水,非常有风范。
       这与她对待感情,好像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
       打完电话之后,陆岑音长舒了一口气,双手合十,美眸微闭,满脸兴奋。
       尽管我不忍打断她此刻的心情,但我还是要将生死契约之事跟她讲。
       我说道:“我不仅是救兵,还是一位刀斧手。”
       陆岑音睁开眼睛,问道:“怎么了?”
       我将与索命门签生死契约之事,与陆岑音讲了。
       末了。
       我对她说道:“陆小欣快出现了,当然她也一定快死了。因为她不死,那我就快了。”
       “你在这方面,从来都像一位优柔寡断挑选玩具的小孩。但这次你没有选择权力,只能在边上看着。”
       “不管最终结果如何,希望你都能承受。”
       这话语非常残忍,但不得不点清楚。
       对这件事情,陆岑音一直在做头埋在沙子里的鸵鸟,不愿意面对。
       可当一个糟糕的结果必然要来临,倒不如提前告诉她残忍的真相。
       陆岑音之前如释重负的神情全部消失殆尽,犹如突然黑云袭心,脸色无比黯然,怔怔地瞅着我,没有吭声。
       我们两人始终还是没法逾越那一步。
       先前是因为我父母之仇,让我不敢。
       后来慢慢因为陆小欣,让我不忍。
       逼着她在陆小欣和我之间做选择,没有人性。
       一切话语显得苍白无力。
       我起身离开。
       可刚要到门口的时候,陆岑音说道:“苏尘。”
       我回过头。
       她眼眶泛红,在极力地压抑着着自己情绪,颤声说道:“我不仅没得选,甚至根本不用猜测结果。”
       “小欣一定不是你的对手,十个她也不对付不了你,她这次死定了!”
       “但她是我妹妹,从小我看着长大,不管她犯了什么错,我都会原谅她、包容她。”
       “你杀了小欣,我也一定会恨你,恨你一辈子!我根本做不到不恨,不管我多喜欢你!”
       我瞅见她讲这话之时,浑身颤抖,眼眶泪水在打转,模样凄然而决绝,一阵心疼。
       走了过去,轻轻地拭去她眼角的泪水。
       “对不起。”
       陆岑音抓住我的衣服下摆,肩膀耸动,在抽泣,低声说道:“现在不用对不起,以后我也不想听。”
       半晌之后。
       陆岑音抬起头来,无比认真地问道:“但你喜欢我吗?就现在,我不想管以后!”
       我心中顿时涌起了无限柔情和悸动。
       她真勇敢。
       不管以后怎么样。
       哪怕到时我们成了刀锋相向的仇家,至少现在不是!
       现在,我要对这丫头做该做的事!
       我一把抱起了她,像疯狂的饿狼,开始撕扯她的衣服。
       陆岑音娇吟一声,瘫在我怀中,双手若小猫抓挠,主动而热烈地回应着我,娇喘着说道:“……我想这天好久了……”
       在那一刹那。
       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我先看一眼王叔在不在。”
       讲完之后。
       我一把将她抱上了办公桌,摁了办公桌边上的监控摄像。
       监控摄像能看到大厅和楼梯的情况。
       大厅里暂时没有任何异常,但楼梯里却咚咚咚跑上来一个人。
       正是王叔。
       我差点崩溃。
       陆岑音又羞又气,俏脸酡红,转头对着监控摄像说道:“王叔,你这是上来干嘛呀?!”
       “我现在有大急事,你赶紧下去吧!”
       王叔正往上跑呢,突然听到天花板摄像头传来的声音,顿时懵逼了。
       他站在楼梯上,对着天花板上的摄像头说道:“大小姐,宁县的胡总、费总等人,怒气冲冲来了,说我们毁约,要砸店!”
       切换了一下摄像头画面。
       影青阁大厅果然冲进来七八个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duliugu.com。

县纪委监委机关党支部深入帮扶村联合开展“乡村振兴文明在行动”志愿服务主题党日活动。
LV开卖乒乓球拍,售价18万元带4颗球!网友:拿这个能打过中国队?。
黄翔峰任浙江大学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
成都:全市室内体育场馆暂停开放。
广东证监局完成2022年辖内创投基金享受税收政策认定工作,单只基金税基有望进一步下降。
见义勇为救父子心怀感恩送锦旗。
/您年纪有点大/讳/快穿之主神你在坑我吗/梨花九/海贼里面的美食家/不勤劳的小蜜蜂。
/狂狼大少之王者降临/呼啦圈大神/狐惑/尘少爷/声声/又瓷。
/密战无痕/长风/我手机通冥府/因倪/莫道不寻常/莫念念啊。
/携手/君小山/暗恋是一本说不完的书/作家JuwLNT9月30日下午,我校2021年运动会圆满完成各项赛事,总裁判长常光杰老师宣布运动会团体成绩,邱岚副校长致闭幕词并宣布天下藏局中学2021年运动会胜利闭幕!
2021年4月22日,蒙蒙细雨中,天下藏局市高中语文程振理名师工作室启动仪式暨研修活动在天下藏局中学隆重举行。
该项目对天下藏局各个层次老师提出了不同的成果要求:管理团队——实施李惠利中学信息化发展规划的顶层设计;高考学科教师——完善精准教学PAD+课堂实践,并深入实施各学科个性化作业效能探索;国际中心教师——探索国际教育成果信息化推广工作;艺术中心老师——探索艺术教育成果信息化推广工作;课题攻关组教师——研究大数据互联共通条件下学科教学行为的教学适配性问题,并展开广泛的课堂实验报告。
随后,聂主任宣读了团体奖及精神文明奖的获奖班级。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