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八十五章 刀山火海-小九徒

<output class="dzryk"></output>

bobvip20 > 天下藏局 > 一百八十五章 刀山火海
字体:      护眼 关灯

一百八十五章 刀山火海

        文堂主受刺激了,开始剧烈地咳嗽起来,咳成了公鸭喘气声,似乎快要将肺都咳出来了,颤抖着手,赶紧拿着绢丝手帕捂住了自己的嘴,脸色因为喘不过气,显得更加蜡白。
       我非常担心他会咳死掉去。
       文堂主无比急促地向旁边招手。
       旁边的中山装忙不迭拿了药过去。
       这货拿着药,直接一口全倒进了嘴里,就着茶吞下。
       等了他好一会儿,他才彻底喘匀了气。
       我就是故意试一下,看一看之前那笔大血单,是否为这家伙接受了陆小欣的委托,指示手下做的。
       一试既成!
       从他刚才见到生死契约之后的剧烈反应看来,这事儿肯定没跑了,绝对是他下令做的。
       而且,估计他还非常清楚我的具体身份。
       金主云中藏。
       刺客万丈芒。
       古今索命门,金主的名号永远藏在背后,不为人知,但做完单之后,刺客之名却天下皆知。不过,他们既然敢做,就不怕人家前来报复。
       我生死契约里不仅点了背后金主之名,还明着要他们的二十根手指。
       这事儿对文堂主来讲,实在刺激太大了。
       文堂主将生死契约交给了身旁之人,笑了,一种极为阴毒、瘆人,且夹杂着无比蔑视的笑声。
       “鄙人不才,据我所知,凡门内之人,要么在执行任务之时而死,却还从未听说过有被人寻仇而溅血之事。非常期待阁下的霹雳手段,哈哈哈!”
       我一字一顿地回道:“因为你没碰到我!”
       这不是狂妄。
       反正生死契约已签。
       半年之内,若不能手刃陆小欣,他们终究要来杀我。
       倒不如加大赌注,试出之前那把杀人的血刀,连刀带执刀之人的仇,一并清算干净!
       当一个赌徒已经拿命去博杀之时,压再大的筹码,也不会有一丝恐慌。
       文堂主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冲我竖起了大拇指:“真好汉!哈哈哈!”
       他笑,随他笑。
       我回道:“时间还长,半年之后,希望还能听到文堂主灿烂无比的笑声。”
       文堂主神色一凛,面容扭曲:“估计不用那么久,别忘了咱们还有一个规矩!”
       讲完之后,他转头示意。
       院子左前侧小竹段编成的一张巨大帷幔被人给拉开。
       一副萧杀的场景呈现在眼前。
       院子左侧墙边是一扇门,门正打开着,门楣上面悬挂着小竹那块骷髅木牌,在风中微微晃荡。
       门朝我们方向十几米之处,一个面积足足七八十平方的养鱼池。
       池子的高度只有三四十公分,非常浅,里面没有水,倒是铺满了木材。池子边上有两个人,一个在往里面加木材,一个人拿着洗车那种小型高压水枪往木材里面喷液体,液体泛出了浓浓的汽油味。
       池子的正前方,分列成两排,总共十二位满脸杀气的中山装,他们手中全拿着锋利无比的砍刀。
       文堂主再次笑了。
       “索命门向循古制,没那么多弯绕,说了刀山火海,那就是刀山火海!”
       “阁下先闯刀山、再趟火海!他们若拦不住你,或者你能将他们全打得动弹不得,你便可从火池中穿过,顺利摘下门楣上的骷髅木牌。可转身将木牌丢弃在火海之中,牌子烧了,飞花蝴蝶也就彻底赎身了,你也可走了。”
       讲到这里,他立马止住了笑声。
       话锋一转。
       “但是!”
       “你若闯不过刀阵,会被当场砍死!”
       “当然,这里还有两个变数。第一,你可以在被砍死之前,跪地求饶放弃,他们会断你双腿,你再拖着一双断腿,从火池中爬过,爬出门去。能不能在被烧死之前爬出去,生死由命,富贵在天!
       “第二,你可以现在选择放弃,但既然已经踏了索命门的大门,必须自断双腿,我们抬着你出去!”
       难怪马萍劝我慎重考虑进芙蓉庄园。
       这么多刀斧手,除非你能衣不沾血地硬闯过去,或者将他们全打得趴下,否则连木牌都碰不到。
       这是不可能的,除非你有神术。
       而且,不管是现在求饶,还是闯阵之后再求饶,双腿都必须要断。
       想过残酷。
       但没想到会这么残酷!
       我问道:“还有别的要求吗?”
       文堂主拿丝绢手帕擦了一擦嘴,目光无比阴毒,回道:“没有,阵里的东西皆可用。你若有本事夺了阵里人的武器与他们搏杀,也行。武器被夺,算他们自己没本事。”
       如此明目张胆的提醒。
       足以证明这些人全挑的是堂口内一流好手。
       这可能就是最初之时他口中所谓的“加个大秤砣”。
       既然来了,我没有后悔。
       无非是夺刀搏杀而已。
       当初决定来闯这家刀斧铺,不仅仅是为了小竹,还为了许清的血、肖胖子的手指。
       我冷声说道:“开阵!”
       此话一出。
       立马有几个人中山装过来,给我搜身。
       搜完之后,他们转头对文堂主说道:“他身上没任何武器,可进阵!”
       文堂主闻言,僵尸脸剧烈抖动,如阴鸠般的双眼泛出杀意腾腾的光芒,嗓子发出了一声无比尖锐,像太监歇斯底里般呐喊的长破音:“开阵!”
       “轰”地一下!
       水池里面的火烧着了。
       烈火熊熊、青烟弥漫。
       干木材瞬间被烧,发出了霹雳啪啦的响动。
       十二位索命门之人手拖长刀,与我开始对向冲来。
       在离他们几米远时候。
       我脚下迅疾踩踢飞地面一大把砂砾,漫天飞沙朝他们的面门奔去。
       他们下意识用手前挡,微一愣神。
       我突然脱离了接触,朝右手边疯奔。
       这一下。
       他们全懵了。
       那个之前在朝水池木材上面喷汽油之人,此刻正在准备关掉高压水枪的开关,根本没预料到我会朝他奔来,还没待他反应,我一脚狠踹了过去。
       这货哼都没哼一声,直接翻倒在地,晕了。
       我手拿高压水枪,朝着反应过来之后拿刀冲我疯狂奔袭而至的十二罗汉狂喷。
       阵里的东西皆可用!
       你用刀山火海来对付我。
       我也用刀山火海来对付你!
       虽然是小型高压水枪,但喷射压力极大。
       他们再怎么牛逼,此刻也被喷出来的汽油迷蒙的眼睛看不见。
       一瞬间的变化,让这些堂口高手纷纷遮脸躲避着后退。
       他们身上中山装,棉麻料非常好,吸水性能极佳,高压水枪雨露均沾,所有人衣服已经全喷满了汽油。
       我不退反进。
       手中拿着打火机,朝他们猛地一甩。
       打火机触地。
       发出“砰”地一声爆炸,瞬间在他们之间引起了大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duliugu.com。

爱在指尖传递益阳举办“2022年益阳市国家通用手语培训班”。
临港松江科技城上榜了,“国家级知识产权强国建设试点园区”评定结果公示。
粥店街道:“泰安小美”有力度,帮办代办见温度。
晚上去排队,早起去也排队,开学前3天家长“核酸焦虑”集中爆发,采样点开放时间能否更加人性化?。
株洲一男子自曝违法驾驶视频,叫嚣“谁能把我怎么样?”。
上海一男子当街被“捅”?原来竟是扮演“异型”破膛而出…已被警察批评教育。
生态环境部:在严格监管、确保绝对安全的前提下有序发展核电。
江苏省第六届体育科学大会暨第二十届省运会科学报告会在泰州开幕。
抗议者被赶走后,文在寅与村民树下开心听音乐会。
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原党组副书记、副主任孙国相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重生之将军宠妻手册/赤矶/异时空黑科技/阿勇老哥/武侠:开局奖励满级神功/落魄的小纯洁。
/生下满级三胞胎后她拽翻了/小肉粽/宠妃不容易/七月与烧酒/十方茫茫却遇仙/于昭蕴。
/这不是我要的仙界/江南魂姑娘/我刷题有奖励/奶茶半价/清风不语汝可知/人面桃花醉相思。
/杀戮仙/忘带刀的刺客强调要进一步把学习党史同总结经验、观照现实、推动工作结合起来,在鉴往知来中开拓前行、在乱云飞渡中把握航向、在凝心聚力中砥砺奋进、形成起而行之办实事、攻坚克难开新局的浓厚氛围。
空中花园,别有洞天、精巧华美、堪比世界四大奇迹之一的巴比伦空中花园,牌匾上的我心相印表现我国热爱和平反对战争的美好意愿,象征着G20峰会的追求既是在同一栋宇里沟通探讨、心心相印、合作共赢。
此次陈湘龙名师工作室的来访,亦促使天下藏局历史专业教师团队成长、历史教学改革更上一层楼。
初心坚。
来自初三各班的同学个个谈吐不凡,表现出色。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