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降服不了这个孙猴子-小九徒

<output class="dzryk"></output>

bobvip20 > 天下藏局 > 第一百七十八章 降服不了这个孙猴子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七十八章 降服不了这个孙猴子

        走了一百来米之后,陆岑音忍不住了。
       “那些人都是干啥的啊?”
       我回道:“算盘佬,专门跑江湖帮人干仗的。”
       陆岑音:“……”
       这种算盘佬,一般北方比较多。
       他们通常手拿着算盘,浑身赤膊,在鱼龙混杂的地方走来走去,不断呼啦啦拨弄着算盘珠子,也不吭声,北方话算账等同于干仗,了解江湖规矩的都懂。
       你只要给了他们钱,可以指哪儿让他们打哪儿。
       算盘佬打完了人之后,迅速换下一个城市,这是一种讨生活的方式。
       以前科技不发达,被打之人报官也没用,等报完人家已经走了,谁雇佣他们的,根本不知道,只能吞了哑巴亏。
       算盘佬身边的算盘分为金边、银边、铜边。
       通常很少算盘上镶金边,因为同行见了,不服容易互相干起来。
       敢镶金边的,必定干仗多、狠、手艺好、信用好,不怕同行挑衅的。
       光头龙哥这种社会小杂碎,今天手脚必断、牙齿也肯定保不住了。
       随着社会发展,这种跑江湖的算盘佬越来越少。
       但我没想到,金陵渡口今天刚好来了一队北方算盘佬,还是金边算盘。
       别人不认识,我却认识。
       不想脏自己手,给他们做一笔生意,正好合适。
       陆岑音了解了内情之后,白了我几眼:“你真是个妖孽!”
       一个小时之后。
       我们把聋妈的板车推到了她家门口。
       聋妈开了门,让我们进来。
       屋子非常小,但里面收拾的非常干净、整洁。
       之前聋妈跟我们往回走的时候,我就发现,聋妈虽然收破烂,但身上却非常整洁,白白的头发也一丝不苟。
       陆岑音很担心聋妈的伤势,打着手势问聋妈,家里有没有正红花油。
       聋妈也比划着回应她。
       她们之间曾有过一起生活的经历,互相之间沟通没有太大障碍。
       陆岑音按聋妈手中比划,在抽屉里找到了一瓶正红花油,开始无比温柔给聋妈涂红肿的脸,以及被踩出血的手背。
       聋妈这次没像以前一样赶陆岑音走,一脸幸福地让陆岑音伺候着。
       母女般的模样。
       涂着涂着,陆岑音突然哭了,聋妈也哭了。
       两人情不自禁地抱在一起,呜呜地大哭了起来。
       世事变幻。
       多年前简单一场母女缘分,如今再次相见,各种情绪瞬时涌上心头,她们均难以自持。
       我出了门,在外面抽着烟。
       待了足足半个小时左右,里面的抽泣之声才算停止。
       我转身进了门。
       她们两人眼睛都红红的。
       聋妈爱怜地摸着陆岑音的头发,满脸慈祥。
       一会儿之后。
       陆岑音一边比划一边向聋妈说了自己今天来的目的。
       也许事情太过复杂,也许陆岑音表述不清楚,聋妈显得满脸懵,一会儿看看陆岑音,一会儿又看看我。
       陆岑音只好再详细比划并说了一遍。
       聋妈却还是满脸不解的神情。
       无奈之下,陆岑音拿着纸笔开始写字,可刚写了一行,她便停了下来,回头对我说:“糟糕,我都差点给忘了,聋妈没上过学,不识字啊,怎么办?”
       听不见、看不懂、不会说。
       确实好像无解。
       我对聋妈说道:“聋妈,我不是外人,你尽管说。如果你是因为担心我,你可以对岑音说,我出去就行。”
       此话一出。
       陆岑音像看大傻子一样看着我。
       聋妈依然一副完全听不见,满脸不解的神情。
       陆岑音说道:“聋妈听不见啊,你这是咋了?”
       我没理会陆岑音,从口袋里拿出了那片血绸布,放在了聋妈的身前。
       “聋妈,陆叔留下来的秘密,我们已经找到了。”
       “岑音是你看着长大的,她是什么样的人,你比我更清楚,你应该完全相信她。”
       “想必这一天你也等很久了,请你把情况告诉我们。”
       聋妈见到了那片血绸布之后,身躯顿时如遭雷击,脸色蜡白,呼吸无比急促。
       空气非常安静。
       我在等。
       等聋妈验证我的猜测,给我想要的答案。
       好一会儿之后,聋妈的情绪才缓和下来,拿绸布的手不再颤抖。
       她长长叹了一口气,嘴里一句苍老无比的声音传来。
       “小伙子,你是怎么识破老太太的呀?”
       陆岑音闻言,美眸瞪得老大,满脸惊诧,瞠目结舌:“聋妈,你……”
       聋妈见陆岑音惊惧,慈爱地拉着陆岑音的手,缓缓地说道:“丫头,你别害怕,让我先听一听这小伙子的解释。”
       我回道:“运气好而已。”
       “刚才岑音替你去拿红花油,我见到抽屉里有收音机,很干净,外表光滑,说明聋妈经常擦拭。当然,主要还是上面的调频,指针在金陵最近爆火一档夜间谈话节目上。聋妈如果聋了十多年,不可能知道这一档节目。”
       “单凭这点还不够,你们抱一起哭的时候,我虽在外面,但听到你情不自禁地连说了好几句‘傻孩子’,尽管伴着哭声,异常含糊,但我听力好,还是被我给捕捉到了。”
       “最重要一点,陆叔连在保存如此机密陆家至宝里的绸布,都不敢留任何线索。如果他要交待你秘密,不可能会给你任何文字、录音等有承载物的东西,因为这更不安全。但聋妈若是假扮耳朵失聪、嘴巴失声之人,倒属天底下最安全的保密手段。”
       “不语花终要开口,想必聋妈一直在等着今天。”
       聋妈听完之后,怔在了原地,仔仔细细地打量了我半晌。
       尔后。
       她转头轻声地问陆岑音:“丫头,你男朋友吗?”
       陆岑音闻言,俏脸泛红,咬着嘴唇,娇俏地瞥了我一眼,声音若蚊子细小,点头羞赧回道:“嗯……”
       聋妈笑了,轻轻刮了一下陆岑音的鼻子,说道:“眼光倒是很好,只怕你以后降服不了这个孙猴子。”
       我:“……”
       讲完之后,聋妈起身,缓步出了门,左右看了一下,接着把门给关上了。
       她从一本相册里,拿出了陆知节的一张照片,放在了桌子上,对着照片,神情无比严峻,老眼一丝泛红。
       “老陆,我今天要解脱了,你还有得熬。”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duliugu.com。

线上线下跨界联动,叮咚买菜助力餐企将火锅大餐搬回家。
追光|那个救人的残疾小伙站上了省残运会领奖台。
为传统诗词赋予新表达,《天地诗心》21日播出。
哈尔滨新增高、中风险区详情公布。
韩国:泡菜制作季临近原材料涨价引担忧。
/十代目每天都在装废柴[综]/喻清夏/栀簪/千檐墨醴./我真是英雄召唤师/米一克。
/黑化后我与太子联手夺天下/麦香芒种/带着小僵尸一起直播开荒/采菱子/在魔尊头上撒野[重生]/富小乖。
/距离/霁繇/惜南终生/惜南秀/飞鱼特工队/小飞鱼的春天。
在午晚自习纪律巡查培训会中,周俊主任从自习纪律、学生在校常规等方面对各班班长的纪律巡查工作进行了系统的培训。
天下藏局中学的住宿范围是什么?住宿条件怎么样?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同学们以小组为单位,相互照顾,拾级而上,感受文化,欣赏风景。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