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金算盘-小九徒

<output class="dzryk"></output>

bobvip20 > 天下藏局 > 第一百七十七章 金算盘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七十七章 金算盘

        赌坊里面乌烟瘴气,地面到处都是丢弃的快餐盒子、矿泉水瓶、烟盒。
       摆了十几张桌子,一群人正在热火朝天地耍,麻将、骰子、牌九、押宝……
       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太太,佝偻着背,手中拎一个蛇皮袋,正在捡地面的东西。
       老太太眉目清秀、端正。
       看得出来,年轻时候确实是一位美人。
       不过,她脸上皱纹比较多,年纪显得比实际年龄大上不少。
       十多年前她在陆家生活之时,才三十多,其实现在顶多也就五十出头,但模样看起来至少六十中了。
       人生两大无奈,英雄气短、美人迟暮。
       艰难的岁月,若无情的刻刀。
       中间一桌麻将桌旁,坐着几个人打麻将,其中有一位光头,打着赤膊,脖子上挂着金链子,手臂有青龙纹身。
       他打麻将,旁边还有人在伺候着。
       这货可能手气不大好,神情暴戾,手捏着空可乐瓶子,瓶子被捏成了麻花状。
       聋妈一直站在旁边,等他丢掉手中空可乐瓶。
       光头对家胡了一把牌。
       光头嘴里骂骂咧咧,脏话连篇,将可乐瓶给丢了。
       聋妈迫不及待去捡。
       捡的过程中,手中的蛇皮袋稍微碰到了光头的手臂。
       光头竟然怒目一瞪,转手猛扇了聋妈一个耳光,并狠踹了聋妈一脚,嘴里大骂道:“艹!难怪老子今天这么倒霉催呢,捡垃圾的站我旁边,把老子牌也全搞成了垃圾!”
       聋妈猝不及防,倒在地上,鼻子溢出血来,神情极为痛苦。
       她口袋中几十块卖废品的零钱也掉了出来。
       光头见了,竟然走过去,一把将钱给抢了,甩给边上的小弟:“去,给老子买包烟!”
       聋妈大惊失色,赶忙过去抱着光头的脚,嘴里呜呜哇哇地哀求。
       光头非常生气,一脚踹开聋妈:“破你财等于破老子霉运!艹!”
       聋妈不依,再次扯住了光头的脚。
       光头竟然一脚狠踩在了聋妈的手背上,不断地旋踩。
       他穿着带钉的球鞋,那玩意儿看了都肉疼。
       这垃圾输了钱,将肚子里的气全撒在了聋妈身上。
       赌坊那么多人,全都一脸冷漠,没有一个人敢去阻止这死光头,有些人还嘴角戏谑地笑着。光头旁边的几个小混混,冲过去拽开聋妈,对着她拳打脚踢,像拖死狗一样往外面拖。
       陆岑音已经冲了过去,无比气愤地推开了那些小混混,拿起手中的包冲他们狂砸。
       聋妈见状,神情惊讶万分,抹着鼻子上的血,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光头瞅见了陆岑音,一对牛眼瞪得老大,满副急色鬼模样,邪念顿时布满了丑脸。
       那几个小混混突然被陆岑音给推开,还挨了几下包砸,非常生气,抬手就想揍陆岑音,但光头却拦住了他们。
       光头满脸笑嘻嘻,摸了摸头,鼻子抽了几抽,对陆岑音无比放肆地瞄来瞄去,嘴飙脏言:“艹!这特么神仙下凡来渡口了?艹!这要是能扒了衣服,让老子减寿十年也行啊!”
       周边之人一阵哄笑。
       “龙哥,今天输了钱,但却捡了色啊!”
       “要不要给你去闹一下新房?”
       “这妞长相、身材,确实赞啊……”
       光头龙哥手摸着脖子前的金链子,哈哈直笑。
       “啪!”
       一声脆响。
       光头龙哥笑声顿时止住了。
       陆岑音动手了,俏脸无比冷峻。
       我就知道这丫头一定会动手。
       别说今天我在,即便是我不在,她也要动手。
       陆岑音是什么人?
       她以前出门,向来一众护宝红花跟着,单就王叔,一个人就足以碾压整个赌场混混。
       这光头龙哥混小渡口,不识金陵真女神,也算是瞎了眼。
       一耳刮子之后。
       不仅光头龙哥懵了,旁边几位小弟也懵了。
       光头龙哥手摸着自己的脸,又将手凑到鼻子前嗅了一嗅,深呼吸了两口,一副无比享受的表情,笑嘻嘻地说道:“哎呦卧槽!你们都看见了吧?她打人,真尼玛香啊这小嫩手,哈哈哈……”
       “哐当!”
       陆岑音抓起了旁边的烟灰缸,狠狠地砸了过去。
       这一下极为重。
       光头龙哥嘴里顿时发出惨呼,额头瞬间飙血,整个人就要倒在地上,旁边几位小弟赶紧去扶他。
       陆岑音将烟灰缸丢在了地上,拎起了蛇皮袋,拉着聋妈:“聋妈,我们走!”
       霸气!
       那几位小弟终于反应过来,想去抓陆岑音。
       但光头龙哥捂住额头,手指缝溢出血,却开口制止道:“别别别……哎呦卧槽,这小浪蹄子,带劲啊,我喜欢!先让她先出门,等下我在街上扒了她的衣服,这才刺激……”
       我们三人已经出了赌坊。
       光头龙哥还真说话算话。
       等我们出了赌坊,走到大街上,光头龙哥才带着五六位小弟出来。
       那群赌棍也不赌了,全跟出来看热闹。
       这真是太烦了!
       我非常想动手收拾他们。
       但这是一帮杂碎中的杂碎,打他们真的会脏手。
       光头龙哥指着我和聋妈:“你们两个,滚开!站在旁边看现场直播!”
       “其它人,全给老子鼓掌呐喊,哈哈哈!”
       讲完之后,这货开始解裤腰带。
       我转头对陆岑音说道:“你等会儿。”
       讲完之后,转身走到了赌坊门口那群吃盒饭的北方汉子面前,指着他们脚边带镶金花边的算盘,说道:“我这有一笔账,你们给算算,打算盘辛苦费五千块。”
       为头汉子一听,顿时眼冒精光:“哥,你瞧好了!”
       随即,他立马向边上汉子一使眼色。
       十几位粗壮北方汉子,迅疾将盒饭一丢,抡起了算盘,呼啸冲了过去。
       光头龙哥正在费劲扒拉脱自己衣服。
       那些小弟笑嘻嘻地围堵着聋妈和陆岑音。
       一帮赌棍全在看热闹。
       所有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那群北方汉子已经呼啸杀了过去,对着光头龙哥等人开始狂捶猛殴。
       这是真玩命!
       光头龙哥已经彻底懵了,倒在了地上,被揍得惨呼连天:“……朋友……哪来的朋友……”
       我朝正满脸不可思议的陆岑音招了招手,让她过来。
       身上只带了三千块,从陆岑音包里拿出两千,递给了为头的北方汉子。
       “账一定要算清楚!”
       “光头打了我长辈一巴掌、踹了一脚,他手脚必须要断。”
       “他还调戏我女人,牙齿全不能留。”
       为头汉子收了钱,向我一抱拳:“江湖规矩,俺们都懂!你要瞧着看最后账单吗?”
       我回道:“不瞧了,你们毕竟是金算盘。”
       汉子闻言,憨笑着竖起了大拇指:“有见识!”
       我转头对陆岑音说道:“我们走。”
       在围观人完全懵逼的眼神和光头龙哥等人血刺呼啦的惨呼声之中,我们转身离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duliugu.com。

出谋划策传民情履职尽责显担当。
江永县召开交通问题顽瘴痼疾整治工作推进会。
海滩惊现“完整导弹”吓坏居民,台军称是演习时落海残体被嘲讽。
/苍云剑主/帝尊飞龙/非正式灵异手册/我老婆像王祖贤/我能无限释放大招/一云之凡。
/窗外下雪了/MkFs纸小孩/青春太苍凉/有匪来兮/那一抹,微光/鬼谷真人。
/医路芳华/星月暗号/师兄,我们两个真厉害/祺梧华东海老师天下藏局宣读了班主任师徒结对人员安排以及师徒之间的职责任务,介绍了天下藏局班主任师徒结对工作的目的及意义。
作为80后的何芸、杨淑榴老师,通过一段时间的学习及实践应用,她们对于新型教学技术的使用已经得心应手。
青年教师们表示,此次活动实践性强,指导效果鲜明,和两位先行者的深入交流,使青年教师们获得了很多宝贵经验和启示。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