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交锋-小九徒

<output class="dzryk"></output>

bobvip20 > 天下藏局 > 第十九章 交锋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十九章 交锋

        我问道:“喝完之后呢?”
       陆岑音显然没料到我会这么问,神情愣了一下,说道:“喝完我们来聊聊天呀。”
       我回道:“那直接开聊吧,喝多了我只想搂女人上床睡觉。”
       陆岑音闻言,俏脸闪过一丝鄙夷和愠怒,但转瞬即逝。
       她很有城府,反而开始绕有兴味地打量着我。
       半晌之后,陆岑音浅笑着问道:“你平时都喜欢这样撩女人吗?”
       我回道:“并不是。能旺的柴火堆,我才会撩。撩不旺的,我一泡尿就给浇灭了。”
       陆岑音格格直笑:“我对你是越来越感兴趣了。”
       我说道:“我也是,很感性趣。”
       特意在“性”字上,加了重音。
       陆岑音樱唇抿了一小口红酒,问道:“苏尘,你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吗?”
       我说道:“那天晚上,我给你治好了脚踝脱臼,你是来感谢我的?”
       陆岑音微微颌首,嘴角上扬:“不得不说,你手法真不错,谢谢!”
       我回道:“不客气。”
       陆岑音将头靠近我耳边,声音突然变得异常温柔,吐气若兰,带着红酒的甜香:“我不仅要谢谢你,还很想要保护你,你明白吧?”
       我坦率地回道:“明白。裴哥现在整个金陵城在找那晚砸阴席之人,你认为砸阴席的人是我,死死地拿捏住了我的七寸。只要你把我交给裴哥,我就会死无葬身之地。你要不把我交出去,就是在保护我。”
       陆岑音眉毛一挑:“聪明!千万别告诉我,砸阴席的人不是你。”
       我回道:“当然是我。”
       陆岑音问道:“既然你全都明白,刚才你怎么还敢这样调戏我,不怕我成为吃人的母老虎?”
       我说道:“因为你不会这样做。”
       陆岑音闻言,坐在了我对面,修长、白皙的双腿交叉,问道:“为什么?”
       我回道:“如果你要这样做,我今天就不会坐在这里跟你聊天。”
       陆岑音听到这话,格格笑了。
       她笑起来胸前微颤,显得非常迷人。
       一会儿之后,陆岑音无比优雅地将杯中红酒全喝了:“苏尘,我真的很喜欢你这股劲!就好像这上好红酒,甘冽、醇厚、刺激,又带一丝热烈,让人忍不住想去征服。”
       我:“……”
       话音刚落,她变脸了,无比冷峻地说道:“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我不管你什么身份,为什么要砸阴席,我希望你从今天开始心甘情愿跟我!整个金陵,只有我可以保证你安全。当然,我也可以让你很不安全!
       恩威并施。
       杀伐果断!
       我冷冷问道:“你这是在威胁我?”
       陆岑音撩了撩鬓间的秀发:“要不然呢?”
       我回道:“砸阴席的人可以是我,其实也可以是你。”
       陆岑音闻言,略显诧异,问道:“我?”
       我点了点头。
       “第一,在吃阴席之时,所有食客都成了东家煎熟的双黄蛋,可唯独我们没买东西。而现在,厨子、东家、食客全进去了,也只有我们两人逃了出来。”
       “第二,东家虽是裴哥的手下,可归根结底还是你们陆家人,能不中东家手中掌心玉凳上面味毒的,整个金陵,恐怕也只有陆家人有这个能耐。”
       “第三,陆家大小花旦向来不合,互斗严重,金陵古董界皆知,你具备了强烈的砸场子动机。所以,你才是第一怀疑对象,而不是我。”
       陆岑音笑意盈盈,竖起了大拇指:“非常精彩!但是……证据呢?”
       我立马撒了个慌:“不好意思。第二天在送你上牛车之前,我叫兄弟拍了好多张你在镇江山边的绝美照片。”
       陆岑音闻言,瞬间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照片呢?!”
       我笑道:“别激动呀,坐下来慢慢聊。照片可是我用来保命的东西,我怎么会带在自己身上?”
       陆岑音鼻尖冷哼了一声:“即便是我又如何,你觉得裴哥和我是一个量级的对手?”
       我说道:“他当然不是,但你的妹妹陆小欣是!要不然,你也不用费劲巴拉像孤胆女英雄一样闯阴席。只有实力弱的一方,才急需要寻屠龙刀,才会暗中打冷枪。可惜,由于阴席间突然变故,冷枪哑火。而我这把刀,你拔不动!”
       这一下。
       可算是戳中了陆岑音的痛处。
       我猜测。
       陆家大小花旦接下来一定会有一场重量级的大较量。
       她站在原地,冷冷地盯着我。
       我问道:“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陆岑音回道:“若一把利刃不能为我所用,我宁愿折了它,省得它以后伤人。”
       我说道:“你不舍得。”
       尔后,我起身离开。
       陆岑音说道:“你看我舍不舍得!”
       耳听“叮铃”一声响。
       门外瞬间冲进来七八个彪形大汉,站成一排,虎目圆瞪,  挡住了我的去路。
       他们腰间全是清一色红花棍!
       陆岑音这次是真动怒了。
       她完全抛弃了之前的知性、优雅和冷静。
       从出租屋诚挚邀请,到之前威逼利诱,现在开始果断搏杀。
       像我和肖胖子这样不入流货色,连王大头都敢动刀砍,更别说陆家大小姐了。
       只要陆岑音愿意。
       我即便有三头六臂,也是她砧板上一块死肉。
       我回头说道:“陆大小姐,你下决定之前,最好再认真考虑一下。为什么我这样的混子能有青牛请柬?当时警察为什么能来的那么恰到好处?你为什么在我保护之下安然逃脱,而且到现在连问话都不找你?”
       将她猜想中我的身份彻底给搞浑。
       属于我最后的杀手锏。
       陆家再逆天,也不敢跟公家斗。
       此话果然起效。
       陆岑音俏脸阴晴不定,黑曜石般的眸子带着疑虑、不甘与愤懑。
       她已经气得有点牙根痒了。
       陆岑音很聪明,十几秒之后,她挥了一下手:“让他走!”
       众红花棍郎让开了一条路。
       我下了搂。
       经过一楼大厅的时候,宋掌柜等人满脸错愕地瞅着我。
       这次交锋。
       她没赢。
       我没输。
       出门之后。
       我发现后背沁出冷汗。
       陆岑音竟然敢吓我。
       我很生气。
       这场子一定要找回来。
       不过,到现在我还想不明白。
       陆岑音为什么能判断出来那天晚上戴猪面具的人是我。如同她现在肯定也想不明白,我为什么要救她脱困。
       我在回去的路上,到atm机查了一下账。
       影青阁打来的五万块钱已到。
       我取出了三万块。
       给肖胖子打了一个电话,约他出来吃饭。
       肖胖子赶到了之后,我把两万块钱递给了他。
       “苏子,你这是啥意思?”
       肖胖子拿着钱,神情很愕然。
       我说道:“淳化佛像金钱五万块出手了。这三万你拿去,送两万给贾伯,一万块拿来日常用度。老爷子还心心念念玉壶春瓶呢,这谎咱一定要圆下去。”
       肖胖子问道:“为啥?”
       我回道:“你听我的,错不了!”
       肖胖子瞅了一会儿我,又瞅了一会儿钱,端起酒杯一口干了:“行!我全听你的!”
       我问道:“前几天你说盯了一个大宝,说一下情况吧。”
       肖胖子回道:“不仅是大宝,而且,陆家大小花旦同时在盯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duliugu.com。

「征兵进行时」贵阳市乌当区2022年秋季首批新兵踏上征程。
英国女王国葬仪式结束后,网友喊话BBC新闻主播:快去休假吧。
云南警方查获冰毒14公斤收缴毒资逾百万。
献唱《山水张家界》的背后,他和山水谈了30年“恋爱”。
/想予你万千星辰/实记/殡葬诡事/笼羽/我是应劫之人/幼安HD。
/星河欲转/龍清凌/荡世九歌/朽末/大唐医妃/锅盖毛豆豆。
/逢良辰/十一时辰/我怀了男主的孩子(穿书)/漫步长安/吞妖噬魔/铁锅炖熊猫。
/再过一个冬天吧/我亦白衣/撞邪/里卡/[猎人]卓娅的秘密/樱桃果酒。
在大礼堂与广大同学进行了深入交流,向同学们介绍了学校的历史与发展,讲述了学校的教育教学成绩和丰富多彩的校园生活。
同学们都紧盯着屏幕,目不转睛地进行操作,一次次修改着指令;有些快速通过地图的同学则兴奋不已。
要在增长知识见识上下功夫,教育引导学生珍惜学习时光,心无旁骛求知问学,增长见识,丰富学识,沿着求真理、悟道理、明事理的方向前进。
部分支部书记及青年党员教师列席听讲。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