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强卖-小九徒

<output class="dzryk"></output>

bobvip20 > 天下藏局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强卖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六十四章 强卖

        许老头出什么事,我压根不在乎。
       早死不超生。
       这是我对他美好而亲切的祝愿。
       但我们是雇佣人,若被雇佣来照顾他的保姆出了事,我们有责任。
       我这里离出租屋位置并不远,打了一辆车,火速赶往了出租屋。
       到了出租屋楼下一看,发现外面乌泱泱地围着不少人,压根看不清里面的情况。
       我冲开人群,却见到了一副令人欣喜的场景。
       许老头正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全身是血,头是歪的,身子在抽搐。
       往上面一看,四楼锈迹斑斑的雨蓬有一个大窟窿,地上还散落着不少锈雨棚的铁皮碎片。
       很显然,这老王八犊子是从铁皮雨蓬上面摔落下来,撞到了头。
       小竹请来照顾他的那位四十多岁女保姆正蹲在地上,脸色蜡白,身躯瑟瑟发抖,衣衫有一些凌乱,神情显得极为惊恐。
       小竹在旁边搂着她的肩头,正安慰她。
       我问小竹:“怎么回事?”
       小竹告诉了我原因。
       今天许老头喝多了酒,女保姆正在收拾桌子上残羹冷炙。
       这老王八犊子酒劲上头,竟然开始挑逗起了风韵犹存的女保姆。
       他先是来软的,告诉女保姆自己在金陵有一套三层楼房、一间临街店面,膝下无儿无女,只要伺候好了他,店面、房子,以后全是女保姆的。
       女保姆当他喝多了,没搭理他。
       许老头见软的不行,直接来硬的,突然对着女保姆上下其手,还把她给摁到了床上。
       女保姆极力不从,拼命挣扎,还狠扇了他一大耳刮子。
       许老头被扇,气得不行,不仅把门给关了,还从厨房里拿了菜刀,说今天要是不从,就要砍死女保姆。
       女保姆见到许老头凶神恶煞的样子,吓极了,只好假装同意,待许老头急不可耐放下刀,准备脱衣服的当口,女保姆高喊着救命跑了出去。
       许老头发现自己被骗,已经彻底疯了,撒丫子在后面狂追。
       他本来就跛脚,又喝多了,脚下一滑,竟然摔跤了,身子滑着冲出了阳台,踏在了那锈迹的雨棚上面,头着地,摔了下去。
       我听完之后,心中一阵冷笑,淡淡地问了一句小竹:“叫救护车了吗?”
       小竹回道:“叫了,但这里是小巷子,救护车进不来,医生应该马上会到。”
       我点了点头,走到了许老头面前,蹲了下来。
       他这副样子,即便救护车来了,也活不了了。
       叫救护车,无非是对许清一个心理上的交待。
       许老头竟然还残存一点意识,嘴里狂冒血,也喷着浓郁恶心的酒气,无比艰难地说:“……救……救我……”
       我回道:“安排了,但你活不了。”
       许老头想说什么,但嘴里动了两下,说不出来。
       我冷声说道:“墓地就不给你买了,火化后骨灰丢茅坑,那才是你该待的地方。”
       事情过了很多年。
       我永远忘不了许老头临死之前的眼神,恐惧中带着怨恨、绝望中带着恶毒。
       医生冲了进来,他们手中抬着担架,抬起许老头之后,开始疯了一样往外跑。
       几分钟之后。
       小竹接到医生打来的电话。
       医生说,许老头刚上救护车就咽气了。
       小竹挂完电话,问道:“哥,怎么办?”
       我回道:“正常走完就行,事了之后,给你姐遗像前面点几支香、上瓶好酒,告诉她今天高兴,但具体事别说。”
       “还有,这个保姆是大好人,多拿点钱给她。”
       小竹笑道:“知道了哥!”
       第一次。
       挂了一个人,心情如此痛快。
       我离开的时候,甚至还吹起了口哨。
       民歌一姐的《好日子》。
       来到了锁龙巷,按肖胖子告诉我的地址,找到了胡三秒住处。
       一个老筒子楼,大门紧闭,敲门也没人回应。
       我问旁边邻居老大爷,胡三秒哪儿去了。
       老大爷告诉我,一大早去摊市练摊了。
       折返去了摊市。
       上次那位卖四仙子祝寿瓷瓶的油腻胖子还在。
       我心情有点好,没打算搭理他。
       但他对我印象非常深刻,主动撩拨我,笑嘻嘻地向我打招呼:“小哥,今天要不要再来点啥?”
       我蹲下身问道:“今天不买东西,打听一件事,摊市里有一位叫胡三秒的,专门卖杂项机关小玩意儿,他在哪儿摆摊?”
       问个路,他好好回答我就行,可这油腻胖子偏不。
       油腻胖子斜眼问道:“想打听事儿啊?”
       我回道:“对!”
       油腻胖子回道:“那得买东西啊,我这可不是消息铺。”
       我一听这话,起身就走。
       油腻胖子一把扯住了我,低声又凶狠地说道:“我最近生意不大好,你赶紧给我销点货,不然弄死你!”
       我皱眉问道:“强卖?”
       油腻胖子呲着大板牙,晃了晃脖子,无比牛逼地来了一句东北腔:“嗯哪!”
       瞬间。
       我好心情全被这货给整没了。
       今天我不仅要从他嘴里打听事,还要当场打他的脸。
       我瞄了几眼他的摊子,点了点头:“行!我要一个小玩意儿……那个随嫁花囊什么价?”
       花囊也就是香囊。
       旧时金陵陪嫁,除了一些家具被褥子孙桶,新娘子身上还会戴有香囊,一般装上新娘生辰八字、桂圆核、红枣核,寓意天生带子随嫁。
       油腻胖子见我彻底就范,嘿嘿阴笑道:“民国金陵刺绣花囊,怎么着也要一千块吧!”
       我非常干脆:“给你两千,帮我包起来。”
       油腻胖子闻言,顿时瞪大了眼睛,满脸不可思议地盯着我。
       就连旁边摆摊之人也懵了,纷纷探过头来看。
       我问道:“卖不卖?不卖我可走了啊!”
       油腻胖子一边包东西,一边回道:“卖卖卖……那什么,小哥,你爷爷去世之后,你脑子没被刺激出啥问题吧?”
       我回道:“你再不快点,等我脑子清醒了,真不买了。”
       油腻胖子笑嘻嘻地把钱收了,将香囊递给了我,指了一指摊市远处的拐角:“那个怪老头胡老三就在拐角往东第五个摊位,不过,这老头跟你一样,这里有点问题。”
       讲完之后。
       他肥手指了指自己的脑子。
       明目张胆敲诈钱财还极尽羞辱人之能事。
       他简直把我当成棒槌中的傻缺了。
       我点了点头,当场拆开了香囊。
       从香囊里面掏出来一张旧黄的快破碎生辰八字红纸,随手丢弃在了旁边。
       又捏出来几颗小小的、金灿灿的黄金桂圆核、枣核。
       对着油腻老板抛了两下。
       杀人诛心!
       全场哗然!
       油腻老板见状,立马脸色陡变,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瞠目结舌:“你你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duliugu.com。

百亿元“灰飞烟灭”?柔宇科技回应:存在严重夸大和误导成分目前公司运营正常有序。
龙虎榜|丰元股份今日涨停,两机构净买入904495万元。
/三世情劫一世梦/睡梦红尘/山河雅颂/白雨入舟/我有鉴定术/you雷拉。
/龙凤呈祥/添作五/开局学伪音躺上王者/骑猪满地跑/魔鬼补习班/月剑峰。
/重生:改变结局/花花粥/兵王施正俊/施正俊/当女尊皇帝穿到男尊世界/隐染。
“只要我们有对教育事业的执着和真诚,有县委、县政府和教育主管部门的关怀和支持,有我们望中人团结协作、开拓创新、务实求真的创业精神,我们一定能够趟过前进道路上的坎坎坷坷,更加顺利地走向一个新的起点。
大家遵循“团结—批评—团结”的方针,以刀刃向内的自我革命精神,深刻剖析原因并提出整改措施,达到了统一思想、凝聚共识、增进团结、共同提高的预期目的。
全体教师要把教书育人和自我修养相结合,做到?以德立身、以德立学、以德施教?,要对照《新时代中小学教师职业行为十项准则》进行自查自省,常抓师德师风教育,树立底线意识。
?在高考物理考试中,当我做到最后一道大题时,我先按照常规做出一种答案,可此时突然发现该题有一处叙述不严谨,导致双解。
(3)认真遵守疫情防控要求,减少社会交往活动,不到人群密集区域,不到疫情中高风险区,杜绝带病入家、带病到校。
现场气氛十分热闹,最终,通过多个环节的比拼,天下藏局国际交流生所在小组获得第二名的好成绩。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