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抄作业-小九徒

<output class="dzryk"></output>

bobvip20 > 天下藏局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抄作业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一十八章 抄作业

        王叔摇了摇头:“不知道。我在猜想,杨林会不会是从外地请来的顶尖高手,之前二小姐故意放迷雾在迷惑我们?”
       我回道:“没那么多顶尖高手。杨林只不过是傀儡,他过来开卷考试,我闭卷而已。”
       王叔闻言,顿时焦急万分:“苏先生,这次你有把握吗?”
       我想了一想,反问道:“你以前考试不会做的时候,怎么办?”
       王叔神情一愣,瓮声瓮气地回道:“交白卷!”
       我差点晕过去。
       交白卷可不是好学生。
       我说道:“你太实诚了,有能考满分的同学坐在你旁边,为什么不抄他的答案?”
       当时我确实是那么想的。
       但事实证明,陆小欣等人可真狠,才抄了一题,就不让我再抄了,还差点把我执笔的手给折断。
       陆岑音柔声安慰我:“没关系,尽力了就好。”
       大院坪里有一些十五六岁的陆家晚辈,穿着非常洋气。
       他们看到了我们,欣喜万分地走过来打招呼。
       “岑音姐姐,你今天好漂亮啊。”
       “这是你男朋友吗,叫什么名字?”
       “我之前好像听二爷说了,叫苏尘对吧,比小欣姐姐带来那个小白脸可帅多了!”
       “对呀,那小白脸身上还有一股香水味,可恶心了。”
       “……”
       陆岑音人缘在哪儿都这么好。
       她微笑着责怪他们:“小鬼头们,你们可不许乱说话!”
       讲完之后。
       陆岑音亲昵地挽住我的胳膊,有些害羞地说道:“亲爱的,我们进去。”
       陆家祖宅非常之大。
       除了中间诺大的祖厅,两旁还有不少厢房,右手边有一个大花园,花园里面廊厅阁榭、假山活水,散发着韵味与雅致。
       整个陆家祖宅,加起来占地面积足有两三亩。
       据陆岑音说,陆家祖上以前是开粮铺的,后来有一位眼光长远的先祖,在典当行学徒。学成了之后,他认为卖粮只保一世温饱,做古董可保十世无忧,便将粮铺转让了,开始靠眼力江湖走宝,逐渐发展壮大,最终成为了金陵屹立不倒的古董大世家。
       古玩行祖师范蠡曾说过,粮食布匹十分利、中药当铺百分利、古玩字画千分利。
       陆家也算是逐利古玩并取得成功的典范。
       祖厅摆布非常喜庆。
       红对联喜字贴。
       灯笼挂燃香袅。
       祖厅里面摆着十来张八仙桌,桌上有茶水点心,不少陆家人在热闹地饮茶聊天,举手投足之间,彰显着古董江湖人士的气质。
       金陵古董半陆家。
       此言非虚。
       他们见我们进来之后,除了和陆岑音笑着打招呼,目光主要集中于我。
       不少人肯定听过我名字,但第一次见到我,神情充满好奇。
       我第一次被当成全场焦点,感觉稍微有些不适。
       里面却不见陆知节和陆家叔伯。
       王叔向我们解释,陆家长辈全在内房商量着接下来点天灯仪式。
       倒是见到了陆小欣。
       她仍旧戴着耳机,闭着眼睛,微微地摇着头,旁若无人听音乐。
       陆小欣旁边坐着一位年轻人,油头粉面的,神情有些拘束。
       想必这位就是陆飞奉新收的徒弟杨林。
       但陆小欣与杨林的位置却相隔有些远,两人之间无任何交流,哪怕是眼神。
       这对情侣,必然也不是真的。
       陆岑音见状,主动带着我过去打招呼。
       她笑着说道:“小欣,你不介绍一下旁边这位?”
       陆家大小花旦虽然不合,但当着这么多族人的面,不可能公然驳面。
       陆小欣摘掉了一只耳机,眼睛瞄也不瞄陆岑音一眼,嘴里蹦出来两个字:“杨林。”
       杨林闻言,想起身跟我们握手,但转眼瞅到陆小欣正冷冷地瞪他,只得又坐了下来。
       陆岑音拉着我,对他们介绍道:“这是……”
       陆小欣抬起了手,制止道:“不用介绍了,姐姐你找了个银样蜡枪头,眼光可真毒!”
       这话相当侮辱人。
       陆岑音俏脸变了:“小欣,你可以对我说话不客气,但请你尊重苏尘!”
       陆小欣闻言,把另一只耳朵里面的耳机也给摘了,拿起了桌子上一根香蕉,剥了皮,冷笑着瞅了两眼。
       尔后。
       她将香蕉放在椅子上,上面垫上一块桌布,一屁股坐了上去。
       香蕉顿时烂了。
       陆小欣嘴角上翘:“银样蜡枪头,真不中用!”
       讲完之后。
       她将椅子一甩,伸了伸懒腰,转身去上厕所。
       这女人如此举动,将我的尊严,摁在地上疯狂摩擦,也将陆岑音的尊严,摁在地上疯狂摩擦。
       陆岑音真生气了:“小欣!”
       我拉住了她。
       没有必要。
       口舌攻击,只能溅出恶心的飞沫。
       致命搏杀,才会吐出血。
       我等下要让陆小欣吐血。
       我带着陆岑音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坐下来之后,陆岑音红着眼眶,满脸内疚,低声说道:“苏尘,对不起……”
       我回道:“我不会因为有蚊子咬人就怪房间。”
       陆岑音说道:“可这房间却是我让你进来的。”
       我笑着喝了一口茶,没吭声。
       其实来陆家祖宅,也不完全是为了帮陆岑音。
       花老头砸路灯,将陆岑音硬生生推入我怀抱。
       最大可能。
       他想将我和陆岑音彻底捆绑在一起。
       至于捆绑在一起的目的是什么,我并不知道。
       既然不知道,干脆顺水乘船,看一下沿途和对岸的风景。
       坐了一会儿。
       侧边厢门传来一阵脚步声。
       转头一看。
       三位穿着唐装的五六十岁的汉子,推着一辆轮椅出来了。
       轮椅上坐着一个人,他背靠椅子上,闭着眼睛,椅子边还有一根输液杆,挂着点滴瓶。
       毫无疑问。
       坐轮椅上之人,便是陆家现任执掌人陆知节。而后面那三位步履稳健、气宇轩昂的唐装汉子,陆家大小花旦的两位伯伯和一位叔叔。
       陆岑音、陆小欣两人,见到陆知节等人从里面出来,立马从座位上起身。
       两人都想走过去。
       但陆小欣见到陆岑音先一步过去了,晃了一下脖子,继续戴上耳机,坐下来听音乐。
       陆岑音过去之后,半蹲在地上,先无比关切地叫了几句爸。
       但陆知节毫无反应。
       陆岑音见状,美眸诧异万分,起身问道:“叔叔伯伯,我爸今天是怎么了?”
       头发有些发白的陆飞奉回道:“大丫头,知节打了镇静药,睡着了。”
       陆岑音闻言,樱唇微张,说道:“大伯,我爸镇静药都是间隔三天打一次,前天刚打过,应该后天再打,为什么今天还要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duliugu.com。

以“会”为媒,推动文旅产业新跃升。
Pilbara锂精矿拍卖价刷新历史纪录机构:大超预期。
邵东市灵官殿初级中学:讲清廉故事扬清风正气。
「寻找最美湘警」警嫂张芳英:奉献最美芳华甘做幕后英雄。
/顶级诱哄:偏执年下锁我在怀/敌敌魏/(黑篮)能遇见你真的太好了/其蓁/十年嫁衣/向喜欢。
/冷情boss从良吧/莫桑挽/闪婚后,傅总躺我怀里求亲亲/答施甜甜/沧溟秘境/余月九。
/我的女友是恶女/海底漫步者/墨秋行/Willa/藏剑飞花/堤上鱼景之。
/今天被反派杀了吗?/千里寒色/真香现场/泊小不复学伊始,考虑到学生长时间居家学习形成的精神状态与学习习惯一时难以调整,学校未雨绸缪,继续推出“天下藏局中学心悦之声心理课堂”系列讲座,帮助学生疏散心理上的焦虑情绪。
整场比赛彰显了天下藏局学子靓丽的青春风采,也展现了天下藏局学子较强的艺术领悟与感染力。
   该活动由天下藏局教科院和江苏省黄埭中学主办,天下藏局大市范围内十一所学校协办,本次会议的主题是“基于人与社会主题语境的拓展阅读”,立足高考,开设了11节高三英语主题拓展阅读教学精品示范课。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