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吃阴席-小九徒

<output class="dzryk"></output>

bobvip20 > 天下藏局 > 第十二章 吃阴席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十二章 吃阴席

        我回了房间,拿出了三千二百块钱,递给了她。
       “我先租三个月吧。”
       昨天我曾想重新找过房子。
       但自从胡三那句“死你妈的小瘪三”出口之后,我改变了主意。
       女人见状,忙不迭地冲我罢手:“不不不……不是这个意思,租金不急呦。”
       我问道:“那你是?”
       女人长相有魔都女人精致,但讲话却比较直率,说道:“昨天的事,谢谢侬!阿拉想提醒,胡三不会放过侬,千万要小心噢。”
       她自己都泥菩萨过河,还来提醒我。
       我把钱给了她,回道:“没事。”
       女人拿了钱,也不点,直接塞在了牛仔裤的后袋里,说道:“行!等阿拉……等我赚钱了,请小哥喝酒!”
       她在尽量跟我讲普通话。
       我没再说话。
       女人却还没走。
       我问道:“还有事吗?”
       女人说道:“我叫许清,你叫什么名字?”
       我回道:“苏尘。”
       女人说道:“苏尘,好名字……小哥,侬一般什么时候回家?”
       我从她眼里看到了害怕。
       尽管她性格看起来大大咧咧。
       可女人毕竟不是男人对手。
       昨天胡三临走之前的那句话,让她有点不敢一个人在家里待了。
       我说道:“给你留个电话号码吧。”
       许清闻言,欣喜异常,赶紧回房间拿了纸笔出来。
       我把电话号码写给了她,尔后,我披着衣服出了门。
       肖胖子告诉我,昨晚他连夜把肖伯送到了乡下亲戚家。
       他乡下那个亲戚,刚好是赤脚医生。
       今天一大早,王大头把肖伯的医药费和营养费打到了他卡上。
       这都不算什么。
       关键肖胖子传来了一个消息。
       今天晚上在镇江一个村的后山里,有阴席吃。
       而且,摆阴席的东家,是裴哥。
       所谓吃阴席,讲白了就是由在黑白两道有实力地位的古董商,组成的一个盗墓古董买卖局
       但凡世间流传的古董,无非由两大部分组成,一是家传,二是墓盗。
       家传毕竟比较少。
       真正的好东西,往往都在墓葬里。
       但墓地里的东西,是不允许买卖的。
       一旦挖出价值高的物件,销售时被哪位五讲四美的古董收购商反手一举报,盗墓贼轻则牢底坐穿,重则吃枪子。
       为此,盗墓贼真正面临的困难,不是盗墓,而是如何安全而快速地销脏。
       而销脏,最好的做法是请敢买鬼货的古董商人,来盗墓现场认购。
       这样一来,盗墓贼和买鬼货的古董商人,一个盗、一个买,拴成了一条绳上的蚂蚱,不用担心互相之间举报,成交还快速。
       大家屁股都有屎,都别举手打小报告。
       但这种局,也很危险。
       容易发生盗墓贼和收购商人之间因宝贝或者钱财黑吃黑的情况。
       所以,一般情况之下,盗墓贼会请行内势力大、震得住的人来做东,压住双方不要乱来,保障吃阴席期间不出任何乱子。
       盗墓贼叫厨子。
       收购商叫食客。
       做东人叫东家。
       有人问,东家白干这件事吗?
       当然不白干。
       从墓地里挖出来的东西,东家要挑一件,免费带走。
       而这一件,往往都是最为昂贵的古董。
       按道理,像四方斋这种苏省数一数二的信誉大店,不会参与这种勾当。
       没想到,在二小姐陆小欣的掌管之下,裴哥竟然会是吃阴席的东家。
       在沙县小吃店见到肖胖子之后,我问道:“消息准确吗?”
       肖胖子回道:“千真万确!”
       我又问:“哪儿来的消息?”
       肖胖子转头瞅了瞅四周,低声说道:“我一位兄弟!他最近获得了一个消息,有厨子在镇江农村扒了一个锅,一直不敢上菜。厨子最近牵上了裴哥的线,让这王八犊子做东。这位兄弟,让我去当食客吃席。”
       我有些不置可否。
       肖胖子皱眉道:“你不会信不过我兄弟的消息吧?”
       我说道:“那得看你们是什么关系。”
       肖胖子闻言,撸起了上衣,露出胸口一道无比狰狞的刀疤,指着刀疤说道:“当年在部队,我欠着他一条命……”
       我马上打断:“行,别再说了,我信了。”
       肖胖子一般称呼别人为朋友,但他对这人的称呼,与我一样,称为兄弟。
       这事儿可信。
       我问道:“给了你请柬没有?”
       肖胖子从怀里掏出来了一枚牛角。
       我见到牛角,眉毛一跳:“还是一座明墓?”
       肖胖子笑道:“要不就说你有见识呢!”
       这种吃阴席的局,开不得玩笑。
       参加购买古董的商人,必须要信得过的行内人,东家才会向他们发出请柬。
       请柬不是纸张,而是特殊物品。
       牛角。
       一般代表明墓。
       因为传说朱元璋是大青牛转世。
       我把牛角收了起来,将瓦罐汤全给喝了。
       肖胖子点了一根烟,透过烟雾,怔怔地看着我,问道:“苏子,你就不问问我怎么会拿到请柬?”
       我回道:“你兄弟给你的。”
       肖胖子问道:“话没错,但你不觉得奇怪吗?”
       我看了他一眼,回道:“你兄弟是公家人……”
       话还没说出来,肖胖子突然脸色陡变,伸手一把捂住了我的嘴巴,左看右看,见四周没人,肖胖子说道:“你脑子开过光!但请你小点声!”
       不是我脑子开过光。
       而是这事儿太容易分析了。
       吃阴席一般比较隐秘。
       能拿到请柬的食客,都是有实力的古董大买家。
       像肖胖子这样的包袱军,属于不入流的货色,东家根本不会请。
       更何况,这个东家还是裴哥。
       牛角请柬是肖胖子兄弟给他的。
       肖胖子在介绍情况时,用的是“我兄弟最近获得了一个消息”。
       这是典型的情报说法。
       而且,肖胖子还说在部队之时,欠着这位兄弟一条命。
       从肖胖子战友退役后的一般身份来判断,很容易推测,他口中的兄弟,就是公家人。
       这位兄弟之所以给肖胖子请柬,一定是让他混进去做内应。
       打算里应外合,人赃俱获,一锅端了这个阴席局。
       我们并不是行侠仗义的侠客,只想在古董行当里面实现自己的梦想,对吃阴席这种事,其实谈不上好恶。
       但这次对付的却是裴哥。
       我们非常愿意合作。
       “吃饱了吗?”我问道。
       肖胖子回道:“吃饱了!”
       两人租了一辆面包车,径直往镇江奔去。
       两千年左右,交通远不如现在发达,到了镇江,已经是临近傍晚了。
       我们来到了那个村子,吃了点饼干,喝了两罐健力宝。
       等到晚上十一点,开始往后山走去。
       进入后山之前,我们都戴上了面具。
       这是吃阴席的规矩。
       避免大家互相认出来。
       其实,你头上套丝袜也行,抹灰也行,女扮男装也行,不以真面目示人就是。
       我们完全是图简单。
       肖胖子戴的是关公像,我戴的猪面具。
       来到了山脚下,发现有两位化着双簧小丑妆容的人坐在地上。
       他们见我们来了之后,站起来挡住了路:“两位爷,有请柬吗?”
       我掏出了牛角。
       他们看了看之后,说道:“一份请柬只能进一人,你们商量一下,另一位爷请回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duliugu.com。

打造引领型现代海洋城市!未来五年,青岛将建设涉海“五个中心”。
百亿元“灰飞烟灭”?柔宇科技回应:存在严重夸大和误导成分目前公司运营正常有序。
9月20日恒生指数收盘上涨116,南向资金当日净流入1755亿港元。
黑龙江省人民检察院原党组成员、副厅级检察员董金山被开除党籍。
/云端藏爱/是今HAN/渣攻总想让我原谅他/红妆暗涂/我的飞行员前男友/静月流云。
/守护我方星球/浪边的橙子/随心随记/米虫69号/撩人不自知穿成炮灰后(快穿)/奚之华。
/穹灵令/晚风庭/沧海月明珠有泪/核桃姑娘杨吵吵/被游戏里的厉鬼们求婚了/姜之鱼。
/带崽出道,夫人她登顶封神/一船梦/命中注定舍我其谁/鸳鸯茶/如愿/离洛雨川。
组内的其他老师也积极参与听课评课的过程,大家纷纷表示受益匪浅。
截止到目前,两校普智融通已连续成功实施三届,共计34人。
天下藏局高二年级部为了迎接新学期的到来,于2021年8月28日上午先后召开了年级部工作组会议和全体班主任会议。
随后,董五川、李秉康、毛建平等历任老校长,优秀的校友代表以及香港李惠利基金会高李蓓蒂女士和李惠利中学名誉校长高叔平博士纷纷发来了祝贺视频。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