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快问快答-小九徒

<output class="dzryk"></output>

bobvip20 > 天下藏局 > 第一百零五章 快问快答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零五章 快问快答

        我问道:“在哪里?”
       卞五回道:“他在蛤蟆街早市,崔记灌汤包店吃早餐。”
       我回道:“盯住他,马上到!”
       挂完电话之后,我与小竹快速出门,打了一辆车,赶往蛤蟆街早市。
       至于卞五是怎么找到这位彩门中人的,无法深究,他肯定有自己独特的手段。但一旦被卞五给黏上,那老头想要脱离他的视线,几乎不可能。彩门中人变戏法虽然厉害,但要说跟踪盯人,我还没见过比卞五更牛逼的。
       车还没到蛤蟆街早市呢,卞五的电话又来了,说老棺材吃完了早餐,现在已经去了夫子庙。
       我们只好叫司机往夫子庙开。
       刚到夫子庙,卞五又告诉我们,老棺材现在已经去了草民旅社。
       再次叫司机改道。
       司机开始不乐意了,说道:“两位,你们这是在溜傻小子呢?一会儿东、一会儿西,哥们还等着交接班……得嘞,你们可坐稳了!”
       他之所以话音转变这么快。
       因为小竹直接抽出了一百块钱,递给了司机。
       小竹冲我嘚瑟地扬起了小下巴:“有钱,任性!”
       来到了草民旅社之后。
       我们刚一下车,肩膀冷不丁被人给拍了一下。
       回头一看,卞五。
       卞五身上还有浓浓的香水味。
       估计之前我说他身上土腥味重,才让老棺材盯上,他特意给自己喷了香水。
       稍微有一些作用,但对我来说掩盖效果并不好,我鼻子比较灵。
       卞五低声说道:“老棺材爱好竟然跟我一样,喜欢住旅社,也在二楼,二零八。”
       我转到旁边瞅了几眼,二楼的窗户外沿有两条长长的伸缩粗铁架,估计在没有客人之时,老板用来晾晒香肠腊肉。
       我对他们说道:“小竹,你提前站二零八窗户外铁架上躲着,防止他从窗户逃跑。卞五,你马上去买一双厚毛皮手套、一对长筒雨靴、一卷胶带。”
       卞五闻言,皱眉道:“买这些干嘛?不应该买一把榔头把老棺材敲晕捆起来吗?”
       我回道:“赶紧去!”
       他们两人迅速分头去了。
       敲晕是没用的。
       捆起来也没用。
       彩门中人会玩戏,更会法。
       他们最厉害在于,嘴能口吐莲花(毒烟、药、幻剂)、手脚可玩转乾坤。
       除非你能够一直让他晕着,一旦他醒来,解开绳索分分钟钟的事。甚至,他说话的飞沫溅到了你身上,你都不知道怎么着了道,会主动给他解开绳索,高叫两声爷爷,送一个大红包,恭送他离开。
       但无论彩门中人戏法再怎么厉害,只要给他嘴巴封胶带、手上戴手套、脚上穿雨靴,他一样玩熄火。这就好比如,将鉴师的眼睛戳瞎,歌手的嗓子弄哑,美食家的舌头割掉……
       玩得再炫,始终脱离不了人的本源。
       以粗暴对炫技,往往是最简单有效的办法。
       他们走了之后,我从地上扣了一点泥,搓揉成一个小泥丸,上了二楼。
       到了二零八门口。
       我故意在房门前走上两圈,引起里面人的注意。
       尔后。
       我点了一支烟,学着上次金陵大酒店暗算我那两个货一样,往门缝里吐烟圈。
       果然。
       里面传来了一阵细微的脚步声。
       估摸着房间里的人已经贴在门缝里看我之时。
       我抬脚猛地一踹门。
       “砰”一声响!
       门开了。
       里面立马传来一句惨呼。
       我迅疾闪进了房间里面。
       正当要出手干他一刹那,我顿时愣住了。
       这个彩门中人,竟然是那天我和陆岑音打赌头上路灯会不会爆炸之时,那位向我们讨钱的醉酒疯癫老头!
       他被突如其来的袭击撞得满头是血,坐在地上。
       我认出了他。
       他肯定没认出我。
       但这老头反应之快,简直令人匪夷所思,竟然乘我微一愣神的当口,身若狡兔,蹭蹭几下,迅疾跃到了窗户边上,想夺窗而逃。
       紧接着。
       老头又传来一声惨呼。
       小竹在窗户外面抬起一脚,将他直接踹倒在了床上。
       老头在床上痛苦翻滚了两下。
       机不可失!
       我猛地一扯床单,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床单缠绕几圈,箍死在他身上,最后一圈,缠住了他的脖子,向上狠一抬手,老头顿时像上吊一般,脸憋通红,嘴不由自主地张开。
       我迅疾将那颗泥丸塞进了他嘴里。
       床单一松。
       老头不由自主地将泥丸咽了下去。
       “朋友……”
       我立马厉声说道:“别说话、也别动!刚才那颗是毒药,旁边那位拿刀片的姑娘,可随时割喉取你性命,有胆量试试!”
       小竹恰到好处,手中的竹刀片迅疾射出。
       “哐当”一声。
       竹刀片插入了老头正前方的柜子,入柜几分,竹刀片尾部还在剧烈地颤动。
       老头见状,顿时傻眼了,露出满脸吃了屎的表情,咽了一口唾沫。
       我将床单给松了。
       正在此时。
       卞五拿着东西上来了。
       老头一见到卞五,立马瞪大了眼睛,神情显得极端不可思议。
       卞五气不打一处来,大骂了一句老棺材,立马想上去干他。
       我说道:“卞五!”
       卞五只得停下了动作,站在旁边咬牙切齿。
       我将手套、雨靴、胶布给接过来,扔在了床上,对老头说道:“自己把外套、外裤给卸了,留一条底裤,然后把这些东西给穿上!”
       老头瞅见那些东西,神情已经有点绝望了,万般无奈之下,他将外面的衣服脱了,留了一条四角底裤,并将手套、雨靴全给穿上,还拿胶布给自己的嘴封圈了几大圈。
       老头外套和外裤丢下来之后。
       里面叮铃咣啷的响动。
       我拿过来一看。
       这简直是百宝箱!
       人皮面具、各种小罐药粉、彩带、小绳索、刀片、鼻烟壶……
       甚至,我还看到了计生用品。
       老当益壮!
       小竹瞅见老头无比古怪的模样之后,噗呲一笑。
       别说她了。
       我也差点忍不住。
       一位白发老头,嘴里缠着黑色大胶布,穿着一条四角大裤衩子,手上戴毛皮手套,脚上穿长筒雨靴,正满脸纠结无比地瞅着我们。
       这造型。
       非常别致。
       我将他衣服里面那些宝贝疙瘩全给了卞五,让他拿到外面点一把火烧了。
       随后,我对老头说道:“快问快答,我来问,你用纸笔作答。想活命,咱不玩虚的。”
       老头闻言,点了点头。
       小竹从房间抽屉里拿出来纸笔,递给了他。
       我问道:“叫什么名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duliugu.com。

东箭科技:获得广汽埃安电动尾门、电动限位器、电动剪刀门项目定点通知书。
马上评|全面禁售槟榔,该下决心了!。
贵阳战疫|凤凰湾社区:解封不解防放开不放松。
动物园回应“棕熊瘦脱相”:年纪太大,已为它调整进食方案。
苏州太平街道:党建引领,提升村民幸福指数。
山东华宇工学院举行2022级新生军训开训仪式。
江苏公安创建专项服务企业平台:“一网通办”解企业“急难愁盼”。
世界最大跨径无砟轨道高速铁路斜拉桥南玉铁路百合郁江特大桥顺利合龙。
/西出玉门/尾鱼/太阴/滢野/带着骷髅军团闯末世/木子五少。
/有多少深爱未曾相拥/粉沫微凉/梦境里侧/Shinn27/穿越后我和反派魔君HE/亦以御冬。
/梦回鹿鼎吟留别/生煎包子/恶女在上:丹师逆天记/装喜羊羊/血狼狂婿/一棵小草。
/麻辣远亲/桃李笑春风/喜不喜欢我由我决定/西维雅/香蜜之钓个媳妇儿当天后/冒泡的咕噜。
这次演练活动的成功,与学校领导对演练活动进行周密部署,与师生严格按演练方案进行是分不开的。
陈校长在发言中还指出:天下藏局开展这项工作,是基于学校目前的实际情况及天下藏局长远发展的需要,是学校为打造“名校”、“名师”工程的需要,是为了适应社会发展和需求的需要。
考虑到线下学习的规范性和整体性,各教学部统一细化上课流程,优化课堂设置,使学生了解学习环节,明确学习方向,符合知识接受规律,尊重课堂主体地位,实现了线上线下教学的精准过渡和“双向对接”。
志愿服务和志愿精神,在亲长的引领下,拥有了更为广阔的天地。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