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痛楚-小九徒

<output class="dzryk"></output>

bobvip20 > 天下藏局 > 第九十九章 痛楚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九十九章 痛楚

        我说道:“你有点不像千金大小姐。”
       陆岑音闻言,露出脸上小酒窝,一边涂药膏一边对我解释道:“陆家其实一开始并不是由我爸爸执掌,我还有两位伯伯、一位叔叔。爸爸年轻时候,曾被叔伯们赶出了陆家,很惨的。他四处闯荡、拼死厮杀,最终才返回并开始执掌陆家。”
       “我妈妈很早就过世了,当时小欣还比较小。我除了白天要带着妹妹,每天晚上,爸爸从外面回来之后,要么酒气熏天,要么伤痕累累,有时伤口还往外飙血,溅的满房间都是。”
       “一开始我非常害怕,只会抱着小欣大哭。但后来就不怕了,我尝试着给爸爸敷药、煮饭、洗衣服……要说伺候人吧,我其实并不比农家姑娘差。”
       没想到她还有这么一段人生经历。
       我点了点头,问道:“那你爸爸应该更喜欢你吧?”
       陆岑音回道:“没有,他一直都更喜欢小欣。”
       这事就非常奇怪了。
       陆岑音不管是智商、情商、心地、特质,对陆小欣都是碾压式的,陆知节怎么还会更喜欢那位像小太妹一样的小女儿?
       我问道:“为什么?”
       陆岑音神情有些黯然:“因为小欣长得更像我妈妈,我爸爸很爱我妈妈。”
       这理由。
       让人无从辩驳。
       可我又想到了一件事。
       当初肖胖子得罪裴星海,就是因为肖胖子在送西贝货之时,无意撞见了陆知节的小老婆和裴星海在胡搞,裴星海担心事情会泄露,让肖家父子滚出金陵,肖胖子不同意,裴星海开始往死里整肖家父子。可在陆岑音的嘴里,陆知节却变成了一位对亡妻深情万分之人。
       既然陆知节如此深情,为何又找小老婆?
       陆岑音好像触及到了心事,敞开了话题:“妈妈过世之后,我爸爸曾经找过很多女人,无一例外,她们都长得有些像我妈妈,有人是脸型、有人是眼睛、有人是嘴巴、有人是声音……我很不理解,男人对一个女人的爱,到后面怎么会扭曲成这样子?”
       我心中了然。
       这个陆知节,现实版的大理国镇南王段正淳。
       我回道:“这其实也很好理解。”
       陆岑音闻言,抬头问道:“怎么理解?”
       我说道:“当一位痴藏家,在失去了他最心爱宝物的时候,一定会不断地寻找仿品。大量的仿品,能弥补那一刀难以抹平的创伤,会让他有强烈满足感。”
       陆岑音顿时愣住了。
       药膏也已经涂完。
       她站了起来,有些生气地问道:“所以,你以后也会变成这样的藏家,对吗?”
       我:“……”
       这跟我有半毛钱的关系!
       忽然之间。
       大腿伤口之处传来了撕心裂肺的疼楚。
       一种万刀穿身的感觉,排山倒海一般地袭击着我。不仅仅像刀穿身,而且似乎有无比锋利的钢锯在一下又一下锯着身上的肉……
       这种疼楚,是我从来没有感受,也是从来没有忍受过的。
       比以前九儿姐训练之时的痛苦,还要强上数十倍!
       我从沙发上猛地窜了起来,但身子往上一拉伸,腿部疼感几何级增长,又忍不住瘫坐了下去,浑身大汗淋漓,身躯不断颤抖,牙关直咬,整个人就像疯了一般。
       陆岑音吓坏了。
       她赶紧跑去了卫生间。
       万幸的是。
       她没有拿那个丢在卫生间垃圾桶的牙胶套,而是拿了一条毛巾出来。
       我死死地咬住了那条毛巾。
       但完全没有任何作用,大腿上那股极端的痛楚,就像永不停歇的爆竹,劈里啪啦疯狂地轰炸着我脑海……
       茶几倒了。
       沙发也倒了。
       我甚至在地上挣扎、扭曲、滚动。
       在那一刻。
       我差点怀疑胡院长故意用这种古怪无比的药来取我性命。
       陆岑音见状,吓得脸色煞白,差点要急哭了,跑过来抱住我:“苏尘……你怎么样……要不要吃止疼药……你牙齿都咬出血了!”
       止疼药肯定是不能吃的。
       在陆岑音面前,可以彻底破防,可以毫无逼格疼得撒泼打滚,但一旦吃了止疼药,悔恨却将是终身。
       我既然选择了相信胡院长,只能一信到底!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等我醒来之时,已经是早上六点多了。
       我之前肯定是疼晕过去了。
       地上一片狼藉。
       几条带血的毛巾、翻掉的桌椅、摔碎的茶杯……
       我拳头还带着丝丝血迹,可能是昨晚疼的忍不住砸地了。
       陆岑音坐在地上,紧紧抱着我,已经睡着了,而我正躺在她的双腿上。
       这都没什么。
       更神奇的是,我嘴巴竟然死死地咬着她一大团卷起来的头发。
       这种姿势,导致她只能侧头附身,上半身微靠在我身上。
       画面无比狼狈,又极度暧昧。
       因为,我的鼻尖已经差不多碰到她……
       这到底怎么回事?
       我只能瞅见她的侧脸。
       她睡得非常之安稳,像发烧吵闹了一晚之后沉睡的婴儿。
       尝试着抬了一抬腿。
       毫无疼感。
       昨晚走路之时那种隐隐抻着的神经疼,已经彻底消失,就像之前没受过任何伤一样。
       胡院长的药果然奇效。
       我轻轻张嘴,扒开了嘴里的头发。
       动作幅度虽然小,却还是吵醒了陆岑音。
       她无比艰难地晃了晃颈脖子,含糊地说道:“你醒了……”
       我嗯了一句。
       陆岑音又问道:“你现在腿怎么样?”
       我回道:“完全恢复了。”
       陆岑音闻言,好像突然想起什么,往下瞅见两人极度暧昧姿势,俏脸变红了,有些生气地说道:“那你还不快起来,我腿要被你压断了!”
       我赶紧起身。
       陆岑音也想从地上起来,但因一晚上被我这么睡着,她双腿估计已彻底麻了,压根起不来身。
       我只好伸手去拉她。
       她起来之后,双腿颤抖,有些站立不稳,表情痛苦不堪,眼眶竟然泛红:“你混蛋!”
       我确实忘记自己昨晚干了什么了,一手扶着她,一手指着她头发,问道:“那个……我昨晚后来怎么……”
       陆岑音一听,将一缕头发搂到前面,瞅了一眼,竟然无比委屈地哭了起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duliugu.com。

普京:最贫穷的国家受到霸权政策和西方国家制裁的打击最为严重。
连云港赣榆:全国科普日赶“科技大集”。
王岐山赴英国出席伊丽莎白二世女王葬礼。
“金秋看东方”开启国庆档,上海东方艺术中心发布“假日菜单”。
/主家教 饲养忠犬/笼中雀/穿越成为母系异世界中的勇者/呆公子/地府全球购/长生千叶。
/转生的老爷爷/真筱叶/天华剑仙/陌渊/暗无纪元/黑影子。
/重启人生1994/抽烟忘带火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陈老师作为青年教师抓住机遇,积极进取,是我们李惠利中学众多青年教师的一个缩影,这与天下藏局对惠利青年教师培养的重视密不可分。
徐康老师以《静水流长,潜心培育学生的学习力》为题,从激发动机、建立场域和提供支持三个方面,分享了自己通过班级活动,帮助学生树立学习目标,营造班级学习氛围,提升学生自主学习能力的经验。
?我们生长在这个特殊的时代,祖国是我们的骄傲,无论多长久的留洋经历都无法冲淡我们对中国的爱!?证书颁发仪式后,音乐响起,一曲《再见》后,同学们缓步走向主席台,挥舞着手中的红旗,全场高歌《我和我的祖国》,气氛让在场的每一位人心潮澎湃。
   针对工作室与共同体的年度总结汇报,曹文杰副校长提出要求,天下藏局工作室与共同体继续扩大影响,天下藏局学习交流,在名师引领下带动团队内每一位成员共同成长,以课题、活动、项目为抓手,理念扎实,目标明确,以工作室共同体的发展促进教师发展与学生发展,从而有效推动学校高品质持续发展。
本学年度,工作的总体思想就是?抓住机遇,趁势而上?,总的目标就是教育教学质量要得到更大的提升,望中的声誉要上新台阶。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