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拈花抚琴-小九徒

<output class="dzryk"></output>

bobvip20 > 天下藏局 > 第十一章 拈花抚琴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十一章 拈花抚琴

        我们没理他,直接离开了王大头的公司。
       路灯。
       将两人的影子拉得很长。
       我们一路默默无语。
       刚才教训王大头的爽快感,已经消失殆尽。
       我们心里都知道。
       这个时候,我们都已经不是爱好古董的单纯小年轻了,开始正式踏入了这个波澜诡谲的江湖。
       走了一段路。
       肖胖子突然说道:“兄弟,我想明白了!”
       我问道:“想明白什么了?”
       肖胖子说:“我不能再这样当包袱军厮混下去了!古玩是什么?它是金钱的汪洋大海!如果没有在海里沉浮的本事,最终一定会被淹死!我要乘着舰船,激浪、奋进、冲刺,不仅要捞出大鱼,还要衣不沾湿地最终上岸!在这过程中,我需要一位掌舵老大!”
       我眉毛一挑:“所以?”
       肖胖子无比郑重地瞅着我:“你就是我的掌舵老大!”
       他的一番话,让我心中顿时一激灵。
       九儿姐曾经说过,菩萨众人抬,神仙锣开道。
       要成为古玩界的神,必须有人陪着我,一起披荆斩棘。
       肖胖子显然是第一位合适人选。
       我说道:“你决定了?”
       肖胖子一拳狠狠砸在电线杆上:“决定了!你本事比我大太多,但手太嫩、太精贵,不能干脏活粗活,这些全由我来干!从今往后,你就是我心中的神,苏神!”
       我闻言,也用拳头砸了一下电线杆:“好!以此为誓!”
       肖胖子见状,笑了。
       他笑得非常灿烂,眼神中布满了希冀的光。
       ……
       王大头吃了个大瘪,七寸被我们给死死拿捏着,他肯定不会再动肖胖子父子俩。
       他会向裴哥回复,肖胖子父子因为害怕追债,已经跑了,离开了金陵。
       但为以防万一,我让肖胖子明后两天把肖伯送到乡下医院去。
       对于裴哥,我们必须一击就倒,让他彻底翻不了身。
       这事儿不同于揍王大头这种流氓,必须等待一个绝佳的机会。
       我与肖胖子作别之后,回到了出租屋。
       人刚到出租屋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了打骂声。
       “阿拉和侬已经没了关系……胡三,侬不要再来缠我!”
       “你个臭三八!你说没关系就没关系了?老子玩了你这么多年,你他妈倒是舒坦了,现在说没关系?”
       “啊……”
       “艹!快给钱,不然老子今天打死你!”
       “……胡三!侬这个港比养子!”
       “你他妈一天到晚出去接客,敢说没钱?!”
       “胡三……这些年阿拉赚的钱全让侬抢去赌博输掉了,起西伐!”
       “少废话!今天不拿钱出来,我就把你直接活埋了。”
       随后,一阵拳打脚踢之声和女人的哀嚎之声。
       我路过那个房间。
       这个房间是女房东的。
       屋子内东西被翻得一片狼藉。
       一位三十多岁的女人,身子上的衣服已经被扯得不像样子,边上有一个赤膊汉子对她又抽皮带又打耳光的,女人脸已经肿了,嘴角流出血来。
       女人想奋力反抗,但被胡三两下打倒在地。
       赤膊汉子一边打一边骂:“给不给钱?给不给钱!”
       我挺糟心的。
       好好租一间房子,竟然遇到这样事。
       寻思赶明儿找一找有没有更好的,搬出去。
       我不是圣母。
       看了一眼之后,回自己房间,关上房门。
       听力太好此刻也不是好事。
       本想蒙着被子睡一觉,但斜对面房间的声音却不绝于耳。
       “那小子是不是租你房子的?!快去向他要租金!”
       “……这租金是我一个月的生活费,侬伐要打主意!”
       “啪!”
       “啊……”
       “死贱人,你到底去不去?!”
       女人痛苦无比的惨叫声传来。
       但几分钟之后,却没有声音了。
       我估计,胡三打累之后走了。
       但没想到,房门突然“砰砰砰”响动。
       粗鲁无比的敲门声传来。
       无奈之下,我只得起身,打开了门。
       胡三一身酒气,浑身大汗淋漓地站在房门口。
       “小子,这房间是你租了是吧?”
       “怎么了?”
       “这房东是我女人,八百一月,租金付一年压半年,一万四千四,钱拿来吧。”
       我全身上下都没这么多钱。
       当初跟女房东讲好是付三压一。
       三千二。
       我冷冷地回道:“我约定的是付三压一。”
       胡三一听,顿时瞪大了眼睛,像看外星人一样上下瞅着我:“卧槽!你知道我是谁不?”
       我问道:“胡三?”
       胡三闻言,笑了:“你小子既然知道我是胡三,也敢拒绝我?没打听过胡三这两个字的含义?”
       尔后,他竟然伸出手,想来拍我的脸。
       我微微后仰,让了过去。
       胡三见状,顿时愣住了,脸上肌肉抖动。
       他非常装逼地看了看自己刚才落空的手掌,还向掌心吹了一口气。
       “最后问一遍,一万四千四,给不给?”
       “让房东自己跟我说!”
       我准备关门。
       胡三脸色陡变,迅疾探出手,一把拎住我的衣领:“你小子是想死啊?!”
       为什么……
       垃圾总喜欢拎别人衣领子?
       我淡淡地说道:“给你个机会,放手,滚蛋!”
       胡三闻言,突然哈哈癫狂大笑,抡起了拳头:“死你妈的小瘪三……”
       只听“轰”一声响。
       胡三已经被我踹飞了两米多远。
       我耳朵听到了无比细微的“咔嚓”一声。
       当然。
       这种声音。
       只有我,才能听到,并判断出来。
       他的右腿髌骨已经骨裂了。
       胡三嘴里连惨呼的声音都发不出来,死死抱着右腿,在走廊上面容扭曲地蜷缩、滚动。
       风韵无比的女房东,正满身伤痕地站她房门口,脸上布满了讶异、惊惧。
       那句“死你妈的小瘪三”,让我心里的火苗腾了起来。
       我从小没父母。
       最不能容忍,别人骂他们。
       我想上去,废了胡三。
       但看到他那不堪一击的丑陋像,我忍住了。
       九儿姐以前曾对我说:“你的手太漂亮,应拈花抚琴,轻易不要弄脏。”
       教训王大头我都没有动手,遑论眼前这个胡三。
       我压下心中的怒火,关了门。
       半个小时之后,我听到胡三痛苦低嚎着,并拖着伤腿扶墙往外艰难挪动的声音。
       总算能起身了。
       “贱货……你等着!敢养小白脸揍老子,你们都快死了……”
       胡三声音压得很低,威胁女房东,但他生怕我听到。
       第二天,我睡到十点左右,起来洗漱。
       这房子卫生间是公用的。
       洗漱完,女房东站在我房门口。
       她脸上涂了粉,遮住了伤痕。
       不得不说,她长得很不错。
       虽然比不上陆家大小花旦,但很像港地女星陈宝莲。
       两千年左右,私人录像厅里,多少人曾包夜反复看陈宝莲主演的那部《xx和尚》。
       “小哥侬起来啦……”她笑着开口。
       神情带着一丝主动示好的意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duliugu.com。

李干杰在济南调研基层党建工作。
山东首次发布海洋经济发展报告。
东方盛虹:盛泽发展以起始价1088亿元受让公司六处资产。
后“沃尔克时代”最大力度连续加息来临!美联储本周料将加息75个基点,但100个基点的讨论仍未结束。
从青铜器到航天器都有化学元素“中国故事”校企社联动科普华理教授做客凌云·品书院。
/末世历险记/小羽易/老派约会之必要/作家y32n46/君本红妆/十三春夏。
/大魏暴君/百秋/修神计划/夜幕后放纵/阴阳双雄传/布欧先生。
/全家穿越到兽世/迟南千音/超级职员/易克1/炎夏有一点清凉/南荣辰木。
/异能进化/最爱bl/大夏文圣/七月未时在活动现场,师生紧紧围绕就“如何做一个文明中学生,如何相处人际关系”等话题,展开了热烈有序的交谈,气氛融洽,内容充实具体,探究目标明确。
陈韵之,高中就读于李惠利艺术班,后以专业第一的成绩考进上海音乐学院音乐教育系音乐治疗专业。
感谢校领导对家委会工作的正确引导与支持。
对于欺凌,学校要做到在事前预防,事中处理,事后干预。
课题组成员随后进一步明确了各自分工与后期任务,表达了继续深入课题研究、尽快形成阶段性成果的积极意愿。
转眼2019年已过去,对于李中师生来说,这一年是持续奋斗的一年,是硕果累累的一年。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